苏南和申薇薇坐谈了半个小时,终于实在无力招架编个理由夺路而逃。(ianuaang)他并不否认申薇薇的个人魅力,而且这魅力也的确在他身上发挥了作用,但他心里始终不踏实。他宁肯今晚的相亲是无疾而终,而非开花结果。原因很简单,自己的前尘往事并未结束,而且,也永远不会结束。所幸的是,申薇薇只知道他的一个手机号,此外对他一无所知。

  他也不知道申薇薇中了什么邪,对他就那么感兴趣?照他自己所描绘的,他不过是一无所有,背了一屁股债的某动画公司的小混混,她凭什么对他那么感兴趣?他真的就像她所感觉到的那么真实?完全是扯淡,他坚信如果她知道他未婚育女的真相,保证立马火冒三丈蹦起来几丈高,就像他当初知道沈小令肚皮上长着妊娠的感受一模一样。

  逃离那晚相亲现场后,申薇薇的电话他一概不接,短信一概不回。她有时侯拿个陌生电话打过来,他一听见是她的声音立刻掐掉,绝不给她半点机会。

  申薇薇严重不服,发短信问:你拒绝我,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苏南回:不是你的原因,是我的原因。

  申薇薇回:你这只是理由,告诉我实话,我哪点不入你的法眼?

  苏南无语。他知道她和他较上劲了,他越解释是自己的原因,申薇薇就越觉得他是在装,她是一个充满自信甚至有些自负的女人,长期养成的高度优越感忽然受了挫,非得找个让她信服的理由才行。问题是,苏南从她身上找出的原因,诸如我们不合适,你条件比我好太多,我们性格出入太大之类的,申薇薇均一一以雄辩无比的口才将这些苍白理由打倒击碎,苏南只好继续无语。

  申薇薇依然不服,不舍,放出话来:你是逃不了的。

  苏南仰天长叹:我都混成这样儿了,我真的那么有魅力?又想起了良子留下的那七幅画,实在有些胆寒心跳。[]这难道真的是一道诅咒?他非得把这七个女人一一经历个遍么?假若放在从前,放在他刚刚毕业欲求强烈英姿勃勃无牵无挂的时侯,他兴许还为自己的桃花运如此旺盛而自鸣得意呢,但是现在他累了。他想要的并不是这些。

  汶川地震后,公司结婚的人多了起来。作为领导,苏南不仅得给他们包红包,还得硬起头皮在婚礼现场讲上几句话,讲这些礼节性套话后,总能听到现场员工们的善意调侃:苏总,你什么时侯结啊?他佯装轻描淡写:马上,马上!然后一串干笑,端起酒杯做畅饮状,实际上心酸无比。

  这样经历二三次后,苏南开始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怕参加任何人的婚宴了。他觉得别人看他的眼光也开始变得异样,一个大男人,看起来事业有成,为什么不结婚呢?难道他就是传说的“玻璃”?或者,他生理上有问题?或者,他心理上变态?

  这些尴尬都可以逃避,但欠别人的债务是不能逃避的。剜肉补疮的把戏玩得久了,总有转不动的时侯。苏南接连收到了沈小令和高老师的催钱短信,她们俩也终于忍无可忍了。毕竟欠她们的时间太久了,他食言的次数也太多了。她们俩能向也开口催钱,说明肯定是遇上了属于她们自身的麻烦,或者说是困难。

  苏南回复她们说:一周之内肯定还。但一周之内究竟去哪儿弄这笔钱,苏南心里一点数也没有。进入倒计时,他度日如年。再和良子、麦冬联系,他们俩仍然是毫无音信,手机停机。

  这天苏南正在办公室时发愁,忽然听见敲门声,打开一看,汗毛顿时竖起,门口站着笑盈盈的申薇薇,说:“苏总,不请我进去坐坐?”

  苏南舌头打结:“你你你你你怎么来了?”

  申薇薇回敬:“我我我我,我怎么就不能来?”

  苏南赶紧把她请进来,四处望了望,关了办公室的门,唯恐被哪个手下看见,说:“我说的不是那意思,我是说,你怎么能找到我办公室的?”

  申薇薇笑道:“得了吧,整个青岛也没多少家动画公司,还真以为我找不到你啊?还说是什么公司的小职员呢,看来我还得叫你苏总吧?真虚伪!”

  苏南脸红了,说:“我这个苏总徒有虚名,半路出家,又没什么钱赚,其实就是一个小混混而已,我不算骗你。”

  申薇薇说:“一片苦心啊,苏总,我都问清楚了,你呢,年薪虽不算高,但比起一般平民百姓,赚得也不算少。而且,还有一套四屋室的房子——你妈告诉我的也算是有点家业的人啦,你就别在我面前装穷了。说吧,我到底哪一点不合你的意?我得重申,我申薇薇可从来没有主动追过男人,能放下脸面,这么死皮赖脸地对你穷追猛打,有多不容易啊,你今天可一定要给我说清楚,其实我就是讨一个说法。”

  苏南干咳两声,说:“我说过了,不是你的问题,是我自己的问题。”

  申薇薇说:“那就奇怪了,你没什么问题啊,你不是挺好的么,你,堂堂动画公司ceo,高薪,大屋,你哪一点不好啊你?”

  苏南说:“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我的过去……”

  申薇薇:“那我问你,你结过婚没?”

  苏南摇头:“当然没结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申薇薇:“那还说什么?只要你没结婚,谁没过去?我也有过去,我谈过好几次恋爱,没一次成功的,老说过去有什么意思?我说了,无论过去你发生过什么,都跟我没关系,我看的是将来。说实话,我真的看好你,我相信我的直觉,你肯定是个好老公。”

  苏南说:“事情没你想像的那么简单。”

  申薇薇说:“但事情也肯定没有多复杂,对吧?”

  苏南说:“这……你让我怎么说呢?对了,我还欠了一屁股债呢,我们真的不合适,申薇薇,你要相信我。”

  申薇薇说:“三十万,对吧?”

  苏南说:“也没那么多,大头加上小头,总共二十几万吧。”

  申薇薇:“小case,给我账号,我帮你解决,还有什么可说的?”

  苏南急忙摆手:“不不不不,不,我自己解决,我自己想办法,咱们千万别提钱的事,行吧?”

  申薇薇:“不行,这是我终身大事,后半生的幸福,二三十万算什么?我告诉过你,我有钱,我不缺这个,你还没听懂?”

  又有人敲门,高飞在外面说话,有事情要进来汇报。苏南急忙压低声音:“钱的事,咱以后再说,好么?手下要进来。”

  申薇薇耸耸鼻子,说:“瞧你那道貌岸然的样儿,真假。行,我先走了,记着,给我账号,我先借钱给你。”冲苏南挥挥小说,转身走了,背影堪称风姿绰约,性感迷人。

  开门之际,苏南看到,高飞那亮闪闪的小眼睛盯着申薇薇看了大半天,几乎都看愣了。和高飞谈完工作,苏南陷入沉思,一种非常现实非常冷静又非常无奈的沉思。

  申薇薇的钱,究竟能不能要呢?要了她的钱,往后二人又会进展到什么程度呢?一天一天拖下去,距离还高老师沈小令以及其它几位大学同学的钱的时间,只有最后一天了。

  很显然,苏南必须做出决定。最后,他只好拆中了,他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申薇薇,说钱他是需要借的,但希望是朋友间的借钱,而不是别的什么,好借好还,请给他时间,同时,为了显示他们之间并无什么别的东西,苏南给申薇薇写了一张借条,字体工整,标点清晰,堪称正楷典范。

  申薇薇拿了那借条欣赏了大半天,笑咪咪地说:“不错,真不错,你的字,我也很喜欢。”

  申薇薇一共借给了苏南二十五万元。苏南干脆利落地还清了沈小令、高老师以及其它所有的零星小债,顿觉神清气爽,重新做人。其实这样也好,把散碎债务集中到一个人身上,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成的心理折磨毕竟要轻一些。而且,这钱是刚借的,给他闪转腾挪的时间毕竟多了些,不致于紧张得喘不过气来。苏南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

  申薇薇借机而上,频频约他看电影,逛公园,喝咖啡,吃饭,甚至k歌。他最不喜欢的就是k歌,申薇薇看出了这一点,此后就再也不叫他到那种地方了。她这种善解人意让苏南觉得放松,舒适,差一点就对她产生好感了,但他还是紧守理性,不打算陷进去。

  在他们交往了近二个月后的某天,申薇薇忽然提出要去看看他那四居室的房子,苏南陪她去转了一圈,那房子户型朝向都不错,只差装修,申薇薇问他为什么不装修,苏南坦言相告,没钱。申薇薇说没钱我借你,有房子不装修多可惜啊,住自己房子跟租别人家房子的感觉绝对是天差地别。她说她可是装修专家,很擅于此道,只要苏南授权,她保证顺利完成一切,只需他拎包入住即可。

  苏南这回断然拒绝。他不会让自己再往申薇薇制造的漩涡里陷了。

  申薇薇见他这回态度如此坚决,也就不再多劝他了,而是提出了一个很礼貌的邀请:“那么,既然如此,我想请你去我家看看,看看我家的房子是怎么装修的,也许对你有用。”

  苏南点点头,问:“行啊,那,什么时侯?”

  申薇薇说:“就明天。”

  苏南问:“明天什么时侯?”

  申薇薇说:“什么时侯都行。”

  不知为什么,苏南觉得申薇薇在说“什么时侯都行”这句话的时侯,脸上有种醉酒的感觉。他隐隐感到了一丝深入骨髓的诱惑,他有些无力抵挡。

  ( 从青岛到东京 /4/4521/ m )

章节目录

从青岛到东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王渔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渔樵并收藏从青岛到东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