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讲话就是这样,一半是真话,一半是假话,所以弄的真假莫辨。至少今天真的是签到第一笔单,叶小琳不会怀疑的。而现在又确实是在跟一个女孩子一起吃饭,这一点又不能让叶小琳知道。

  我说:“这样吧,现在讲话也不太方便,晚点我再打电话给你。”

  挂了电话重新回到自己座位上,罗小娜已经吃完饭了,还在喝汤,我端起没吃完的饭吃起来,想到她七点钟就要上课了,也比较急。

  罗小娜说:“别那么急,时间还来得及。”

  我抬起头来冲她笑了笑,嘴里还在吃东西也不方便说,食不语是吃饭时的准条,不过现在吃饭其实就是在聊天。

  过了一会儿罗小娜说:“是不是你女朋友打电话给你?”

  我说:“哪来的女朋友啊,是几个同事,他们打麻将差一个人,叫我去打牌。”

  罗小娜说:“哦,你打麻将的技术很高吗?”

  我说:“不高,技术差得很。”

  罗小娜说:“我才不信,我们上回打牌,我看你技术挺高的,净是我和范小月在输,光让你打手板了。”

  罗小娜的话让我回想起那个美好的夜晚,有时候打牌的确可以让陌生的男女一下子把关系拉近,至少现在罗小娜跟我之间就显然不是外人。

  我说:“打牌要跟技术好的人合作,可是打麻将就不同了,你技术越差,他们越喜欢叫你,想赢你的钱嘛。”

  罗小娜点头表示赞同,我已经吃好了,起身离开。

  夜晚的莞城显得十分热烈,来来往往的人群,还有一些恋爱的男女手拉着手在街上一起走过。

  我看到一对穿着学生装的男女抱在一起热吻,我和罗小娜都看着这个情形笑了。

  穿过文化广场,走到新芬路,罗小娜上课的地点就在图书馆五楼。我说:“这样吧,我到图书馆去看报纸,你上完课直接过来找我。”

  我办有图书馆的借书证,一方面可以借书,同时也可以到阅览室看报纸。在东莞这个城市里我也没什么朋友,无聊的时候去看一下书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借书证就放在我随身背着的包包里。

  罗小娜说:“要不你先回去吧,不用你陪我了,我上完课后就直接回去。”

  我说:“你上完课也有十点了吧,那么晚了,你回哪儿去啊?”

  罗小娜上班的地方不在莞城,而在下面一个叫辽步的镇,虽然离得不是很远,可是一来是晚上,二来她又是一个女孩子,这也着实让人不放心。要知道在东莞经常会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到抢包的什么的,即使是一个青壮年的男子也不敢轻易一个人在晚上独行,更何况她一个女孩子。

  我这才想起来今天晚上罗小娜住哪儿啊?这的确是个问题。

  罗小娜说:“没事的,我以前就经常晚上十点从莞城回去,公交车十点半还有呢。”

  我说:“你别操心了,住的地方我来想办法,你先去上课吧,时间已经到了。”

  罗小娜只好上了五楼,我转身去了图书馆的借书处先看了一圈有什么好书,方便下一次还书了之后好再借,然后又去到阅览室里去看报纸。

  虽然是晚上,可是阅览室里看报纸和杂志的人还真不少。我也坐下来拿了一本《收获》来看,估计看两个中篇小说,大约罗小娜也可以下课了。

  我心里想到罗小娜还真是一个不容易的女孩子,外表阳光,还这么有上进心。她今天至所以来之前先告诉范小月肯定是希望今天晚上住她那儿,可是范小月男朋友来了,她住哪儿呢?

  当然,如果她愿意晚上跟我住一间房子里,我倒是不介意的。只是这也太不现实了,人家跟我也只是见过两次面,完全不熟嘛。如果说出去住宾馆,一晚上最少也得四十块钱,我们这些打工的男女,首先算的是金钱帐,大家一个月也挣不了几个钱,当然得省点花。

  一边想着这些心思,一边看杂志,时间倒也过得挺快。我旁边坐的一位女生碰了我一下,我抬起头来,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窗子外面站着的罗小娜正向我招手。我看了一眼挂在房间上面的钟,已经十点了,时间过得还真快。

  我把《收获》放回原处,走了出去。

  我们正在下楼梯,罗小娜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说:“是小月打过来的。”然后接了电话,我们走到图书馆外面,站在原地,等她接电话。

  小娜在电话里说:“现在已经下课了――我现在坐车回去――没事,你别担心。”

  两人不知道说什么,说了一会儿,罗小娜把电话递给我说:“小月要跟你讲话。”我接过电话,范小月在电话里说:“小袁,你叫小娜晚上别回去,她一个女孩子晚上回去我也不放心啊。”

  我说:“这我知道,人家本来要跟你一起住的,你只顾得跟你男人亲热,把朋友丢在一边。”

  范小月说:“你看想个什么办法,让她住一晚上,她明天上午八点半还得上课,这样跑来跑去也挺麻烦的,最重要的是现在已经很晚了。”

  我说:“我知道。”

  范小月说:“小袁,这样你看好不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算你帮我一个忙,你找个男同事一起挤一晚上,让小娜睡你的房间。”

  我说:“我也是这样想的,我可以找刘平,到他那儿住一晚上。”

  范小月说:“就是不知道他老婆有没有过来?”

  我说:“先去看看再说吧。”

  我把电话递给罗小娜,她又跟范小月在电话里说了半天,最后罗小娜终于同意留下来。

  罗小娜说:“小袁,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我说:“什么话,我自愿的。”

  我们一边往回走一边说些闲话,可能罗小娜也觉得这样麻烦我有些不好意思,当我们走到公园前那个广场时,罗小娜说:“小袁,如果你同事不方便的话就不要麻烦人家了。”

  我站住,看着罗小娜,笑着看着她,我说:“你的意思是我们俩人睡一个房间?”

  罗小娜点了点头。

  我说:“呵,你对我还真信任啊?”

  罗小娜说:“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住一个房间,但不是一张床,我可以打地铺的。”

  我看到罗小娜紧张的样子又感到十分好笑,同时心里又对这样的夜晚有一种说不出的期待。

  读者,有些读者可能会觉得你丫编的也太不靠谱了,人家一个女孩子会同意跟你睡一个房间?读者,你先别急,你这样想就是没有在南方打工的经验,要知道我们在这个城市里是生活在最底层的打工仔打工妹。没有什么钱,生活质量上也不要苛求太多。如果有过真实南方打工的生活经历的读者就会明白,这种情况实在是太平常了。

  我曾经在一份报道里看到:两位女性住同一间宿舍,并且其中一位女性的男朋友和她睡在一张床上,三人同居一室住了半年,最后男的**其女友的室友,另一位女性。

  这则真实的报道说明我们生活在这个城市的最底层。

  我送罗小娜到了我住的那个院子,我打开了大门并没有进去。我站在门口看着小娜进去,然后跟她说了再见,同时把我的包递给她,让她给我带回去。

  小娜站在门口没有动,说:“如果你同事不方便的话就再回来,你到时候打我手机。”

  我说:“好。”

  刚才在回家的路上我们已经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我看着小娜进了小院,她把门关上,冲我笑了一下。老实说小娜笑的确是一种阳光灿烂,虽然是晚上,可是我依然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温暖。

  其实我很想今天晚上跟小娜在一个房间里过一夜,而且我房间里还有多余的一张席子,有时候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气太热了,我也会拿着席子到外面天台上睡,看着天上的星星,吹着凉风,感觉也不错,就是蚊子比较多。

  我其实不想去刘平那里睡,一来他也是个男人,还真不习惯跟男人睡一张床上。二者刘平可能老婆也过来了,去麻烦人家也不太好吧。不过今晚的情形跟往常不同,也只好如此,同时我心里还有些期待着去和叶小琳见一面。

  我走到叶小琳住的那栋楼下面,刚好刘平也刚回来,他开了门,我跟着他上去。刘平问我:“这么晚,过来找我玩吗?”

  我说:“对啊,你也这么晚才回来,老婆没过来吗?”

  刘平说:“她们这个星期加班,过不来了。”

  刘平手里拿着几张碟片,我接过来看了看,都是一些武打之类的。我说:“你倒很喜欢看啊?”

  刘平说:“周末嘛,老婆又没过来,没事做,看看碟子打发个时间。”

  我只好跟着刘平一起进了他的房间,刘平打开电视,我们一起看碟片。刘平问我跟跟叶小琳发展得怎么样了?

  我说:“没怎么样,还是老样。比同事关系好一点吧。”

  刘平说:“拉手?接吻?上床?到哪一步了嘛?”

  我说:“你这倒是三步曲啊?怎么那么庸俗啊,男女之间就非得发展成这种上床关系,不能有真正友谊啊?”

  刘平起来一边倒水一边感叹说我如何不行,不象个男人,婆婆妈妈,早晚让人家得手,而且他也知道设计部主管张斌对叶小琳也是虎视眈眈。

  刘平说:“我刚才出去看她房间的灯还亮着,要不你去她那里去一下?年轻人动作要快,胆子要大。”

  我说:“跟你这样的人一起,我都要变坏了。”虽然这样说,我还是决定去叶小琳那里去一下,本来就是想着去找叶小琳的,没想到在门口遇上刘平。

  我走过走廊的另一头,去敲叶小琳的门,叶小琳问:“谁?”

  我说了一声我。叶小琳果然听出了我的声音,很快打开门,我看到她穿着的是睡衣。读者,不要误会,睡衣也分很多种,而叶小琳这种未婚的女孩子穿着的睡衣肯定是那种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睡衣。

  叶小琳看到我也挺高兴的,我看了一眼房间的四周,电视正开着,好像是什么《我和僵尸的约会》,我对这些电视剧不太喜欢看,明明是胡编嘛,可是叶小琳倒是追着看,看完还要跟你讲。

  我说:“看电视啊。”

  她又坐回到她的床上,并且拉我也过去坐,她说:“过来陪我看电视,很好看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我也坐了过去,坐在床沿上,刚看了两分钟就开始放片尾曲。叶小琳十分遗憾:“哎,又没有了。”拿着遥控器换了一圈台,都没有什么她喜欢的节目就把电视停了。

  她把身体往里面移了移,让我再向里面坐,她说:“躺下来,我们说会话。”

  我依言躺了下来,想到上一次已经解开了她的衣服,差一点成全好事,心里就是一阵的激动,看今天晚上会成全我啊。

  我正在胡思乱想,叶小琳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她小声说:“想什么呢?”

  我看了她一眼,发现她脸居然红了。哎,孤男寡女深更半夜共处一室,还睡在同一张床上,这意味着什么?任何稍有智商的人用脚指头都可以想得到。

  我伸过手抱住她,她也没有拒绝。我们俩人都没有说话,屋子里电视也停了,显得十分安静。我们脸对着脸,我甚至可以听到她急促的呼吸声,看得出来,她心情还是蛮紧张的,其实我的心情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我们不由自主地抱得更加紧了,我感觉到自己的唇和她的唇接触在一起,那种温暖,柔情似水的感觉让我身体起了某种变化。我曾经是多么向望着这一刻啊。

  吻了好大一会儿,我的手也开始探险,先是**的位置,因为是睡衣,手还是很方便伸了进去,虽然隔关乳罩,可是我还是感受到她的丰满。她有些抗拒地想把我的手拉出来,不过我坚决的态度再次伸了进去,她也只好作罢。

  不过我答应她手放在那里不乱动。

  呵呵,这都是自欺欺人的说法,手居然都放在这里了,怎么会不乱动?还怎么样才叫乱动?不过女孩子嘛,而且还是第一次,肯定会有一个心理上的挣扎,理智与情感的战争,这个也可以理解的。

  小琳说:“江涛,你爱我吗?”

  我说:“爱,当然爱。”

  她说:“可是你从来都没有对我说过。”

  我笑了,想一想的确是没对说过我爱你啊这些鬼话。其实我也不明白到底什么是爱,或者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任何人,但是有好感是显而易见的。也或者只是年轻身体的冲动,也或者我还爱着范小月。

  总之,我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整天在想些什么。

  我说:“爱不是用来说的,是用来做的。”

  她假装生气打了我一下:“你好坏啊。”

  过了一会儿,我的手开始动了,在她**上轻轻地用了一些力,她说:“别乱动。”

  她又说:“可是我就是喜欢听你说我爱你,你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在说给我听好吗?”

  我说:“我不善于表达你又不是不知道。”女人啊,总是离不开甜言蜜语那一套,可是既然小琳现在就想听我这样说这些肉麻无比的话,我也只好答应,我也没损失什么,只要她开心,我无所谓啦。

  她说:“不嘛,我要你现在说。”

  我说:“小琳,我爱你。”

  我说得异常认真严肃,小琳盯着我的眼睛,审视了良久,显然她轻而易举地相信了。她笑了,主动伸过双手抱住我,和我吻在一起。

  我感觉到身上的责任重大。

  吻了一会儿,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某个部位已经起了变化,因为是抱着叶小琳,而那个部位又刚好抵住小琳,我说:“你感觉到了吗?”

  叶小琳虽然有些害羞,可是还是说:“感觉到了。”

  我说:“想要吗?”

  叶小琳没有说话,没有说话的意思就是默许,我也就继续探险,当我的手伸到好的腰的位置,她捉住我的手说:“不要。”

  我说:“只摸一下好吗?”

  她说:“好,不过我叫你停你必须得停啊。”

  我把手伸了进去,然后感觉好象摸到了什么,可是到底是什么又不能肯定。心情激动得无以复加,我刚想再进一步,可是她说停,把我的手拿了出来,她笑着问我:“摸到了吗?”

  我说:“摸到了。”

  她笑了:“傻瓜,你摸到什么啦?”叶小琳把睡裤掀开一点让我看一下,原来是她是“每个月的那几天”我刚才摸到的只是卫生巾的边缘。我大感失望,同时心里隐隐有一种反感的态度在里面。

  这种微妙的心理变化当然是没法表现出来的,至少我就没有表现出来,我长出了一口气,心里的**就像一堆刚刚升起的火焰现在被淋上一盆水。

  我说:“怪不得你对我这么放心,让我睡下来。”

  她说:“晚上还回去吗?”

  我犹豫了一下说:“我现在还没洗澡啊,而且衣服还放在宿舍里,当然还得回去啊。”

  ( 办公室爱情写真:东莞情事 /4/4516/ m )

章节目录

办公室爱情写真:东莞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冷雨敲窗无心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冷雨敲窗无心眠并收藏办公室爱情写真:东莞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