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小月说:“他问我的,所以我就告诉他了。”

  我说:“回来再跟你说。”

  当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时,范小月已经坐在我的书桌前看书,灯也开着。我的房间是从来不锁门的,因为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范小月看到我回来,有些兴奋,直接扑过来,向我身上扑过来,而且还穿着性感的吊带的睡衣。

  我说:“太累了。”

  说着把她推开,我说累倒是真的,因为刚才在叶小琳那里才用了功的,如果范小月再来要一次,我可真没有那个能力了。虽然勉强应付应该可以,可是我却不想如此应付。

  我一脸的不耐烦也让范小月有点畏惧,她以为我正为廖洪海的事烦心。

  她说:“他怎么跟你说的?”

  我说:“晚上十点了,说要我出来一下跟我谈一下,以为我傻啊?”

  范小月说:“你也别太担心了,我想他不会冲动的做傻事的。”

  我说:“从前人家说女人是祸水我还不信,现在我终于信了。”

  我坐在床沿上,范小月也坐了过来,我看着她性感的睡衣,心里也有些不忍。无论怎么说范小月并没有做错什么,如果说要错的话那错的也是我。(ianuaang)我还能清楚得记得我第一次来这个宿舍的时候,跟范小月坐在客厅里聊天的情形。

  这一切就象发生在昨天一样,可是时间一天的过去,我们甚至不知道它已经过去了,我和范小月的生活已经发生了某种变化。

  我拉过范小月抱在怀里,心里顿生爱怜。

  我说:“你会不会怪我,如果没有我,你跟廖洪海就不会这样,走到分手这一步。”

  范小月说:“我从来没有怪过你,我遇见你之前,我以为大家恋爱就跟我和廖洪海一样,可是遇见你我才知道,爱情原来还是有**的。”

  我吻了过去,直接把范小月紧紧地抱在怀里,她的舌头也伸了出来,我们热情上来了。

  我的手放在她双满的**上,一种软软丰满的感受让我冲动。

  吻了好久,我停了下来,看着她的眼睛,她也意乱情迷地看着我。我想到东莞这个城市真是好啊大家没有昨天没有明天,只有今天。

  我说:“小月,我也许不是一个好人,你会不会后悔啊?”

  小月说:“当然不会后悔啊,我以前听过一首歌,我就像那扑上火的确飞蛾。”

  我说:“要不说女人傻呢。”

  我看着范小月的表情,知道她确实有一种高涨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暗暗估计了一下自己身体,虽然一个小时以前还在叶小琳那里用过一次功,可是毕竟年轻人,身体也还不错,应该足于应付。

  我脱了范小月的衣服。

  我说:“我们多久没有一起了?”

  范小月说:“大约两个星期了吧。”

  我说:“有那么久吗?”

  想了一下,还真是那么久了。范小月自从跟廖洪海坦白她跟我的关系之后也没再跟廖洪海来往,而且她一直是那种追求生活质量的女人,对于性也是有着挑剔的要求的,身体有需求也是正常的。

  我说:“今晚就在我这里睡吧。”

  进入她身体的一瞬间我想到叶小琳,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安,我内心甚至想到自己这种荒唐的生活早晚会受到报应的。那种不安的感觉在好长一段时间里一直缠绕着我,让我不得安生。

  我和廖洪海一起坐在餐厅的位置上,点了几个菜。当时座位是这样的,我和范小月坐在一边,对面坐着廖洪海,当时的情形还真有些古怪。

  廖洪海说:“小月,你坐过来。”

  范小月说:“不。”

  廖洪海的眼睛充血了,我不知道他那会儿的心情是如何?现在当我事后冷静的分析当时的情形,我想他肯定心里不好受,同时觉得自己有点过份。汗啊,我居然做出这样的事,太不厚道了,而且我还一向主张做人要厚道。

  我说:“范小月你坐过去吧。”

  范小月说:“不。”

  我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廖洪海。

  我看到廖洪海的眼神里似乎有一些血丝,我想像不到他这些天来承受的压力,也许心里会很痛苦,也许会晚上睡不着觉。

  这种体验我是有过的,我曾在大学时期跟师姐谈过一场伤筋动骨的恋爱,最后的结局也只能是分手,虽然分手了,可是我心里却不情愿,所以整夜整夜的想她,晚上睡不着,一个月瘦了二十斤。

  那是一场真正刻骨铭心的爱。我已经很少跟人提起,我也曾经如此纯情。

  廖洪海说:“你喝什么酒,啤的还是白的?”

  我说:“我一般喝可乐。”

  廖洪海说:“不算男人,那是女人喝的玩意儿。”

  我说:“那倒是。那来点啤的吧。”

  我们要了五瓶啤酒,我一瓶,剩下的四瓶居然全让廖洪海一个给干了。范小月一个女人当然没喝酒,要了一瓶牛奶。

  那会儿还没听说牛奶会有什么问题,如果像现在这样倒真不敢喝了。

  我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看出廖洪海的喝法好象有一点故意找醉的意思,心里有些不落忍。哎,那会儿还是年轻啊,居然做出挖别人墙角的事,有主儿的女人千万别去碰啊,不管她长得多漂亮。

  我说:“廖洪海别喝了,会醉的。”

  他笑了:“我就要醉,我现在心里很痛,你明白吗?我对小月那么好,她要什么我给她什么,只差给她摘天上的月亮,可是我居然还是失去她了,你明白我心里那种痛吗?”

  我不说话,表情沉重。

  我那时有一种观点:男人有苦不要说出来,打掉牙也往肚里咽。看着廖洪海的样子也让我难受,我对他又同情又鄙视。

  我内心有一种自责。

  我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范小月,范小月也看着我。我说:“你劝劝他吧。”

  范小月说:“别喝了,你本来就不会喝,一喝就醉还喝。”

  ( 办公室爱情写真:东莞情事 /4/4516/ m )

章节目录

办公室爱情写真:东莞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冷雨敲窗无心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冷雨敲窗无心眠并收藏办公室爱情写真:东莞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