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们这口气还没有松完,陆飞竟又开口了:“我刚才不是已经和你说了吗?妮可是我的女人,而你却说你是来和她定亲的,照我看来,捣乱的人应该是你才对吧?”

  陆飞此话一出,瞬息之间,整个大厅仿佛被扔入了冰天雪地,冷,冷到了骨子里……

  丽娜和雷默之间眼孔抽搐,忍不住摇头。

  他们只能说,今日,陆飞能留下一具尸体都算是幸事了,弄不好是死无葬生之地。

  “呵呵……你的意思是,今日,还是我兰斯的错了?”兰斯足足盯了陆飞十来个呼吸,然后,他突然笑了。

  “你要这么理解,也不是不可以!”陆飞也笑了。

  “父亲,我奥利尔家族有多少年没有被这么挑衅过了?”兰斯转过头,看向大厅中间的怒不可遏的奥利尔伯爵。

  “从我记事起到现在,从来就没有过!”奥利尔伯爵咬牙切齿道,声音里毫无情感,仿佛是机器一般发出嘎嘎的声音。

  “长老,交给你了,今天我定亲,总不能亲自杀人、夺命、见血吧?”兰斯认真的道。

  杀人、夺命、见血三个词,他咬的很重很重,三个词,就好似真真切切的刀子一样游荡在空气之中,让人呼吸都感受到无尽的压抑和惊悚。

  一言不合,兰斯就要杀人。

  他没有让陆飞道歉、跪下等等,就一个字,死!

  之于兰斯来说,他这些年的‘好习惯’早已经养成,这世界上之于他只能存在三种人,第一种,亲近的自己人,第二种,陌生人,第三种,死人。

  陆飞不是亲近的自己人,现在也不能算是陌生人了,所以,只能是死人。

  莫可莱点点头,朝着陆飞这边走来,脚步不算快。

  兰斯则是又扫了陆飞一眼,随意的道:“惹到了奥利尔家族,死是你最好的下场,当然,每个人在死之前,都应该有了解到自己为何而死的权利,那么我简单的和你说一下,你到底惹到了谁?”

  说到这里,兰斯微微昂头,嘴角扯过一抹得意之色:“你惹到的是高卢国尊贵的奥利尔家族!顺便再和你说说即将送你去黄泉的人,也就是我们奥利尔家族的长老,他名莫可莱,乃是成名已久的先天中期强者。”

  说着说着,兰斯脸上的笑容就浓郁而又残忍起来。

  “伯爵大人,今日不宜见血。”沙发上,雷默忍不住对身旁的奥利尔伯爵,道。

  “哼,惹到了我们荣耀无比的奥利尔家族,死已经是便宜他了。”奥利尔伯爵冷声地笑了笑。

  “这,好吧”雷默叹了口气。

  “陆飞,你”站在陆飞身旁,妮可也有些紧张,毕竟,眼前这番场景,的确足够吓人。

  她之前一直以为今日上门的只有兰斯一人,陆飞应该能够对付,没想到,奥利尔家族的台柱莫可莱长老也跟着来了,陆飞能搞定吗?

  陆飞却没让妮可说完,就轻轻地摸了摸她的脑袋,给了一个放心的眼神。

  陆飞的动作,自然是落在了兰斯的眼睛里,一时间,兰斯的杀意几乎要实质化了!!!

  妮可是他的未婚妻啊!就这么与之一个俗气的小子这么亲密?他兰斯的脸往哪里放?

  不过,一想到接下来这小子要成为死人了,兰斯倒是平静了许多,他倒不至于和一个死人斗气。

  下一刻莫可莱已经走到了陆飞的身前。

  “一般,我杀人,会先给予对方选择的权利,你想要怎么死?是七窍流血而死?还是脖子断裂而死?再或者是四肢分离而死?记住,你有且拥有一次选择的机会!”莫可莱毫无感情的道。

  说话之间,无比清晰的感受到,一股极其血腥的味道从他的身上朝着四周荡漾着,那血腥味简直刺鼻的让人无法呼吸。

  至丽娜吓得直接屏住了呼吸,面无血色,妮可也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

  陆飞没有吭声。

  他在战斗之前,向来不喜欢废话。

  “不选择吗?那就割裂你的四肢吧!”很快,莫可莱终于有了情绪,脸上浮现出一抹令人恶寒的残忍之色。

  话音落,莫可莱长老猛地抬起右手。

  咻咻咻速度极快,宛若闪电一般,而且极其的迅猛,如同怒虎下山。

  劲风滚动,却见,一柄银白之色的匕首出现在莫可莱手里,带着恐怖的力量,攒动在空气之中,锁定陆飞的手臂,一刀而下。

  这一刀落下,能劈开厚厚的钢板,而这还只是他没有出全力的情况下,使出全力可以虐杀猛虎,更何况陆飞只是一个凡人而已,结果更是可想而知。

  这几年,死在他这匕首下的人,不下于百,这一招,他早已经练就的炉火纯青。

  不仅如此,他还花了大价钱,使用了世界上最顶尖的工艺,采用了最珍稀名贵的金属,打造出了手中的这柄匕首,这种金属不可思议的坚韧,是记忆金属,十分贴合莫可莱的胃口。

  这把匕首,在莫可莱长老的全力之下,足以洞穿三毫米厚的铁板,可想而知其锋利程度。

  “可怜的蝼蚁!”一边,兰斯冷笑的自言自语,他仿佛已经看见长老直接将陆飞分尸的一幕,他畅快的自言自语道,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愉悦的欢呼。

  奥利尔伯爵更是端起就酒杯,悠闲的喝了一口红酒,莫可莱长老的恐怖,他当然清楚,杀一个穷小子,和踩死一只蚂蚁没有任何区别。

  倒是雷默,却是脸色微微苍白,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

  虽然这里是他家,可此刻,他真的做不了主啊!他也不想看到女儿的朋友死在这里,可是他也不敢得罪奥利尔伯爵,似乎,真的只能接受陆飞死在大厅里,死在他们眼里的事实了。

  电光火石之间,那锋利无比的精钢打造的匕首,在莫可莱的驭使下,已经到了陆飞的身前,仿佛,鲜血攒动、陆飞倒地求饶的场景,就在下一秒。

  丽娜已经忍不住捂住了嘴,脸色越发的惨白。

  而奥利尔伯爵,则是笑的越发残忍,死死地盯着陆飞,满脸的嗜血味道。

  “......”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