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句话说,如果这个弟子,对于欧阳青没有一点儿好处的话,就算是这个弟子的天赋好到了天上去的话,恐怕,到时候,对于欧阳青来说,也不会有一丁点儿的兴趣。

  可是,这个弟子有点儿不解的事情是,既然这个时候,那个弟子,对于欧阳青没有一丁点的用处的话,为什么,现在的时候,欧阳青会来到这个地方,为那个弟子讨回公道。

  “兄弟,你说,这一次,欧阳青怎么会这么地兴师动众地来为自己的弟子讨个说法?”

  被问的那个弟子更是不由地翻了翻白眼,说道:“原因还不是很简单,当然是有利可图了。”

  听到了那个弟子的话,顿时,先前的那个弟子明白了!

  云飞扬先前的时候,可是从欧阳青的弟子之中,得到了一件对于古武练气者们来说,是神器的东西。

  而欧阳青,这个时候,完全地不可能任由这件神器,就这个样子地被别人给弄走了。

  而同时,欧阳青这一次出手,说实话,也算是师出有名了!

  反正,这个时候,打着替着自己的弟子报仇的名号,再好不过了。

  没错,这个欧阳青,就是先前,云飞扬在交易市场之中,干掉的那个弟子的师父。

  说实话,天底下,这种事情,也真的是太巧了。

  此时的这个时候,云飞扬的眼神之中,到一副镇定的样子。

  毕竟,云飞扬还不知道,先前自己三掌拍死的那个弟子跟欧阳青的关系。

  而同时,周围的围观的人,看到了这么大的阵势,原本,以为这个时候,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最起码的,会吓得半死。

  毕竟,这么大的一个场面,可不是随随便便地就能过去的!

  但是,说实话,这个时候,几乎是所有的人,都是发现,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眼神跟嘴角之上,满是淡定之色,似乎,根本就没有将欧阳青对面的这一圈人,放在眼里。这个时候,众人发现,忽然,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咧嘴笑了,淡淡地说道:“欧阳长老,这才分别了这么短的时间,我们又见面了!如果单纯地是见我的话,带这么多人来干嘛

  ?”

  看到了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这种嬉皮笑脸的样子,说实话,欧阳青的心里,气愤不已!

  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这个态度,分明就是没有将他这么一个长老导师,放在眼里!

  说实话,欧阳青的心里,还是对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有点儿不爽的!

  毕竟,说实话,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实力,根本就完全地不符合白莲宗的这里天才遍地都是的特征。

  在欧阳青看来,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就是一个混子,混进了白莲宗之中。

  但是,就是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这种混子,竟然看到了自己这个长老导师,一点儿都没有害怕的样子!

  而且,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说话的语气,也完全地,没有丝毫的尊敬之意!所以,这个时候,对于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欧阳青越看越不爽,冷冷地说到此:“小子,我为什么来见你,你心里没有一点儿数?我的爱徒,刚刚地死在了你的手里,你说我

  为什么来这个地方见你!”

  爱徒?

  此时的这个时候,听到了欧阳青的话的时候,云飞扬的眼神之中,微微地露出来了一丝地惊讶之意。

  难道……

  按照这个欧阳青的话,云飞扬之前在交易市场之中,杀死的那个年轻的弟子,竟然是欧阳青的徒弟?

  这……这也有点儿太巧了吧?

  这个时候,就算是云飞扬的心里,也微微地不禁被这个巧合的事情给惊讶到了。

  没想到的是,天地之下,还有这种巧合的事情。

  不过,震惊归震惊,这个时候,云飞扬也知道,以欧阳青的尿性,这么兴师动众,恐怕是为了云飞扬的茶壶而来的。

  毕竟,那个茶壶,对于所有的古武练气者来说,可不是一件普通的战器。

  而是一件神器!

  不管是为了什么,欧阳青也不会这么地轻易地算了。

  而且,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人,恐怕,这一次,事情可不会这么地轻易地算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云飞扬的头,不由地大了。

  说实话,如果是欧阳青的弟子,云飞扬还不是很怕。

  可是,欧阳青毕竟是白莲宗的长老导师,说他没有什么本事,那是不可能。

  而且,以云飞扬的实力,现在跟欧阳青这种级别的高手动手的话,那无疑是跟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这个时候,鬼墨在的话,就好办了。

  可是,这种危机的时刻,云飞扬也是没有任何的余力,去通知鬼墨了。

  想到这里,云飞扬的心里不由地有了一种浓浓地危机的感觉。

  这个时候,说实话,就算是云飞扬,也是不由地在想,到底是应该做什么事情,才能安全地度过这一次的危机。

  当然了,这个时候,云飞扬也是知道,这个时候,能拖一会,就拖一会。

  同时,云飞扬也知道,以欧阳青的尿性,恐怕,如果仅仅是服软求饶的话,欧阳青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所以,这个时候,云飞扬也是微微地耸了耸肩,说道:“原来刚刚的那个师兄,是欧阳长老的人,如果知道是欧阳长老的人的话,到时候,我绝对不会对那个师兄下那么重的手。但是,我也没想到,那个师

  兄,这么地不经打,我当时的时候,也没想杀了他,但是,没想到,仅仅是三掌,这个师兄就挂了。“

  当然,这句话,是云飞扬故意说的。

  当时的时候,云飞扬已经是对那个耍赖的弟子,动了杀心,所以,分明是云飞扬故意地三掌拍死了那个弟子。

  而此时,云飞扬的话,更是气的欧阳青浑身发抖!

  为什么这么说?云飞扬刚刚的话,岂不就是在说,欧阳青的弟子,是在是太弱了,正式因为他不经打,才死在了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手中,其实,先前的时候,是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

  ,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留了一手,并没有存心杀死他。

  那么,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是什么意思?

  这分明就是的故意地侮辱他欧阳青,没有把自己的弟子教好!

  “狗杂种,别以为你这么说就可以轻易地算了,我的师兄的命,可不会轻易地被你这种渣滓给夺走了!”

  这个时候,似乎是对云飞扬的怨恨再也忍不住了,立刻,方宁也是直接地跳了出来,指着云飞扬的鼻子,直接地大码说道!

  而云飞扬的眼神之中,满是浓浓地冷笑之意。

  而这个时候,方宁看到了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冷笑之意,心里更是恼怒不已了。

  说实话,方宁能够感受到,此时,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心里,其实是对自己蔑视不已的!

  此时的这个时候,方宁也是知道,在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心里,似乎,从来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过!之前的时候,方宁就是在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手中,备受侮辱,而正是因为如此,方宁才对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心里,心生恨意,这个时候

  ,方宁恨不得扒了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皮,抽了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筋骨。

  将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给挫骨扬灰了,让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生不如死,才能够满足他心头之中的恨意!

  说实话,加入到白莲宗的这段时间以来,方宁心里无时无刻地不想去找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报仇。

  只不过,之前的时候,一直都是没有这个机会。而现在,终于,跟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报仇的机会,也是来到了方宁的面前,而且,方宁看到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依旧是一副嚣张的样子,更是

  让方宁气愤不已,这个时候,他主动地站出来,想要找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晦气。

  当然,方宁也知道,这个时候,方宁根本就不是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对手。可是,就算方宁不是眼前的那个带着黑色面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人的对手,但是,方宁有这么多的师兄弟在这个地方,方宁的心里,根本就不害怕,甚至这个时候,方宁的心里,还有几分地得意!

  

章节目录

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茄子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茄子君并收藏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