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烈的罡风席卷整个擂台,所有人看着这道白光射向远处的天空,片刻后极远处的蓝色竟然变的一片漆黑,许久才恢复如常。

  “竟然是空间塌陷!”

  所有人全都惊出一声冷汗,这一箭若是落在他们身上,就算他们有一百条命都得玩儿完。

  整个擂台被箭矢带起的罡风撕成了两半漂浮在空中,而那名幻灵宗弟子早已烟消云散,再也没有任何踪迹可寻。

  裁判长老好不容易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目光复杂的看向聂明月,现在情况竟然变成这样,对方尸骨无存,而聂明月狠下杀手,就算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判定了。

  沐兰长情起身来到擂台,仙灵之气逸散而出,破损的擂台转眼恢复如初。

  “这一场,聂明月胜!”

  有人欢喜有人忧,陆飞现在乐得都快笑出花来了,聂明月雷霆一击太霸道了,给他和南剑阁可算长了脸,而且还夺下了逐日弓,这件仙器可是一件大杀器。

  反观幻灵宗,此时的脸色黑的十分吓人,幻灵宗宗主飞身上了擂台,怒视着聂明月道:“将逐日弓交出来!”

  “想要回逐日弓!”

  聂明月冷笑一声,现在的她已经化身成为冰仙子,手中的镇魂绫缠在腰间,逐日弓再次出现,直接丢了过去。

  幻灵宗宗主伸手去接,刚触碰到逐日弓的弓骨,一阵凌厉的气息瞬间冒出,直接穿透了他的手掌心。

  他急忙收回手,怒视着聂明月道:“你是搞的鬼!”

  聂明月嗤笑一声,她并没有控制逐日弓,它便自主飞回到她的手中,身上的气息也逐渐隐退。

  “难道你不知道仙器有灵么!”

  就在她的声音中,逐日弓散发出一阵柔和的光亮,一道虚影出现在她面前,这道虚影一声金甲,连容貌都看不清楚,不过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却极为强横,与逐日弓上的气息一模一样。

  仙灵出现,浓郁的仙灵之气笼罩在聂明月的身上,就在众人的注视中,仙灵竟然主动和聂明月签订了契约。

  看着这道华光,幻灵宗宗主的脸色彻底变黑了,如此一来,他的这件仙器可就真的没了。

  “妖女,肯定是你使用了妖法,快讲逐日弓还来!”

  说着,他突然冲了出去,朝着聂明月的咽喉抓去。

  聂明月纹丝未动,看向他的眼神之中满是戏谑之色,幻灵宗刚有所动作,一直站在她身边的仙灵直接抓住了逐日弓,拉弓引弦,一根箭矢激射而出。

  幻灵宗宗主脸色大变,急忙远遁而去,这道箭矢落到了空处,将远处的虚空炸出了一条裂缝。

  “仙灵并没有锁定你,否则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是死路一条!”

  听着聂明月的额声音,幻灵宗宗主停了下来,转头怒视着她,喝道:“抢我宗门仙器逐日弓,今天我幻灵宗与你南剑阁不死不休,等着吧,我要让你们南剑阁浮出惨痛的代价!”

  陆飞冷哼一声,飞身来到擂台上,直视着对方,喝道:“好一个幻灵宗,今天你既然与我南剑阁不死不休,那我作为副阁主在这里接下了,我们南剑阁等着你们!”

  沐兰长情站在两人中间,直到最后两大宗门彻底翻脸,她也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冷冷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直到最后,双方离开擂台,她的目光朝着在场说有宗门扫视一圈,沉声道:“我再重复一次,此次比武重在切磋,而不是杀人害命,你们之中的某些人若是还不收手,那我沐兰长情也就不客气了,如今墟界岌岌可危,黑暗一族虎视眈眈,与其让你们在这里搅局,倒不如直接抹杀来的干净利索。”

  “这是最后一次,再有下次,杀无赦!”

  在沐兰长情的盛怒之下,所有人全都变得提醒吊胆起来,尤其是一些心存不轨的更是夹紧了尾巴,生怕一不小心露出来惹上杀生之祸。

  沐兰长情离去,比试继续开始,不过接下来的比试的情况就好太多了,双方虽然都使尽全力,但最后决定胜负的那一刻及时收手,胜负立判的同时也没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凌飞还处于昏迷之中,不过在升仙丹的强大药力下,他体内的伤势在快速好转,这次墟界大会肯定是不能参加了,但他得到的远超过这次大会的奖励。

  陆飞和聂明月坐在看台上,聂明月身上的气息逐渐变换,谪仙的影子消失无踪。

  “明月,拥有两件仙器的感觉如何?”

  听着陆飞的调侃,聂明月摇了摇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与我心身相融的只有镇魂绫一件仙器而已。”

  陆飞听得有些愣怔,问道:“那逐日弓么,它不是也和你融为一体了么?”

  聂明月苦涩的笑了笑,道:“逐日弓比镇魂绫还要强大,在仙界中也是不可多得的仙器,而且听冰仙子说它曾是仙界战神逐日上仙的专用仙器,后来不知为何流落到了墟界中,这件仙器极为傲气,它认可的是冰仙子,并不是我!”

  陆飞傻眼了,怪异的眼神看着聂明月,几息后闷哼一声,坐在椅子上生起了闷气。

  原本以为逐日弓认可了聂明月,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仙器认可的竟然是她体内的谪仙冰仙子,也就是说聂明月体内虽然有两件仙器,但逐日弓大多时候不过是一个摆设而已,聂明月根本无法使用。

  “靠,租房子都得交房租,它倒好,把你当成免费的窝了,不行,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陆飞横眉倒竖,转头看向聂明月,道:“我知道你听得到,告诉你,因为你,我们现在和幻灵宗都翻脸了,万妖谷和我们的关系很可能也会变成这样,你既然呆在明月的体内,就要有一个作为房客的觉悟,最起码定是交房租总没错吧,明月作为你的宿主,你怎么也得保证她的安全吧!”

  聂明月木讷的看着他,心中虽然有些想笑,但更多的还是感动,因为逐日弓,幻灵宗肯定不会散罢甘休,这次墟界大会后,他们回南剑阁的路一定不会一帆风顺,陆飞这么做,何不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