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飞望着天边的那一抹鱼肚白,微微一笑,这一晚上,他的实力可谓是有了质的飞跃,要说以前他是一把锋利的钢刀的话,那么现在的陆飞就是一门意大利炮,不可同日而语。

  这就是《蕴灵诀》的魅力所在,这也是为什么十大世家争夺的如此激烈的原因,基本上有了这个功法,家族内的强者会上一个档次,能大幅度提升家族实力。

  “不过,这种好东西,为什么罗家会拿出来共享呢?不应该是独吞吗?”陆飞摸了摸下巴,沉吟道,他可不相信罗家是什么大善人,要真是无私奉献的大善人,早就被其他几家给吃的骨头都不剩了。

  “想来,是他们走漏了风声,照这么说的话,应该是罗家此次的一次妥协了。”思索了片刻,陆飞心底便是已然有了答案。

  这些大家族里的成员人多眼杂,人心扩侧,难免会出现出卖家族利益换取自身利益的老鼠屎,看样子是罗家没封锁好消息了。

  杨家。

  “爷爷爷爷,我已经按秘籍上说的将灵识分成了两个了,难受死了,我要好好去睡一觉休息,否则会变丑的。”杨心妍推开了房门,跑到了杨老跟前撒起娇来,听这语气,看似孱弱的杨心妍竟然也是经受住了分裂灵识的折磨,成功的分裂出第二道灵识来。

  “呵呵,丫头不愧是我杨家的翘楚人物,想来昭明这小子也是快结束了吧。”杨老露出了理当如此的微笑,负手于身后,神色凝望着杨昭明所在的修炼室。

  按道理来说,无论是否将那《蕴灵诀》修炼成功,杨昭明此时都应该结束了此次修炼才对,除非,“莫非,昭明这小子...”杨老突然想到了什么,漏出了会心一笑。

  《蕴灵诀》他也看过,自然也就不会不知道里面关于元神的描述了,在杨老看来,杨昭明此刻应该已经是在试图将灵识锻造成元神了。

  想到此处,杨老就放下心来,挥了挥手示意杨心妍去睡觉,杨老也是哼着轻快的歌儿,离开了此处。

  正如杨老所料,杨昭明早在一小时之前就成功的分裂出了第二枚灵识,以他的傲气,想到陆飞这个他未来可能的妹夫应该会修炼出元神来,他就不服气,就算他对陆飞抱有很大的好感,可是这并不能让他放弃和陆飞在修为方面的竞争。

  是男人都会有这属于自己的骄傲,而杨昭明的骄傲就是他在武学上的天赋!他可不想被妹夫超越!

  “啊!”灵识冲击带来的剧烈痛感使得杨昭明也是死咬着嘴里塞着的床单,发出痛苦的声音。

  两眼一凝,再次的运转着路线。

  “......”

  “好好好,我明天就能赶到高卢国了,你们在那里先站稳了脚跟,等我过去了,兄弟几个杀他个鸡犬不宁!”陆飞对着电话说完,就是双眼微眯,露出一丝渗人的寒光,刚才邱焱打电话过来催,陆飞便是将去高卢国找爱德华家族的麻烦这件事情提上了日程,要让他们后悔惹上他!

  但是在去高卢之前,他还有半天的时间,足够处理一些进击的事情了。陆飞整了整衣衫,便是带着工具出门了。

  京城医院,这是一家三甲医院,综合实力能在世界上排上前十。

  此时的医院门口,几个黄牛正在高价兜售专家号,突然是感觉一阵风吹过,随后就消弭不见。

  “你刚才有感受到一股冷风吗?”其中一位黄牛问道,他觉得刚才的风有些奇怪,差点就把他吹倒在地上。

  “你也感觉到了啊?”另一名也讪讪叨叨道。

  “听说了吗,昨天啊,有个老太太没有抢救过来,走了。”最先开口的那名黄牛压低了声音,附耳说道。

  “那?我们刚才?”

  “要不我们今天先撤了吧?”

  两名黄牛干的是没脸没皮的买卖,自然对这些牛鬼蛇神有些恐惧,两人一交流,就决定今日暂时不做买卖了,避避风头。

  那一阵风便是陆飞了,两个黄牛的故事他没兴趣去听,径直往楼上走。

  一楼。

  二楼。

  三楼。

  感知了一下于佳佳的位置,来到了一间病房前,他差点就忘记了答应了于佳佳要治好他父亲的病,还好记起来了,否则就失信于人,丢脸丢大发了。

  “佳佳啊,你不用管我了,我这身老骨头也活不了多久了,治不好的。”一阵苍白无力的话语从病床上骨瘦如柴的这位秃头老者嘴里说出。他是于佳佳的父亲,他知道女儿为了治好他的病,四处奔走才借来了微薄的医疗费,不能再继续耗下去了。

  “爸。你说什么呢?一定有办法治好的,相信我,不是和您说了,我已经请来了一名神医吗?”于佳佳擦了擦眼里的泪水,微愠道。

  “我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这个啊,你说的那名神医才不过二十来岁,怎么可能能够治好自己的病呢,多半就是一个骗子,而且还是一个觊觎女儿你美色的骗子!”

  于父活了这么大的年纪,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才二十岁就神医?现在的骗子这么随便吗?出来骗钱也不好好的打打草稿。简直是满嘴跑火车的吹。可偏偏这傻女儿还就信了,这让他如何能够安心的走?

  “爸,说什么呢,师父他不是骗子,他虽然年轻,医术应该也是值得相信的,”于佳佳说到这里时心里就有点打鼓了,她没有见过陆飞的医术,只是听邢雨佳说过如何如何神乎其神,顿了顿,又继续道,“而且,师父他也不是那么好色。”想到当初自己想要“卖身救父”的举动却被陆飞制止,于佳佳俏脸就微红,她难道就这么没有吸引力吗?

  于父正要摇头劝诫,却发现门口已经站着一个陌生的年轻人,连忙问道,“你,你是,谁?咳咳。”这个年轻人出现的悄无声息,引起了于父的警觉。

  “呵呵,我就是你刚才批判的觊觎您女儿美色的那名骗子。”

  “......”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