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眼前的这个带着黑色面具,一身黑袍的冷峻年轻人,是其中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

  云岚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这个带着黑色面具,一身黑袍的冷峻年轻人会这么地傻地为了自己,竟然是这么地拼命?

  到底为什么,眼前的这个带着黑色面具,一身黑袍的冷峻年轻人会如此拼命地对自己?

  此时的这个时候,对于眼前的这个带着黑色面具,一身黑袍的冷峻年轻人,云岚的心中,只有那种说不尽地感激!

  当然了,不光是对眼前的这个带着黑色面具,一身黑袍的冷峻年轻人有种感激之意,甚至此时的这个时候,对于眼前的这个带着黑色面具,一身黑袍的冷峻年轻人,云岚还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说实话,这个时候,对于眼前的这个带着黑色面具,一身黑袍的冷峻年轻人,云岚就一个想法。

  既然眼前的这个带着黑色面具,一身黑袍的冷峻年轻人能够这么地不要命地守护自己,那么,云岚也有能力,有义务,不要命地守护眼前的这个带着黑色面具,一身黑袍的冷峻年轻人!

  此时的这个时候,听到了云岚的话,云飞扬也是知道,恐怕此时的这个时候,他是不用死了。

  而且,听云岚的话之中,中气十足,已经是完全地没有了之前因为受伤而遗留下来的那种略显地虚弱的感觉了。

  当然了,此时的这个时候,云飞扬知道,自己终于不用死了。

  而且,云飞扬也看得出来,虽然,对付眼前的这个锦衣玉袍的人,云岚似乎是有点儿麻烦,可是,同时,云飞扬也是知道,恐怕,这个锦衣玉袍的人的实力,跟云岚相比的话,还是有一部分地差距。

  而看到了云岚,站在了自己的面前的时候,那个锦衣玉袍的人的神色也是微微地一变。

  先前的那种冷峻的神色,也是第一次地露出了浓浓地笑意,咧开嘴,笑得很开心。

  “我亲爱的姐姐,终于见到你了。”

  姐姐?

  听到了那个锦衣玉袍的人的话,云飞扬的眼神猛然地一缩……

  看来,云飞扬之前的猜测,真的是一点儿问题也没有,说实话,眼前的这个锦衣玉袍的人,的的确确是云岚搬过来的救兵。

  只不过,让云飞扬有点儿奇怪的是,为什么,眼前的这个锦衣玉袍的人,明明是云岚的弟弟,却要对自己动手?

  难道,这个人看不出来,一直都是云飞扬在守护这云岚吗?

  这个时候,云飞扬看得出来,听到这个锦衣玉袍的人叫自己姐姐,云岚的眼神之中,完全地没有任何的喜悦的神色,反倒是一副浓浓地冷意。

  “你不用跟我套近乎,在我的字典之中,你只是父亲大人的庶出的底下子嗣而已,没有资格叫我姐姐!”

  “你!”

  这个时候,云飞扬能够明显地感受的到,听到了云岚的话的时候,那个锦衣玉袍的年轻人的眼神猛然地一缩,同时周身的气势,也是立刻地冷了下来。

  似乎,刚刚云岚的话,让这个锦衣玉袍的年轻人,极其地生气。

  可是,很快,也就是一瞬间地功夫,这个锦衣玉袍的年轻人,就把自己的凌厉的气势,直接地收敛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浓浓地和善地气息。

  这个时候,见到了云岚,就仿佛是见到了自己的至亲之人一样。

  但是,这个时候,就算是云飞扬也是能够看得出来,那个锦衣玉袍的年轻人在极力地隐藏着自己的怒气。

  仿佛此时的这个时候,那个锦衣玉袍的年轻人,就像是一个变脸人一样。

  脸部的肌肉,因为装得十分地痛苦,都几乎是在不停地颤抖。

  而说实话,也正是因为这个样子,此时的这个时候,那个锦衣玉袍的年轻人的面目表情,才会显得极其地僵硬。

  就算是云飞扬也是看得出来,这个锦衣玉袍的年轻人,对于云岚的感情,绝对是装得。

  可是,这个时候,这个锦衣玉袍的年轻人,似乎是忌惮着云岚的身份,才不敢有任何的发作。

  “姐姐,你这么说的话,也太伤我这个弟弟的心了!”这个时候,那个锦衣玉袍的年轻人,依旧是一副假笑的样子,不不过,这个时候,云飞扬依旧是能够看得出来,那个锦衣玉袍的年轻人的脸部的肌肉,依旧是在抽搐着,看得出来,那个锦衣玉袍的年轻人

  似乎是在极力地压制着自己的怒气。可是,同时,云飞扬也是能够看得出来,云岚不管是在地位还是在实力方面,都要比那个锦衣玉袍的年轻人强悍几分,所以,在云岚的面前,那个锦衣玉袍的年轻人还是不敢有丝毫地造次,只能是极其地

  尴尬地笑着,用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之处。

  云岚听到了那个锦衣玉袍的年轻人的话之后,脸上以及嘴角之上的冷笑之意,更是浓郁了几分了,就算是说话的语气之中,也丝毫地没有给那个锦衣玉袍的年轻人留任何的面子。“你不用说这种假惺惺的话,你这种假惺惺地话,恐怕,也只能是骗得了父亲大人,骗不了我。你在我的地盘,对我的人动手,而且还是差点儿下的死手,这就是你来见我这个你名义上的姐姐的态度?而且

  ,你一个低等的庶出的子嗣,竟然敢动我宗家子弟的人,这点儿尊卑的觉悟,你都没有了吗!”

  云岚此时的语气之中的冷意,十分地浓郁,这一下,那个锦衣玉袍的年轻人彻底是笑不出来了。

  “姐姐误会了我的意思了,我看这个小子在姐姐的帐篷之前鬼鬼祟祟的,没安好心,我才让我的人对这个小子动手,原来这个小子是姐姐的人,是我疏忽了。”那个锦衣玉袍的年轻人虽然是生气,可是同时这个时候,对于云岚,那个锦衣玉袍的年轻人却丝毫地没有任何地敢对云岚发火的底气,只能是突兀地解释说道,眼神之中的也满是浓浓地尴尬之意。

  

章节目录

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茄子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茄子君并收藏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