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小琳说:“也好,不过你明天要陪我去逛街,人家这几天好烦。(ianuaang)”

  我只好答应她,同时我也明白女人是受生理周期控制的,每个月的这几天会比较烦,所以要人陪也是正常的,再说明天罗小娜去上课,范小月也有男朋友陪,我去陪叶小琳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我安慰了叶小琳几句,离开她的房间,她关上门。我又去到刘平的房间,刘平已经把碟片看完了一张,正在退那张碟子。他看到我也有些意外说:“以为你已经成事了,没想到还是临阵脱逃,没用的家伙。”

  刘平跟我关系也不错,我当然没必要计较。我至所以来刘平这里晃一下也是向他表明,我并没有在叶小琳那里过夜。因为都是一个公司的同事,有时候难免会说出一些闲话,传出一些风流韵事,我是男的当然无所谓,而叶小琳毕竟是一个女孩子,风言风语对她也好。

  我正站在刘平房间里犹豫不决,我的手机响了,是罗小娜打过来的。我心里暗暗惊喜,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啊。

  我接了电话,罗小娜在电话那头说:“小袁,你那边怎么样?你同事方便吗?”

  我说:“也不是很方便。”

  罗小娜说:“那就回来吧。”

  我说:“可是你……”

  我的话还没说话,的确有点犹豫,这是我故意造成的效果显著,一来罗小娜住的是我的宿舍,她肯定不好意思让我到外面借宿,二者我这样说造成一种诚恳的效果,至少让她对我放弃戒备心理,兵法云: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也许就可以成其好事呢。

  罗小娜说:“我现在已经洗完澡了,一上来就打电话给你,二楼已经没人了,你悄悄的进来吧,我等你。”

  说完,她挂了电话。刘平也不知道我跟谁在讲电话,有些好奇想问个什么出来,不过我没有理他,自己急匆匆地离开,心里怀着美好的期待。而且我知道湖南女孩子不但长得漂亮,而且这方面也不是很保守。这个,有些湖南读者可能会反感我这种说法,哈哈,当然,我由生活中得出的经验也许非常偏面,非常偏激,可是我也不打算跟你争辩。

  我怀着喜悦的心情,悄悄打开院子的大门,四处静悄悄的,我看了一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的确已经很晚了,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半了,所谓的深更半夜,大概说的就是这个时间吧。

  我蹑手蹑脚进了自己的房间,罗小娜已经穿好的睡衣,头发刚刚洗过,出水芙蓉,不知道为什么,我头脑里突然就冒出这个词来。

  罗小娜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进来吧。”然后笑了一下,我说过她的笑有一种摄人心魄的感觉,她自己可能也知道自己微笑的魅力,所以也很爱笑。

  我进了屋,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小娜说:“快去洗澡,然后睡吧。”

  我说:“好。”起身去拿换洗的衣服,看了一眼罗小娜,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脸红了,红红的脸蛋让这个气氛变得有些暧昧。[超多好看小说]

  哎,我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形,也着实让我有些心动,而且刚在在叶小琳那里已经是激动万分了,这会儿又如何受得了。不过,我还是很快下去浴室里洗了澡,换好衣服之后又上来,经过二楼的时候,我看到范小月房间的灯已经关了,大概这会儿正跟她男友一起行好事吧,想到这儿,心里不免有些难受。

  我上来之后看到罗小娜已经把席子铺在地上,上面放着被子和枕头。她还没有睡,还坐在椅子上看书等我,看到我进来,她说:“这样吧,我睡地下,你睡床吧。”

  我说:“算了,怎么说我也是男的,你睡床吧,我睡地下。”

  我看了她一眼,又望了一眼外面,因为以前我也在外面睡过,就是把这张席子拿到外面的楼顶上睡,因为我住的是四楼,也是最高一层,外面就是楼顶。

  我说:“要不,我拿到外面去睡吧。?”

  她说:“不用啦,就在一个屋子里吧,外面有露水,会头痛的。”

  我说:“你真的对我这么放心吗?”

  她说:“当然。我相信你不是坏人。”

  我说:“哎,你都这么说了,我就算真想动什么坏心思也不好意思了,睡吧。”

  当然,是我睡在地上,罗小娜睡在床上,关了灯之后静夜里我们俩人都没有说话,有好大一会儿,然后我的眼睛适应了黑暗,我翻了一个身,看了一眼睡在床上的罗小娜,此情此景还是第一次经历。心里又有一些难过,如果说出去也叫个丢人啊,睡在同一个屋子里居然什么事也没发生?这简直不像我的风格。

  过了好大一会儿,虽然很困,可是我发现我睡不着,睡在席子上抱着被子居然一点儿也不困,不过我也不敢翻身,怕吵着了罗小娜。

  罗小娜大概跟我的情形也差不多,她翻了一个身,把头伸了过来,凑近了看了我一眼,黑暗中看到我睁开着眼睛,她笑了:“你还没睡啊?”

  我说:“好象是过了夜里十二点就比较难于入睡,你呢?”

  她说:“我也不知道,我有点择床,可能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头一晚都会睡不好的,我们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样聊天吧。”

  我说:“你说吧,我们聊点什么?”

  她说:“小袁,你有女朋友吗?”

  我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简直是单刀直入嘛,难道湖南女孩子都是这种个性,我以前接触的女孩子说话总是喜欢绕圈子,指头打西,言在此意在彼,一下子这样直接倒还真让我有些不习惯。

  我笑了:“显而易见暂时还没有女朋友,否则我周末也不会一个人过啊,而且你现在还睡在我的床上,如果我有女朋友,她知道了可就麻烦了。”

  她说:“我是问以前,你读大学的时候有没有女朋友。”

  我说:“谈过一个,不过毕业就分手了。(广告)”

  她说:“她长得漂亮吗?”

  我说:“算了,小娜,睡吧我有些困了。”说完我还故意打了一个呵欠,好象很困似的。老实说大学里谈过的那个师姐是我这一辈子里最爱的一个女人,而且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女人,总是在心里留下最深的难于磨灭的印象的,当然,后来她跟我分手对我造成的伤害也挺大,以致于好长时间我不能振作起来。

  罗小娜看我不愿意谈这个话题,先是咯咯笑了两声,然后就扭过身去睡了。我也在迷迷糊糊中睡着了,可能还是有些困,毕竟那个时候已经是夜里的一两点钟了。

  我是什么时候醒来的,我已经记不大清楚时间了,虽然我十分有时间观念。我只记得当时我醒来的时候天好象已经蒙蒙亮,而且我住的是最顶层,所以光线亮得更早一点。

  我睁开眼就看到罗小娜那张精致的脸在我旁边,我先是吓了一跳。她居然只穿了乳罩和三角内裤睡在我一个被子里,然后我才发现昨天晚上睡之前穿的t恤和短裤也被脱去了,而我现在只剩下一个三角内裤。

  我说:“你怎么睡下来啦?”

  她说:“我发现你睡觉的样子好可爱啊,还流口水。”一边说还一边笑,而我因为看着她只穿着胸罩和内裤的样子,着实受了刺激,感觉到身体的某个部位已经完全像帐篷一样顶了起来。

  我没有再说话,把手伸了过去,让她枕着我的胳膊,肌肤之亲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我的皮肤紧紧贴着她的皮肤,她身体的皮肤非常细腻,摩擦的我心里直痒痒。

  她都这么主动了,我也不能表现的像个娘们啊。

  我把嘴伸了过去试图吻她,她先是推了一下我说:“还没刷牙。”我才不管这些,狠狠地吻了下去,一点也不客气。

  她的手先是推着我,后来就渐渐地没有了力量,再后来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至有一点主动地抱着我的头。她也慢慢地张开嘴,我的舌头伸了进去碰着她的舌头,那种湿湿暖暖的感觉让我一下子全身都活泛了起来,在那一瞬间我感觉到我十分要想,马上就想占有她的身体。

  哎,人啊,都有禽兽的一面,虽然我自认为自己还算得上正人君子,可是有些时候的确也有不受控制的时候。

  吻了好大一会儿,我终于松开她了。我长出了一口气,她也大口大口地喘气。两眼直瞪瞪地看着我。

  我说:“想要吗?”

  她说:“不想。”

  我说:“真不想?”

  她说:“真不想。”

  我笑了一下,心里其实非常明白她这会儿肯定会想要的,不过女人嘛,总要装一下嘛,不能太过于主动,今天早上她主动睡到我的席子上已经是很说明问题了。

  她说:“你的胡子好扎。”

  一边说还一边把手伸过来摸了一摸我的下巴,我自己也摸了一下下巴,是的,一夜之间胡子也长出来一些胡茬,摸在手里还真有些刺人。

  我笑了一下:“没胡子那不叫男人,那叫太监。”

  她说:“不过扎的还蛮舒服的。”

  说着又把脸贴了过来,我用下巴在她脸上蹭了两下。她睡了下来,我倒起了身,看着她穿光一个乳罩的身体,手就放在上面,她没有抗拒,眼神里还蛮是期待。

  她说:“你跟谁学的?”

  我说:“学什么?”

  她说:“接吻啊。”

  我笑了:“不会吧,你不会跟我装清纯吧,接吻都没接过?”

  她有些不高兴了,说:“什么装啊,人家本来就很清纯嘛。”

  当时我一下子懵在那里,心里还是有些疑惑。照她主动睡到我席子上,而且把我衣服也给剥光了,而且她自己也几乎是光着身体来看,我真以为她肯定是熟女,至少交过男朋友的。

  她长这么漂亮,在读书期间,甚至在厂里上班的时候肯定少不得人惦记,如果接吻都没有,明显是假的。我还真不相信。

  我说:“你多大啦?”

  她说:“二十一岁。”

  我说:“二十一岁也不小啦,不会还是处女吧?”

  她说:“不理你了,人家本来就是处女。”

  说着她起来要穿衣服,我一下子慌了神,不管如何得先把她哄好再说啊。虽然心里疑惑,可是看她的样子似乎又没有说谎。我得承认,我的经验受到了挑战。

  我把她从新按倒在床上,并且压着她的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体,看着她的脸。先是检讨了自己说话的确太过份,有一点拿人不当人,拿自己也不当人的劲儿,向她表示道歉,真诚地道歉。

  我说:“那你为什么把我衣服给脱了?”

  她红着脸说:“人家是好奇嘛。”

  26

  可是我心里还是有些犹豫,主要是考虑到她还是一个处女。我做人是有原则的,如果她真是一个非处,倒好说了,直接上了,反正是各取所需吧。就象我跟范小月一样,虽然她有男朋友,可是男朋友不能满足她,所以我也很乐于帮忙。

  可是现在罗小娜居然还是一个处女,着实让我犯难。

  做,还是不做?我遇到一个哈姆莱特式的问题。

  我把罗小娜重新拉回到我的床上,准确地说是我睡在地上的地铺。她已经不再生气了,我接着把手伸了进去,去脱她的衣服,她刚刚穿好的,我又脱了,还真是麻烦。

  我自己也是只穿着一个三角内裤。我引导着她的手,向前向前,一直到达我的关键部位。

  她脸红了,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我倒笑了:“还真以为你有多勇敢呢?怎么到关键时候又要掉链子,不是吧。”

  她的手摸到我的那玩意上,哇,好温暖,**,那种爽的感觉简直无法言说。现在想起来还让人回味良久。我心里暗暗高兴,老天爷啊,你对我真是太厚爱了。罗小娜把头也埋在我的怀里,好像羞的脸完全红了,凭我阅人的经验,我知道她绝对不是装的。

  一个女人如果是非处,想要装处,那还是有一定难度的,至少她那种娇羞的神情是无法饰伪的。

  她说:“好有力量啊。”

  我说:“女子半夜莲花开,男子半夜竹竿起。”

  她说:“什么意思?”

  我说:“什么意思,我就不解释了,你自己好好想吧。”

  因为是清晨,人的肾上腺分泌比较旺盛,所以身体会有比较强烈的反映,我的腰下的位置也像挺着一个帐蓬一样,高高顶起,说句实话憋的还真难受。我心里虽然还在犹豫,觉得她是处女,自己不忍心去伤害她。

  可能还在于我是一个自私的人,不愿意负责任,我知道对于一个处女来说,这意味深长,至少我得担一些责任。可是罗小娜现在的样子,似乎很有期待。我在心里暗下决心:算了,豁出去了,我反正也不吃什么亏,就是人家真看上我了,要跟我结婚,我也没吃什么亏。

  我刚把手放开她**上,开始着力。她打了我一下,有些突然,我看了她一眼,她说:“你好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原来她想了半天总算想明白我刚才说的那句话的意思,想明白之后不免有些害羞。我哈哈地笑了起来,笑声在清晨的时间显得有些突兀。我意识到声音有些大,怕被楼下的同事听到,赶紧噤了声。

  我小声说:“我摸一下好吗?”

  她没有回答我,不过显然这个时候是需要语言的,也不需要得到她的允许,我把手伸了进去。

  我说:“哇,你真的湿得这么厉害啦。”

  我这样一说她又生起气来,不肯再让我把手伸进去了。我试图强行按住她,可是她突然笑了起来,好像是我们在疯玩似的。

  你知道,有些时候一些气氛,特别暧昧的气氛特别重要,她这一笑把气氛完全搞坏了,我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我有些失望地坐在一边。我说:“做一下好吗?”

  她说:“不要。”

  我说:“都这样了,还说不要,不要不行,非要不可。”

  我先从自己做起,要把全部的衣服脱光,三角内裤也扔到一边去,完全做到一丝不挂,可是小娜居然这个时候不肯了。老天,我真的不明白女人们在想什么,居然隔着内裤摸都摸了,这会儿我要把那玩意放出来,让她好好把玩,她居然又不肯了。

  我说:“放它出来透透空气。”

  她说:“不理你了。”

  说完真把头扭了过去,不肯看它一眼。我尝试拉了她两下,她还是扭过头去,甚至把头埋在被子里,我也觉得有些无趣,只好重新穿好衣服,把内裤套上。可是还是不肯放过她,试图去脱她的衣服。

  我说:“真的不想吗?”

  她说:“不想。”

  我说:“别装好不好,我就不喜欢女孩子装。”

  她说:“装什么装,人家根本没装,人家本来就是不想要嘛。”

  我说:“可是你身体告诉我,你现在是无比的想要哎。”

  她羞红了,然后很认真地对我说:“我就是有些好奇,可是现在我们还没结婚呢?怎么可以做这些事?留着吧,以后我们结婚的时候我再给你。”

  ( 办公室爱情写真:东莞情事 /4/4516/ m )

章节目录

办公室爱情写真:东莞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冷雨敲窗无心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冷雨敲窗无心眠并收藏办公室爱情写真:东莞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