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块火雨玉佩是孟婆曾经给药师的定情信物,而火雨玉佩里面的那根长发就是孟婆的。

  两人相识相知,也算是恩爱了千年之久,不过药师却始终忘不了自己心中的愿景。

  他不过是想和陆飞一样,让人仙魔三界和平共处。

  因此在冥界得到了度厄珠之后,他不得不离开冥界。

  两人约定,在药师事成之后必定会回来寻找孟婆。

  可谁曾想,药师的理想没有实现,最终落得个真身被毁,只留下一丝残魂。

  若是没有渡厄珠这件圣物,恐怕连这最后一丝残魂都没办法保住。

  当孟婆看到这件定情信物的时候,自然就相信了药师始终是爱着自己的。

  对药师的责备化成一阵暖流,紧紧的拥抱着他。

  “小孟,我真的没有骗你,我本想我的事情完成之后就来找你,可是……”

  孟婆却伸出双手捂住了药师的嘴巴,摇了摇头说道:“别说了!现在我都懂了!”

  现在的孟婆似乎比陆飞一开始看到的还要美上数倍不止。

  她是那么的美丽动人,含情脉脉,知情达理的样子更是让人爱慕不已。

  “好了,小子,看在老头子的面上,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一下我会带你进入到鬼城,不过这一路上不管你看到了什么,或听到了什么,都不许说话!”

  陆飞紧握着达摩禅杖的手心早已出了汗,在直到危机解除之后,压在心头的大石终于放下了,好似小鸡啄米一般连连点头。

  “对了!小孟,我怀疑个女孩子的身份极为不简单,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是和十殿阎罗有关!”药师的神色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若云。

  孟婆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丫头对我有血脉压制,而拥有血脉的鬼神也就只有十殿阎罗!”

  这太不可思议了,十殿阎罗的血脉竟然不在冥界,而在魔域内。

  这还不清楚若云究竟是十殿阎罗中哪一位的血脉,还有十殿阎罗的血脉,为何不在冥界之前,三人协定不要将此事泄露出去。

  万一这其中另有隐情,会给大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药师看陆飞还很不服气的样子,于是敲着他的脑袋,笑笑的说道:“你这小子,知道为什么你的阴煞之气会被压制吗?”

  陆飞不解的摇了摇头,看着孟婆。

  孟婆半掩红唇,咯咯直笑:“阴煞之气是从鬼魂的体内散发而出的,而我们阴官则是管制鬼魂的,那你说为什么阴煞之气会被我给压制了!”

  陆飞恍然明白,一拍大腿道:“我应该早就想到这一点的,早知道我就用达摩禅杖对付你了!”

  药师却抬手给了陆飞一个爆栗子:“什么?你想用我的达摩禅杖对付我的小孟?”

  陆飞连忙缩起了脖子,求饶道:“没,没,没!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顿时大家都被两人的打闹给逗笑了。

  不过,从这一点陆飞却知道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那就是在迫不得已要和这里的阴官交手的时候,千万不要想着使用体内的阴煞之气。

  达摩禅杖具有克制邪祟的妙用,恰好是克制地府阴官的神物。

  孟婆却突然开口道:“至于你这家伙!既然你需要帮药师完成遗志的话,那我还有不帮你的理由吗?”

  “你们都跟我来吧!记住我刚刚说的话,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能说话!”孟婆再三叮嘱道。

  好像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惊为天人的事情。

  药师则是再一次隐藏到了渡厄珠内。

  有了孟婆的带领,三人很快就通过了另外一道冥界之门。

  出现在眼前的又是一片云雾缭绕的山脉。

  山脉间不时传来刺耳且让人听起来悲痛欲绝的声音。

  这种声音回荡在山脉间,让陆飞和若云两人的情绪极度低迷,一种想要寻死的心理慢慢爬上心头。

  “过了这根铁索,前面就是孟婆桥了!”孟婆指了指前方,横亘在两座山峰间手腕般粗大的锁链。

  一根锁链连接着两座山峦,山峦间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悬崖。

  不时会有地府的阴官带着数十道魂魄从这铁索链上走过。

  有些阴官会忍不住停下来多看若云和陆飞几眼,他们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劲。

  “看什么看,这是冥王交代要的人!你们是不是很闲?”孟婆也怕这些阴官乱嚼舌根,出了乱子,于是厉声呵斥道。

  在意识到是冥王交代要的人之后,那些阴官连连致歉点头道:“是是是,小的们没有眼力见!”

  说完这些后,那些阴官又像个诗人一样,赶着数道魂魄,急急忙忙的度过了铁索桥。

  “好了,不要再看了,赶紧启程吧!要不了多久,鬼城的大门就要关了,到时候你们想进都进不了!”

  话不多说,孟婆直接走在了前面,步伐轻盈,好似一只蝴蝶飞过了铁索。

  陆飞和若云两人耷拉着脑袋缓步向前行走着。

  耳朵里时时刻刻都传染了悲痛欲绝的声音,让他们的情绪一直处于低谷之中。

  行走在铁索之上的,若云突然大叫了起来:“母亲!母亲你等等我!”

  若云在恍惚之间竟然看到了自己母亲的魂魄在呼唤自己。

  若云太过于思念自己的母亲了,一时将孟婆的交代抛之脑后。

  一声惨叫,陆云朝着万丈深渊摔落下去。

  她向着万丈悬崖伸出了他的右脚,准备追随母亲的脚步而去。

  当然陆飞也看到了自己的父亲的魂魄,他不停的向自己招手,不断的呼唤着自己的乳名。

  庆幸的是,陆飞有达摩禅杖护体,能够震慑邪祟之物,不让他们搅乱心性。

  “若云!醒醒!”陆飞立刻伸出了手中的达摩禅杖,而那根达摩禅杖在陆飞的意念控制之下,不断的伸长,就像一根藤蔓缠绕住了若云的身子。

  眼看若云还是极度低迷的样子,他将自己的力量注入到达摩禅杖之内。

  这一下子达摩禅杖发出了耀眼的佛光,佛光照亮了整个悬崖。

  之前那些听到的看到的邪祟之物就好像僵尸看到了光,吓得失魂落魄的逃走了。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