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起床后,苏南陷入犹豫。去不去申薇薇家呢?去她家会发生什么呢?她向他发出邀请时软中带涩的声音,脸上醉酒般的红晕,眼神中闪闪烁烁的暗示与渴望,都让他不免心动神摇。

  他分明感到,去,代表他对她的接纳。不去,代表他对她的拒绝。这绝不是一次简单的去看看她家的房子那么简单。最后,苏南还是决定不要去了。

  他正在构思不去她家的理由,申薇薇却忽然打来了电话。“你什么时侯出发啊?人家可一直在等着你呢。”

  “噢……今天我有点儿事……”

  “什么事儿?少来啦,就知道你会这么讲。估计你理由还没编好呢,要编好的话,肯定不会说什么有点事儿,有事儿改明天办,今天一定来,你昨天已经答应人家了。快点,我可一直等着呢。”

  “真的是有事……”

  “太假了,你来不来啊?告诉你啊,你必须得来,昨天说好的嘛。”

  “我……”

  “别罗嗦了,实话告诉你吧,我已经让人接你去了,现在打开窗户,往你楼下看。”

  苏南吃了一惊,顺阳台往楼下一看,果真一辆火红色轿车正在草坪前停着呢。

  “看见没?一辆红色现代?”申薇薇继续补充,“开车的是我的临时司机,也是我闰密,她叫单兰,乖乖跟她走,你马上下楼,我现在就让她打你电话。”

  苏南只好下楼。那辆红色现代车窗摇下,露出一个女人的脑袋,发型很时尚,还戴一架墨镜,皮肤雪白,化着淡妆,看上去保养得很好,远远看见他走来,说:“苏南是吧,我叫单兰,薇薇的朋友,我可是受她之托专程来接你的,快点上车。”

  苏南冲单兰客套了二句,上了车。车中满是女人的香气,还放着轻音乐。

  “看来薇薇的眼光还真不错,你啊,运气真好,还没被女人这样追过吧?”

  “恩,是。[]你们俩是好朋友?”

  “当然,认识好多年了。”苏南仔细观察这个名叫单兰的女人,心中泛起一种直觉,这个女人很不简单。她大约有三十几岁,正处在女人兼美貌与成熟并重的时侯,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透着十足的魅力与性感。她给他一种无论他说什么,她都能洞穿他真实想法的感觉。

  跟这样的女人处在一起,既觉得舒服,又觉得别扭。苏南最不喜欢的,就是被别人窥测出心思。他抽出了一支烟,问:“你这车里能抽烟么?”

  单兰笑了笑,摇下了玻璃窗,说:“第一,我这车里平时只坐女人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小孩,从来不坐男人。第二,绝对不允许抽烟,不过你既然是薇薇的朋友,那当然要区别对待啦,抽吧,我也想抽呢,给我也来一支?”

  二人各抽一支。有了烟在手,苏南这才放松起来。不过,他还是不想多说话。这位单兰给他的感觉是,他说得越多,就会暴露得越多。苏南紧闭其口,一直等单兰把他送到申薇薇家楼下,这才和她道了别。单兰说她还有别的事情要去处理,先行告辞了。苏南觉得,她实际上是不愿意干扰他和申薇薇的二人世界,故意快速溜走的。

  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小区,至少比苏南现在住的凯旋花园高二个档次,环境幽静,可以听得见鸟叫。申薇薇住在十一楼,苏南按了电梯,略略屏气凝神,稳住心跳,到了申薇薇家门口,按响了门铃。

  门开了,申薇薇笑呵呵站门口。她穿一身淡粉色浴袍,露着雪白的胸,显然是没戴ru罩,苏南可以透过浴袍的波动,感到那里面内容物的微微跳跃。扑面而来的沐浴露洗发水还有各种各样的香波之类的香气,混合着她的体温扑面而来。她露齿一笑,洁白的牙亮晶晶地在苏南面前闪烁,说:“进来吧,愣在门口干嘛啊。”弯腰拿过一双柔软的拖鞋,塞给苏南。

  苏南穿鞋进屋,申薇薇关了门。

  二人世界,出奇地安静。三居室,装修得极其温馨,摆放着各式极富女性化的小饰物。申薇薇说:“我带你看看吧。”二人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看,最后来到了她的卧室。

  卧室很密闭,略显幽暗,里面亮着一个桔红色的小台灯,满屋子淡淡的冷香,清新怡人。床单洁白,被子却是粉色的,看起来申薇薇很喜欢粉色。苏南喜欢的却是蓝色,据说蓝色代表着冷静和理性,甚至轻度的忧郁。现在,苏南觉得这种说法有道理。

  不过,他此时脑中想的并不是色彩与人的个性。他正在生理的冲动与理性的控制之间做垂死挣扎。他呆住不动,眼睛盯住那个台灯,做若有所思状。

  申薇薇摸了一下他的额头:“你怎么了?”

  她的手滑腻温和,轻轻一拂,他不由得望了她一眼,发现她也正在望着他。这一望之间,一切不言自明。他们俩个同时往对方一扑,便紧紧缠绕在一起了。那个柔软的大床就在身边儿,俩人往上一滚,什么也不顾了。

  暴风骤雨。她尖声嚎叫,近乎于夸张。但苏南感觉得到,她身体的弹性与抽吸,紧握与润滑,饥渴与近乎于贪婪,表明她和他一样,很久没有过男女之亲了。

  大汗淋漓,申薇薇把空调调至了二十度,又拿了柔软的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将他们的下体擦拭了一番,二人盖上了空调被,轻轻相拥在一起,久久不语。

  苏南恢复了理性,觉得有些头大。他不明白,男人何以在面对这种事情时,理性总是在激情之后才复苏,为什么不能在事前便发挥作用。

  性是催毁男女友谊的原子弹,现在他相信这句话是绝对真理了。男人女人,身体一旦结合,他们交往的性质肯定就要发生变化了,这会失去一些东西,未必就会得到一些东西。比如说,友谊,比如说彼此对对方**的尊重和小心翼翼,彼此对对方没有过多甚至过分的要求。

  当彼此打开身体,坦诚相见后,这就意味着下一步就要面临着打开彼此心灵的问题了。申薇薇截止目前为止,并没有哪里让苏南觉得不好,他还是担心那一点,自己的前史问题。如果只是因为有过良子,有过高老师,有过沈小令,那倒不是太大的问题,问题是他和良子有了女儿千鹤。这该怎么告诉申薇薇呢?

  “我们结婚吧,苏南?”申薇薇说,脑袋伏在他胸口,一幅无比乖顺的样子。

  从刚才二人肌肤之亲中看出,申薇薇在这方面的阅历一点儿也不差。假若换作从前,苏南肯定会不高兴的,可是如今,他已对此无所谓了。但申薇薇提出结婚的事儿,苏南还是吓了一跳。

  “恩……让我想想……”苏南仰望天花板,打着哈哈。

  “你这人,你什么意思嘛。我可什么都给你,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咱们什么都不缺了,为什么不能结婚?你说嘛。”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很多条件都不成熟,关键的是,你并不了解我。”

  “那你说嘛,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有多严重?还是说,你是独身主义者?从心底就没打算结婚,想跟着老外学?”

  “也不是,”苏南起身,挠了挠头,“我先去洗个澡。”

  苏南钻入卫生间,这也算是一个逃避直面回答问题的好办法。这个澡他洗得很长,很慢,洗完后再回到卧室,发现申薇薇还仰面躺在那儿,全身一丝不挂,双腿分开,像一只青蛙的姿态。和他有了关系之后,她便变得有些不惧羞耻了。

  苏南把视线移开。他不喜欢看女人的全部,尤其是她们的下体,那儿并不好看,甚至是有些丑陋。他相信女人的魅力源自半遮半掩,而不是一览无余。

  “你不去洗洗?”苏南问。

  “不……不想去,我就想这么躺着,我没力气,都是你害的……”她的眼神中露出一丝挑逗,甚至还带着饥渴。苏南心中暗暗叹了一下:好厉害的女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一上chuang,她就马上凑了过来,吻他。又张开双腿,夹住了苏南的一条腿,那个潮润的部位贴在他的大腿上,一丝粘滑的东西让苏南皮肤一痒,心中一酥。

  她开始吻他,一只手伸了下去,握住了他那个东西,轻轻揉捏起来。未过多久,那个部位便昂起首来,像一道立柱。申薇薇此时不再显得没了力气,而是像一头母兽般忽地翻身起来,坐了上去。

  他们进行了第二次。这一次,苏南由于熟悉了她的身体,熟悉了这儿的环境,而且找回了从前的经验,他发挥极佳,亲眼着着她在极度战栗中重新倒了下去。

  他涌起了一股极大的征服感。征服感对男人而言,才是真正的满足。

  申薇薇又抽出一张纸,捂在了下体那儿,继续保持仰躺的姿势。苏南觉得她这动作有些不雅,调侃说:“喂,干嘛老这样躺着啊。”

  “这样不会流出来嘛。”

  初听这句话,苏南并未觉察到有什么异样,但忽然心中闪出一个让他胆寒的念头,说:“可别怀上了。”

  “我才不怕呢,我就要让怀上。”

  苏南更是一惊,“千万别啊,你可别吓我!”

  申薇薇吃吃一笑,说:“我告诉你,怀上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九十九。这二天不但是我的排卵期,而且,我还吃了排卵药。”

  苏南短暂一愣,忽然大怒:“我去你妈的!”

  三下两下穿上衣服走出房外,狠狠关了房门,扬长而去。

  ( 从青岛到东京 /4/4521/ m )

章节目录

从青岛到东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王渔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渔樵并收藏从青岛到东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