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了。

  她看着我笑的样子,有些不高兴。她说:“你笑什么嘛?”

  我说:“你同学范小月跟廖洪海结婚没有?”

  她说:“人家两家家长都同意的,结婚是早晚的事嘛。”

  我说:“现在谁还结婚才做这件事啊,不过你不愿意做,我也不会勉强的。”

  我心里开始认真地审视罗小娜,我发现她并不是我想像的那样,或者说不是她自己外表所表现出来的那样的女孩子。譬如说,看起来罗小娜的外表十分清纯,而且笑起来的样子十分随合,可是从这件事上看,她并不是一个那么容易改变主意的人。

  是我的能力不够吗?我想不是这个问题,只能说外表的随和只是一种表相,而内在的罗小娜,其实是相当有主见的一个人。

  我隐隐有一些失落。

  罗小娜说:“怎么啦你?”

  我说:“没事,你几点钟上课?”

  罗小娜这才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大叫一声:“哎呀,快点,我要起来了,上课不要迟到了。”

  她一边手忙脚乱地穿衣服,一边还不忘看着我笑,当她穿上衣的时候,我把手伸了过去,想解开乳罩看一看。她自己笑了笑,然后解开了乳罩,让我看了一眼,又很快扣上,看着我笑。这个骚娘们,真让我又急又恨。

  她到外面的水龙头里洗脸,我指哪一条毛巾是洗脸的,她洗漱完毕又对着镜子忙了半天。

  她穿戴整齐地站在我面前时,还吻了一下我的脸,把包背上,还真有一些学生的气质,她朝我挥了挥手说:“宝贝,再见哦。”

  我还睡在床上没有动,看着她说:“再见。”

  关门的时候她还冲我笑了一下。我感觉还是有些困,她走之后又继续睡了,昨天夜里本来就睡得很晚,一大早又这么折腾了半天,居然什么事也没成。着实让人恼火,不过,她也帮我拿了一个主意,实际上我当时还在犹豫,要不要做?

  不强求,顺其自然,是我一向的作人态度。不过,无论怎么说心里还是有些遗憾,为什么就不能再向前进一步发展呢?

  我从地铺在起来,然后回到床上去睡。

  当我躺下来的时候,我感觉到枕头上似乎还有罗小娜的某种香味,我狠狠地吸了一口气,的确有一种香味。如果罗小娜真跟我真了好事该多么好啊,可是不行,她现在已经出去了。

  这真让人感到难受,我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手机似乎快没电了,我拿起充电器,然后插好,把手机放在床头,时间已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经显示是七点钟了,可是我仍有些困。

  我打算睡一会儿,睡一个回笼觉。

  我是被手机的叫声给弄醒的,手机就放在床头。

  我拿起了手机,电话是叶小琳打过来的。我接了电话,叶小琳说:“在干吗?”

  我说:“还在睡觉。”

  她说:“快点起来,我在外面等你,就在你楼下。”

  我吃了一惊,可是不知道她这么早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我说:“好的,我现在就起来,什么事啊?”

  叶小琳说:“你说过今天陪我去逛街的。”

  我也想不起昨天是否说过这话,可是叶小琳既然已经来了,而且就在楼下等我,我当然得快点行动。放下电话之后,我开始一件件的向身上套衣服。

  我走到楼顶上向外面看,果然叶小琳就站在门口,正在玩着手机,大概在写短信什么的。我站在四楼上,叫了一声,叶小琳也抬起头来。

  我说:“等一下哦,我马上就下来。”

  叶小琳说:“你快点哦。”

  我很快洗好脸,穿好衣服,下楼。下到二楼的时候,我特意留意了范小月的房间的门,妈的,门还关着。

  门关着这意味着什么?

  这就意味着昨天晚上范小月肯定跟她男朋友廖洪海又忙了一夜,早上也起不了床。想到这些,我心里还有些难受,妈的,这叫什么事儿?

  我打开院子的大铁门,叶小琳在外面已经等得很久了,看到我出来,她脸上也显出兴奋的神色。

  我说:“这么早就起来了?”

  叶小琳说:“你什么时间观点,现在已经九点了,我们平常这个时间也都上班了,还早啊?”

  我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没想到真的已经九点了。一觉睡了将近两个小时。我和叶小琳一起向外边走,太阳已经开始变得有些热烈了,叶小琳还打了一把伞,我其实不太愿意出去逛,天又热。

  可是女人最喜欢逛街,没办法,你得陪她啊。

  我说:“我们去哪儿逛?”

  叶小琳说:“我也不知道,你说呢?”

  我说:“东莞还真没什么好逛的,就沃尔玛离这儿近一些。”

  我们住的地方离这个地方算是比较近的,如果步行的话也只要十几分钟就可以走到,今天看来也没什么事,就慢慢走吧。

  叶小琳打着伞,她把伞向我这边打了一下,试图给我也挡一点阳光。

  我说:“有没下雨,打什么伞?”

  她说:“你不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太阳有紫外线的。”

  我说:“人家老外还专门晒日光浴呢,真是矛盾,又怕晒黑了,又要出来逛街,好好呆在屋子里就不用这样了。”

  叶小琳说:“人家一个人呆在屋子里好闷,无聊死了。”

  走了两步之后,我发现肚子开始咕咕叫了起来,原来已经九点多钟了,可是我还没有吃早饭。

  我看了一眼叶小琳,估计她也没吃早饭。我正要问她,她反而先指了一下路边的一个小店说:“我请你吃早餐。”

  我说:“好啊。”

  这是一家很小的店,不过生意看起来还不错,不少人坐在那里吃,主要是肠粉什么的。这种食物以前来广东之前还真没吃过,不过在这里生活也好几个月了,现在也有些适应这种生活了。

  叶小琳说:“你要吃点什么呢?”

  我说:“鸡蛋肠粉吧。”

  叶小琳说:“再叫一个皮蛋瘦肉粥吧。”

  我说:“也好,我先找位子。”

  我到一旁找位置坐下来,叶小琳站在那里看店主忙碌,看了一会儿也坐了过来。我注意到不远处一个女人穿着十分性感,衣服十分暴露也坐在那里吃早餐,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叶小琳也顺着我的眼光看过去,看完之后她又把视线转向我,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我说:“漂亮吧?”

  她说:“漂亮什么,就是肉露得多,我看她是从事那种职业的?”

  我说:“为什么这样说?”

  叶小琳脸上露鄙夷的神色说:“你看这穿着就知道了。”

  由于隔得也比较远,那个女人也不可能听到我们的谈话,不过我们还是压低了声音在说。

  有两个男的也坐了过去,就坐在性感女人旁边,似乎想找机会搭讪。

  叶小琳说:“不知道她们为什么做这种事?”

  我说:“也是生活所迫嘛,都是被逼的,你以为付人家是自愿的啊。”

  服务员把我们的食物端了上来,我拿起来就开始吃。虽然不是很好吃,可是毕竟饿了嘛,所以吃得比较快。

  叶小琳说:“吃慢点,有没人跟你抢。”

  我笑了笑,放慢了速度,看叶小琳慢条斯理的吃饭,我说:“已经九点了,饿了嘛。”

  尽管我们慢慢吃,还是很快吃完了。叶小琳付了帐,她请嘛,本来我想让我来请,可是她一个女孩子的好意,我也没法拒绝啊。

  27

  尽管已经是早上九点多钟了,可是我还是有些提担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走在路上的时候我还在问:“我们这么早,超市会不会没开门啊?”

  叶小琳说:“都快十点了,无论如何也开门了。”

  一直走到超市门口,这才放下心来,外面还是有少的人。我担心也是有根据的,我刚来有一回,早上八点钟想到某超市买点东西,可是没开门,大街上的商铺还都关着门。

  这种风气我来广东之前还真没见识过,我们那里的生意人一大早就开门做生意。后来生活久了才知道,人家这里是开门晚,晚上关门也关得很晚,一般到夜里十二点还在营业,不象我们老家,十点钟已经停止营业了。

  不过最近两年听说风气也变了,都追求夜生活。

  进超市门口时,我问叶小琳:“你想买什么东西嘛?”

  叶小琳说:“我也不知道,就是想看看。”

  女孩的心思你别猜,你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我算是懂了。这女人啊就喜欢在这物质中间看一看,哪怕是不能拥有,过一过眼瘾也好,当然能拥有可能就更好了。

  这就是为什么这个世上的女人那么爱逛街。

  我们先在电器类站了一会儿,电视上还在放一个什么战争片,配着良好的音响效果,看起来还真不错。

  我站在原地没有动。

  叶小琳走了两步看我没有跟上,又回过头来拉我。我只好跟着她。她说:“叫你陪我逛街,你就不怕我走丢了啊?”

  我说:“你那么大个人了,再说在东莞,你比我熟,没理由丢的,要丢也是我走丢的。”

  虽然是超市,可是也有卖书的地方,虽然没有专门的新华书店的书多,可是也还比较丰富。我有些兴奋,我这个人一看到书还是有些兴奋的。

  我说:“我们去看下书好吗?”

  叶小琳说:“一会儿再让你来看,先陪我逛一下吗?”

  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一个大美女让我陪人家逛,这也是我的荣耀啊,我得给一点专业精神才行啊,不能光应付,如果再这么下去,说不定叶小琳真会对我生气,这可就不好了。

  而且我知道叶小琳这两天正处于经期,那可是女人脾气最容易变化的时期,我得小心一点儿。

  我说:“好吧。”

  叶小琳走在前面,我推着一辆购物车跟在后面,当叶小琳看中某件物品的时候就真接扔到购物车里。

  购物车里已经装了许多东西,当然最多的还是零食啦,女孩子爱吃零食,叶小琳也不例外,而且更甚。当然,这个时候我们看起来还真像一对情侣一样,或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说象是一家人一样。

  这个情形让我觉得有些温暖,我不由自主地笑了。

  叶小琳回过头来看到我,她说:“你一个人在笑什么?”

  我说:“没有,就是想到一件好笑的事,所以就笑了。”

  叶小琳去选购卫生巾,她拿了几个放在购物车里。我故意假装不看她,她反而拿着那玩意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这着实让我有些尴尬。你知道,我是一个传统的男人,她这样分明是一种挑衅,可是我又没法跟她发火。

  我说:“干什么嘛?”

  她说:“教你一点知识,这是日用片,这是夜用片。”

  我说:“我不需要这些知识。”

  她笑了笑。

  难道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开放,虽然我跟叶小琳已经把衣服脱了,可是毕竟还没真正意义上的身体接触,她现在显然没把我当外人,而且这种方式来逗我,着实让人生气。

  不过,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日用片和夜用片的区别。哈哈,的确长知识了。

  我看到她向卖内衣乳罩的地方走去,我站在原地没有动,她回过头来,看到我不动,就动手拉我。

  我说:“你自己好不好,我在这儿等你。”

  她说:“你不好意思啊?”

  我说:“是啊,我一个大男人,在乳罩内衣中间,像个什么样子嘛。”

  她说:“江涛,我发现你有时候思想还封建的。你在这里等我噢,哪里也不许去。”

  我站在原地,或者到四周转一转,手里还推着购物车。远远地看着叶小琳在那面选购,不时还拿着那些衣服去向女售员询问什么。

  我觉得百无聊奈,四处张望。

  这时,我注意到对面一个女性向我走来,年龄跟我相仿,我觉得有些熟悉,好象在哪里见过,可是又想不起来。

  这位女性年龄大约在二十二三岁左右,身材玲珑,**的位置也极是高耸,看起来性感极了。她长的样子还有点像舒琪,可是显然比舒琪还要漂亮一些。我觉得自己这样一直看着人家也有些不礼貌,就把眼光移向别处,看了一眼远处选购内衣的叶小琳。

  可是眼角的余光还是注意到这位性感女郎,女人走到我面前居然停了下来,然后冲着我笑。

  我大惑不解。

  难道她认识我?或者是我的一个客户?

  我在东莞这个城市可是一个人也不认识啊,实在没有理由认识一个女人。可是人家不会无缘无故地冲我笑啊?真他妈见鬼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还回过头去看了一眼后面,后面没有站人,我确信无疑她是冲我在笑的。

  “袁江涛,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她叫了一句,语气里满是惊喜。我突然想起来了,站在我面前的女子是我高中同学谢青青。

  我说:“你是谢青青?”

  她见我能叫出她的名字也是欣喜异常,就握住我的手。本来是男女授受不亲,而且还在这种公众场合,可是我们都有些激动。

  老天啊,多少年没见了。

  我握住谢青青的手,我发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像当初一样漂亮,甚至变得更加漂亮了。女大十八变,这句话还真是一点也不假啊。

  读者,请允许我先回忆一下我和谢青青之间的友谊,我觉得这样才能把我们这种激动的表现说得通。

  谢青青是我高中的同学,准确地说我们同班只同过一年。那还是我们读高一的时候,我们都在市里同一所重点高中里就读,而且还在一个组,所不同的,我们两个是同一个组的组长,她是正组长,我是副组长。

  我读书期间一直表现很平庸,连个班干部也没捞到。不过我对这些也不是很感兴趣。至所以有正副组长的区别,是因为班上的作业实在太多,有时候一天要交许多本作业交到组长那里,组长的桌子也放不下那些作业本。老师就想出一个高明的办法,每一个组分两个组长,文科作业像语文啊英语啊政治啊,就交到正组长那里去。而数学物理化学就会交到我这副组长这里。我们再把所有的作业收好再交给各课的课代表。

  因为这样的关系,我们的接触也比别的同学多一些,更重要的是我对她还是颇有一些好感。

  不过读高中那会我才十五岁,虽然有好感,也只能在日记本里写下来,从来不敢跟人表白。后来我的日记本被班上一个男生偷看了,就传开了,班上同学都知道我喜欢谢青青。

  为此谢青青还专门在一个晚上下自习后约我到操场里谈话,叫我把主要精力放在学习上,其它的事情都不要去想,弄得我很没面子。

  再后来高二分文理科,我读了理科,她读了文科。联系也就少了,我只知道她考上了西安某所大学,而我则去了重庆上学。

  现在我们居然又在东莞遇上了。

  我说:“你说这个世界是多么地小,我们居然又在这里见上了,我们有多少年没有见面了?”

  谢青青想了想说:“四年多了吧,也可算是六年多了。”

  ( 办公室爱情写真:东莞情事 /4/4516/ m )

章节目录

办公室爱情写真:东莞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冷雨敲窗无心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冷雨敲窗无心眠并收藏办公室爱情写真:东莞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