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黄日天也没有办法。

  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虽然表面之上的身份,就是一个刚刚地加入到白莲宗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弟子。

  可是,黄日天也知道,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不能用普通人来衡量。

  如果,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就仅仅是一个普通人的话,恐怕,绝对不会让自己的父亲,这么地舔着脸地巴结他。

  在白莲宗之中,恐怕,就算是大部分的长老导师,也没有这么大的面子,更不用说一个小小的古武练气者弟子了。所以,现在看到了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的时候,黄日天的心里惶惶的,现在的这个时候,就算是黄日天看到了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

  ,心里都是有点儿虚虚的,生怕此时的这个时候,一旦是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找了自己的麻烦,自己就算是咬着牙,恐怕,到时候,也是只能是同意了。

  云飞扬此时的这个时候,也是看到了黄日天的眼神之中的紧张之色,说实话,看到了黄日天的这个样子的时候,云飞扬的心里,不禁地微微地想笑。

  有句话,就跟黄日天的这个样子,极其地相似,那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也就是说的黄日天的这个样子。

  其实,之前的时候,黄日天没少欺负其他的没有什么背景的古武练气者弟子。

  只不过,当时的时候,仰仗着黄敬的势力,在整个的外宗之中,除了一些实力比较强劲地纨绔之外,几乎是没有人,敢去这么地惹黄日天以及黄敬。

  所以,一般情况之下,被黄日天欺负的古武练气者,都是会选择直接地息事宁人。就像是现在见到了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的黄日天那样,不管是自己受到了任何,来自于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的任何的委屈,恐怕,

  对于黄日天来说,他的第一选择就是息事宁人。

  因为,黄日天知道,以自己的实力跟势力,完全地不是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的对手。

  如果不息事宁人的好,恐怕,吃亏的,到时候,还是黄日天自己。

  就算是自己的父亲,黄敬,见到了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的时候,也是一副点头哈腰的样子,更不用说是自己了。

  而此时的这个时候,还是云飞扬率先地打开了沉默,直接地对黄日天故意地说道:“怎么了?你怕我?”

  怕?

  当然了!

  黄日天的心里绝对不会否认这个想法。

  他现在对于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简直就是怕的要死。

  现在,黄日天见到了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就仿佛是耗子见到了猫一样,心里就完全地没有底气。所以,此时的这个时候,当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问出来了那个问题的时候,黄日天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回答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才好

  。

  回答说害怕?

  这恐怕有点儿不是很好。

  回答说不害怕?

  如果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知道自己并不怕他的华,会不会生气?

  反正,对于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来说,黄日天的心里,本身地就有一种天然之上的劣势。

  见到了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的时候,黄日天就觉得自己的心里,似乎是天然地挨了一头。

  看到了黄日天一副不敢说话的样子,云飞扬也没空跟黄日天去瞎闹什么。此时的这个时候,云飞扬直接地耸了耸肩,直接地对黄日天说道:“你放心,我找你过来,并不是为了为难你。你现在,给我准备一间比较好的修炼室,到时候,我要在那个修炼室之中,待上几天。你能办

  到吗?”

  听到了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的话,黄日天先是一怔,随后,也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原来,就是要修炼室这种简单的事情?

  想了想,黄日天也是明白了。

  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毕竟是鬼墨的弟子,所以,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本身是没有分配到任何的修炼室的。

  而让黄日天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时候,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竟然没有主动地去抢别人的修炼室。

  毕竟,在黄日天看来,以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的性子,要抢任何的一个人的修炼室,只要不是那几个不好惹的主的,都几乎是可以的。

  不过,既然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将这个事情,交给了他,那么,黄日天的心里,就放心了很多了。

  只要不是什么让黄日天为难的事情,就可以了。

  黄敬这个时候,听到了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的要求,眼神之中,不禁地也是有了几分地疑惑之色。

  让黄敬没有想到的是,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麻烦黄日天的事情,竟然就是这么一件小事而已。

  说实话,这件小事,在黄敬看来,黄日天几乎闭着眼睛,都是能够完成的。

  平日的时候,黄日天打着黄敬的名号,在白莲宗的外宗之中,也算是有一定的势力的。说实话,黄日天的手里,还是握着不少的修炼室的使用资格的。此时的这个时候,只要是黄日天愿意的话,想要给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找一个人好的修炼室用来修炼的

  话,几乎,对于黄日天来说,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想到这里的时候,黄日天的眼神之中,满是浓浓地欣喜之色。

  随后,直接地冲着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这种地点头哈腰,说道:“您放心,修炼室的事情,包在我的身上,我会把我手中最好的修炼室,贡献出来。”

  云飞扬耸了耸肩,说道:“你不用准备,带着我去看看就行,我自己挑一个。”

  说实话,云飞扬这一次修炼,不是单纯地为了吸收天地灵气而已,而是为了修炼萧苍龙给云飞扬留下来了锻体之术,让自己的肉体,能够达到硬抗炼器之术,所带来的副作用的损伤。

  所以,光光是灵气充足,其实,对于云飞扬来说,已经是完全地不够用了。

  云飞扬还有其他的选择。

  这个时候,黄日天听到了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的话,也是连连地点头,说道:“没有问题,您放心,我到时候,一定会满足您的任何的要求!”

  说完,黄日天就开始着手,带着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前去修炼室了。

  白莲宗之中的修炼室,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古武练气者的修炼资源。

  一般情况之下,没有什么背景的古武练气者,是完全地没有任何的资格,免费地进入到白莲宗的修炼室之中的。

  而且,说实话,修炼室,对于古武练气者来说,其实,算是更为高级的修炼资源了!

  一般情况之下,普通的古武练气者,仅仅地会在一些比较大的聚灵广场之上修炼而已。

  说白了,就是一些露天的广场而已,一般情况之下,根本就没有这种单独地修炼室。

  而像是这种单独的修炼室,当然了,几乎是会被黄日天这种纨绔,完全地单独地占有。

  而他们占有这种修炼室,目的也是很简单,为了租用。

  他们做的,也就是二房东的事情,平时,将这种修炼室,高价地租给一些需要这种安静地修炼室的普通的古武练气者,从中,再额外地收取一部分地灵币,用于他们平日的修炼之中。

  不得不说,像是黄日天这种纨绔,想要赚钱的话,的的确确地,是比普通的古武练气者,要稍微地简单一点儿。

  毕竟,像是黄日天这种有背景的纨绔,最起码的,能够获得一些其他的古武练气者,完全地没法获得的资源!很快,黄日天也是带着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来到了自己管理的一片的片区。

  

章节目录

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茄子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茄子君并收藏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