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的时候,黄敬之所以维护,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原因也只是,只有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能够解开黄敬身上的华实木的毒性。

  而现在,黄敬的想法,就已经是发生了变化了。

  这个时候,黄敬知道,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一个绝顶的天才。

  日后,恐怕,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的成就,远远地不止在白莲宗之中。

  只要是抱紧了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的大腿,日后,就算是黄敬这个没有什么天赋的丹药师,恐怕,也能够飞黄腾达了。

  云飞扬此时的这个时候,当然是不知道黄敬以及黄日天父子心中的小算盘,这个时候,云飞扬想到事情,就是能够快点地休息,离开这个地方。

  毕竟,云飞扬的锻体进程,仅仅是刚刚地开始,云飞扬要抓紧地养好精神,进行下一轮的锻体。

  此时的这个时候,云飞扬也不想跟这个野兽废话什么,毕竟,这个野兽,对于云飞扬来说,仅仅地就是一个过客而已。

  所以,云飞扬连招呼也没有打,直接地往回走去。

  而此时,那个野兽看到云飞扬离开了这个地方,微微地一犹豫,也是身体地微微地一闪,就直接地跟了上去。

  而其他的人,也想要跟上去,看一看,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毕竟,说实话,之前的时候,在整个的白莲宗的外宗之中,他们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一个人。

  而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人一样,的的确确地令他们微微地有几分地震惊。

  而这个时候,那个野兽猛然地回头,眼神凶狠地直接地将那些也想要前来看看,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的古武练气者给吓退了。说实话,那个野兽也知道像是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这种人的口味,对于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这种人而言,是绝对地不想暴露在这么

  多人的眼皮底下面的。

  所以,此时的这个时候,众人看到了那个野兽的眼神,也是吓得一个哆嗦,连忙地退了回来,不敢跟上了。

  而看到了这个结果,那个野兽,也是极其地满意,身体也是一共闪身,直接地就跟上了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云飞扬原本因为身后根本就不会有人跟着过来,可是,此时的这个时候,云飞扬忽然地发现,自己的身后,那个野兽,竟然是远远地跟着,而那个野兽,似乎心里也不知道,自己跟着,会不会引起自己的

  不适,所以,也不敢上来打招呼。这个时候,云飞扬也是没好气地叹了一口气,停下来脚步,而那个野兽,看到了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竟然是主动地停下了脚步,还以为自己惹到了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

  ,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生气,便也停下了脚步,眼神之中,微微地有几分地尴尬。

  云飞扬转过头,对那个野兽说道:“我说,你还跟着我干嘛?”

  那个野兽犹豫了一下,随后说道:“你的运气跟修炼方式很特别,我想学!”

  虽然那个野兽憋了很久,不过,那个野兽,还是将自己的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说实话,之前的时候,那个野兽觉得自己败在了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的手里,最大的原因,并不是自己不够强,而是对方本身的气力,跟自己相比,就占了一定的优势

  。

  毕竟,说实话,不管是如何,能够将气旋真气,跟锻体的气力,结合在一起,这对于他们这种锻体修炼者而言,绝对是一大突破。

  而如果他不把这个修炼方法学会的,他的心里也是知道,恐怕,自己就算是修炼一辈子,也赶不上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的脚步。

  “你想学?”

  云飞扬反问说道。

  “嗯!请你教我!”

  此时的这个时候,那个野兽的眼神之中,满是浓浓地坚定之意,似乎,对于他来说,是非要学了这个修炼的法门不可。

  听到了这个野兽的话,云飞扬陷入了沉吟。

  说实话,虽然萧苍龙的锻体的功法,有点儿特别,但是,说实话,也不是那种绝密的法门,教给这个野兽,也未尝不可。

  只不过,这个时候,云飞扬的心里,所想的是,如果他现在将这个锻体的法门,教给这个野兽的话,对于他自己来说,有什么好处。

  思来想去,云飞扬也想不出来一点儿道理跟头绪,所以,这个时候,云飞扬直接地对那个野兽说道:“喂,你要是真的想学,明天早晨,你来鬼墨老师的地方,我在那个地方等你!”

  鬼墨老师?

  听到了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的话,那个野兽的眼神之中,微微地有了几分地疑惑地神色。

  说实话一般的古武练气者,还真的不愿意去那个地方,他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去那个地方干什么。

  不过,既然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肯将修炼的法门教给他,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相当的不错了。

  “好,明天我一定到!”

  那个野兽也是连连地点头,随后说道:“对了,我叫严田野,你以后可以叫我田野!”

  云飞扬略微地点头,并没有说出自己的姓名,随后,就转身地离开了。

  毕竟,说实话,云飞扬现在的身体,极其地疲惫。

  之前地过载修炼,同时,加上了刚刚跟严天野的一拳对决。

  对于云飞扬的身体的耗费,几乎是已经达到了一个极其地边缘的状态了。

  这个时候,对于云飞扬来说,他最想的事情,就是利用一枚疗伤的丹药,好好地回复一下他的精神,同时,也让自己,美美地,睡上一觉。

  所以,这个时候,云飞扬也完全地没有跟严天野废话什么,直接地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而这个时候,严天野,望着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渐渐地远去的身影,眼神之中,也微微地有几分地好奇之色。

  说实话,对于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就算是严天野,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来自于什么地方。

  仿佛,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就像是忽然地跳出来一样,这么一个高手,之前的时候,不应该默默无闻才是。

  不过,只要是高手,对于严田野来说,他才不会管到底是什么人!

  ……

  这个时候,云飞扬拖着极其地疲惫的身体,回到了住处,而这个时候,鬼墨正在院子之中静坐,远远地就感受到了云飞扬的气息。

  当云飞扬走进的时候,鬼墨睁开了眼睛,当看到了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异样的样子的时候,鬼墨的眉头,猛然地挑了起来。

  “你是跟谁打架了?搞成这样?”

  鬼墨皱着眉头,不由地问道。虽然,鬼墨的心里,略微地有点儿担心,可是,鬼墨并不害怕,因为,鬼墨看得出来,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虽然一副疲惫的样子,但是,却无内伤,那么,这个时候,

  说明,眼前的这个眼神阴鸷,身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年轻人根本就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云飞扬微微地将自己已经是被血迹烘干的外套脱了下来,直接地扔进了自己的空间戒指,摆摆手,疲惫地说道:“没事,小事一桩,遇到了一个愣头青而已。”

  “没事就好!还有,别在外面惹事,最好是别给我惹麻烦,我可不想给你擦屁股!”

  虽然鬼墨嘴上这么地说,一副刀子嘴的样子,可是,云飞扬知道,鬼墨这个人就是这样,云飞扬也没有必要,跟鬼墨一般见识。

  云飞扬只能是没好气地摇了摇头,随后,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而看到了云飞扬进入房间的身影,鬼墨也是不由地摇了摇头,眼神之中,也有了几分地讶异之意。

  虽然,刚刚鬼墨看得出来,这个徒弟的气息之中,满是浓浓地疲惫之意。

  可是,同时,鬼墨也是能够看得出来,这个徒弟,似乎已经是发生了一丝地改变。

  有种愈发地神秘地感觉。

  而这个时候,鬼墨想要利用自己的精神力,探测一下,自己的这个徒弟在自己的房间之中,到底干了什么的时候,直接地被一道结界,两个地挡了回来。

  而且,鬼墨知道,自己的精神力的修为,与云飞扬相比,也大致地一致。

  这个时候,想要强行地破开自己的徒弟的这一道防御,恐怕,一定会惊动了房间里面的云飞扬。

  所以,鬼墨干脆放弃了这个想法。

  说实话,不知道为什么,鬼墨觉得,自己的这个徒弟,总是个自己一个十分地神秘地感觉!

  仿佛,一切的事情,在自己的这个徒弟面前,都不能用常理来判断一样。

  不管是如何,这个徒弟,跟别人,完全地不一样,让自己完全地捉摸不透了。

  ……

  这个时候,云飞扬在自己的房间之中,将自己全部的行头,全部地脱了下来。

  此时的这个时候,云飞扬的衣衫之上,全都是已经被血迹给染成了红色。

  因为血迹的时间太长了,有些血迹,早就已经是干了,血迹斑斑地样子,的的确确地是有一点儿地让人侧目。

  云飞扬反手,直接地将这么多的衣衫,直接地受到了自己的空间戒指之中。

  随后,云飞扬走进了浴室之中。

  不得不说,古柳以及古杨兄妹两个人,对云飞扬这个小师弟,还算是不错的。

  就算是闭关之前,也是已经将云飞扬的一切,收拾地井井有条的时候,在进行闭关。

  而此时,在云飞扬的浴室之中,已经早就打满了水,看样子,也不用云飞扬去准备了。

  冷水浇过头顶的感觉,让云飞扬先前有些疲惫的身体,微微地冷静了下来。

  而同时,云飞扬的眼睛,也微微地眯了起来。

  虽然,云飞扬现在的实力,跟自己刚刚地进入到白莲宗的时候,的确是强了几分,可是,云飞扬知道,自己的实力,还远远地不够。

  最起码的,距离云飞扬救出苏凉,还远远地不够。

  甚至,就算是连迈出第一步,也根本不算。

  因为,此时的这个时候,云飞扬发现,自己甚至连苏凉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更不用谈去救出苏凉来了。

  微微地轻扶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血迹,云飞扬手一翻,直接地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之中,取出来了一枚疗伤所有的丹药,送入了自己的口中。

  丹药入体即化,随后,药力也是顺着云飞扬的经脉,向着四周,缓缓地移动而去。

  给云飞扬一种,极其地舒服地感觉。

  甚至,说实话,此时的这个时候,云飞扬感觉,自己之前疲惫的身体,已经是开始慢慢地回复体力了。

  这一枚丹药,是云飞扬用须弥山之中的药材炼制而成的。

  这一枚丹药的疗伤回复的效果,几乎是普通药材炼制出来的丹药的回复效果的一百倍!

  将自己身上的血迹清洗干净之后,云飞扬换了一个行头。

  虽然也是黑色,但是,整体的风格,却是跟之前,微微地有几分地不同。之前显得冷峻,而现在的黑色,是那种低调黑,放在人群之中,完全地找不出来的那种!

  

章节目录

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茄子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茄子君并收藏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