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如果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要知道这件事情的话,恐怕,无可避免地要通过一些手段跟来源了。

  所以,这个时候,华天也是能做断定,之前,他对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推断绝对是没错的。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虽然是一个顶尖的丹药师,而当然,同时,恐怕,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师父,也绝对是一个比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

  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更厉害的顶尖的丹药师了。

  只不过,这件事情,恐怕是华天想错了。

  而此时的这个时候,华天跟海老两个人,几乎是聚精会神的盯着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炼制丹药。

  当然,这个时候,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也是完全地没有让海老以及华天两个人失望!

  这个时候,只见云飞扬直接地将十份药材,同时地丢进了精神力药鼎之中,随后,双手,也是开始疯狂地结印了起来!

  而看到了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这个动作,立刻,海老的眼神,也登时就亮了起来。

  同时,这个时候,甚至,海老的语气之中,也微微地有几分地颤抖之意。

  “他……他这是要同时炼制十份丹药,这……这怎么可能!”

  听到了海老的话,华天也不由地愣住了。

  说实话,一般的丹药师,为了保险起见的话,恐怕,一般会只炼制一份丹药,甚至,光是炼制一份丹药的时候,都是有失败的可能性。

  而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竟然是要同时炼制十份丹药?

  这有点儿太过地不可思议了!

  说实话,如果是同时炼制十份丹药的话,恐怕,这对于他们来说,的的确确是有点儿匪夷所思了。

  这完全是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事情。

  而且,炼制十份地丹药,本身就是一件十份地耗费精神力的事情,这个时候,难道,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还能一边地保证数量,同时,还能一边地保证品质吗?

  说实话,不管是如何,这对于他们来说,的的确确是,有点儿不敢相信。

  因为,说实话,这几乎是他们从来都没有看见以及发现过的事情。

  这对于他们来说,的的确确是有点儿不可思议。

  当然,这个时候,华天是外行人,一直是在看热闹。

  不过,饶是在看热闹,华天此时的这个时候,眼神之中,也满是浓浓地震惊之色。说实话,就算是华天看不懂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操作,但是,华天能够知道,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在丹药术方面的造诣,的的确确是华天从来

  没有见到过 。

  毕竟之前的时候,华天也是见识过海老这种丹药术炼制丹药时候的样子,跟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相比,完全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速度,比海老相比,何止是快了一倍?

  甚至,说实话,十倍都不止!

  而当然,海老就是一个内行人了。

  此时,海老不得不服老了。

  说实话,这个时候,海老虽然是睁大了眼睛,想要随时随地地跟上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节奏,可是,说实话,这对于海老而言,简直是太不可能了。

  不得不说,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速度,简直是太快了。

  况且,这个时候,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还一下子在同时炼制十份丹药,速度,简直是让海老应接不暇了。当然了,虽然这个时候,海老有点儿跟不上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速度,可是,这个时候,海老也是能够从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手法之中,看

  出来一丝的东西。

  也算是稍稍地有点儿感悟。

  说实话,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炼制丹药的时候,所用的手法,几乎是海老从来从来没有见过的手法。

  但是,虽然并不是常规的手法,可是,作为一个内行人,海老一眼就看得出来,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手法,要比一些传统的手法,简单实用有效的很多。

  在加上,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速度,一下子炼制十份丹药,对于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来说,根本就不是一件特别地困难地事情。当然了,同时这个时候,海老也是能够断定,这些海老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使用出来的手法,并不是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从

  什么地方偷学过来的。

  如果海老没有猜错的话,恐怕,是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自己创造出来的。

  说实话,丹药术博大精深,除了丹方,药材的选材,用量,以及火候的大小,炼制的时间长度,当然,炼药的手法,也的的确确是一门很大的学问。

  如果在丹药术方面没有一点儿天赋的话,学起来,恐怕,的的确确是有点儿难度的!

  而且,说实话,就算是一般的丹药师,刚刚学习丹药术的时候,就是照本宣科而已。

  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学习的东西,到底是有什么样子的用处……

  于是,在一般地情况之下,对于他们来说,也根本不可能有什么自己创作改价的机会!

  当然,就算是海老这种天赋,当时刚刚地开始修炼丹药术的时候,也仅仅地是照着别人的东西来学习而已。

  一般地情况之下的话,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很好的办法。

  当时,让海老没有想到的是,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竟然是在这个年纪,主动地改进一些不好的炼制丹药的手法。

  这恐怕,只有那种妖孽一般地天赋,才会有这种实力了。

  所以,这个时候,海老的心里,是彻彻底底地服了。

  之前的时候,说实话,海老的心里,还是有点儿不愿意相信,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就是可以炼制出来极品的丹药的古武练气者,而现在,说实话,海老终于相信了。

  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丹药术的造诣,恐怕,根本就不可能是修炼的时间,能做弥补的事情。说实话,这个时候,海老心里也是极其地清楚,恐怕,就算是在给自己一千年的时间来修炼丹药术,恐怕,海老也不会达到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水平,说实话,也只能是越

  啦越远了!

  这就是天赋的可怕程度!

  当然,此时的这个时候,虽然海老知道,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所使用的手法,是前无古人的手法。

  也是学习的好机会。

  可是,当然,同时的这个时候,海老睁大了眼睛,想要尽可能地学习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炼制丹药的手法。

  可是,说实话,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速度,的的确确是太快了,就算是海老这种天赋跟眼力,也仅仅地学习到了,仅仅地一丝丝的皮毛而已。

  说实话,也根本就不可能学习到多少有用的东西。

  如果海老想要真的学习的话,恐怕,日后要亲自地向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来讨教学习了啊……

  可是,说实话,海老这个时候,莫不清楚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真正地脾气跟习性。

  说实话,现在海老还是微微地有点儿担心,一旦是这个时候,万一是自己不小心地惹到了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生气的话,对于海老来说,绝对不是一件什么好的事情。这个时候,海老也是收起来了想要偷师的想法,因为,这个时候,海老也是知道,就算是自己睁大了眼睛,恐怕,也是不可能从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这么高速的炼药手法之中

  偷偷地学习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就算是能够学到,也仅仅地是一点点的皮毛而已。

  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厉害的地方。

  所以,这个时候,海老干脆地放弃了。

  毕竟, 说实话,对于海老而言,这已经算是不错的事情了。反正,日后,对于海老而言,有的是时间跟机会,再跟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交流跟切磋。

  

章节目录

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茄子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茄子君并收藏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