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了院门,碰上大门,就意味着我已经离开这个地方了,钥匙我已经放在我的房间的桌子上,还有一些被子啊盆子啊之类也就算扔了,不要啦。打工的人都是这样,随时买一些便宜货,然后方便扔掉。

  我站在原地看了一眼这栋宿舍楼,真要走了心里还真有点难过。昨天晚上已经跟罗小娜在电话里说好了,我过去后她就在流花车站接我。

  48

  我招手拦了一辆的士,然后上了车,我坐在车里心里百感交集,毕竟在这里生活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现在突然要离去,而且是豪无理由的一时心血来潮。

  我脑海里一个人的人影浮现,先是叶小琳,最先想到的就是她,接着就是范小月,然后还有谢青青,三个女人的笑脸一下子涌现在我的脑海里,我觉得我做错了什么,可是现在广州还有一个罗小娜还在等着我,而且我已经答应她了。

  我下了车,付了车费,直接在万江那个东莞汽车总站坐上了去广州的汽车。罗小娜打来电话,问我:“坐上车了吗?”

  “刚刚坐上。”

  “路上注意安全啊。”

  “知道。”

  “那我先挂了啊,有事发知信联系,一会儿我到车站去接你。”

  “好的。”

  东莞到广州的车费三十五块钱,我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是这个费用。我已经好几年没再坐过车回东莞。我拿出一瓶水喝了起来,早晨来的匆忙连早餐也没顾得上吃,的确有些饿了,可是心里又特别矛盾。

  我先是看着窗外的风景,外面是一些拿着行李的人们,是和我大致一样的打工的人群,我想到自己刚来东莞时的情形,一幕幕好象昨天一样,我感觉到自己突然有一种心酸的感觉,想哭。

  可是我知道我不是那么脆弱的人。

  我四下里张望,车上的人不是很多,位子还没有坐满,接着车就出了车站,车上了高速公路之后,我的电话响了,那时大约是八点多快九点的时候,我拿出手机看到是叶小琳打过来的,我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接了。

  我说:“你好。”

  她说:“我是叶小琳。”

  “我知道是你。”

  “那你还你好你好的,跟我假客气什么。”

  “没办法,谁让咱是业务男呢,养成职业习惯了,接电话一开口不是喂而是你好。”

  “你现在起来了吗?我要你给我买早餐,我现在饿了。”

  “呵呵。”

  我笑了起来,看来叶小琳还不知道我已经离开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她用着一惯的撒娇的姿态跟我说话,让我买早餐给她,以前也有过这么回事,通常我送过去早餐,然后我就会和她一起坐在床上度过一个上午,抱在一起,有时候会**,有时候什么也不做,就一起躺在床上说话,外面有人敲门就不说话,假装屋里没人,敲门的人敲一会儿就会自动离去,我们又抱在一起傻笑一阵。

  “你傻笑什么?快点啊,我等着你呢,别把我饿坏了。”

  “好,一会儿就来。”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也不忍心打破她美好的想法,也许我这样做完全就错了,完全是不知所云,所为何故事。她似乎并不在意想吃什么,而是想跟我聊一下天,我突然感觉到一种喉头发涩,话音里几乎有一种哭声,我怕她听出来了,我知道叶小琳一向是一个心细如发的女孩子。

  我说:“没事我就挂了啊?”

  她说:“江涛,你到底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事?”

  “我总觉得你有些不对劲儿啊。”

  “再见。”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我拿着电话有些不知所措的茫然,四周看了一下,隔壁座上一个中年妇女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周围没什么人注意到我。

  后来我在座位上迷迷糊糊睡了一觉,醒来之后看到手机里还有几条短信,是罗小娜发过来的,她问我到哪里了,我回了几条短信,这趟车是那种直达的快车,也不在路上停下来载客,因此还算比较快的,我看了看外面风光,汽车正在下高速。

  也就是说我基本上已经快到广州了,之前我来过两次广州,都是当天去当天回也没什么特别的印象。

  手机接着再一次响起,我还在回短信无意就按了一下键电话就接通了,这一次是范小月打过来的。

  她一开始就生气地说:“袁江涛,你算什么男人?”

  “怎么啦?”

  “怎么啦?你招呼也不打一下就辞职了,然后就悄悄离开了,这算怎么一回事?”

  “对不起,小月。”

  “你现在跟我说对不起,我现在恨死你了。”

  “……”

  “你现在在哪里,马上给回来。”

  “对不起,小月,我想一个人单独呆一上一段时间。”

  “哼,一个人?单独?恐怕不是你说你的那个样子吧,不定跟那个小妖精一起跑了。是不是跟叶小琳个小妖精一起?”

  “你想象力真丰富啊,你怎么不去写小说,你要是写小说就没王安忆苏童什么事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行,我得打电话给叶小琳问一下。”

  讲完电话我心里松了一口气,至少范小月那种强悍的姿态还是让我放心的,她不会怎么样,也没哭也没闹甚至还是一种咄咄逼人的姿态,我喜欢她这样。

  至少表明她会很快忘记我的,我对她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我心里就放心了,而且我当时有一种自以为高明的想法:如果我离开了,她就可以跟廖洪海重归于好,我也不存在挖别人墙角而受到良心的遣责了。哎,我当时这样想还真是无知加幼稚,这说明我还是完全不懂女人,不懂女人心思。

  我是一个多么愚蠢的男人。

  当我正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的时候,车已经到站了,乘客陆续下车,我正在犹豫要不要接电话,电话不依不饶地响着,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拿着包,下了车,同时把拖箱也拿了过来,我站在车上把电话接了。

  ( 办公室爱情写真:东莞情事 /4/4516/ m )

章节目录

办公室爱情写真:东莞情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冷雨敲窗无心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冷雨敲窗无心眠并收藏办公室爱情写真:东莞情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