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句话说,如果华文不是华思明的嫡子的话,以华文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有现在的地位。

  所以,此时的这个时候,华文是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是按照华思明的意思来做了。

  不然地话,恐怕现在华思明,绝对会为了华天,将华文直接地干掉。

  说实话,华文曾经听说过忤逆华思明的下场。

  说实话,像是华思明这种人,妻女成群,自然,嫡子也是不少。

  之前的时候,有一个华思明的嫡子,也是因为忤逆了华思明,直接地被华思明硬生生地逼死。

  说实话,华文有自知之明,他可不想步那个人的后尘。

  所以,这个时候,华文没有办法,只能是乖乖地将自己手中的三纹烈焰丹供奉了上去。

  就算是此时的这个时候,华文的心里,再不爽,这个时候,他也不敢说什么。

  他也只能像是现在这个样子,脸上也不敢有任何的忤逆的样子。

  华天自然不会跟华文跟华思明客气。

  当然,华天也见识过华思明的薄情寡义。说实话,华天知道,华思明现在之所以对自己这么地友善,并不是因为看中了华思明的能力,仅仅是因为,华思明背后的先前的这个时候一身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

  神秘年轻人。

  说实话,先前的这个时候一身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才是真正地让华思明看中的人。

  当然,华天也明白这一点。

  可是,先前的这个时候一身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之前的时候,也是交代过华天,一定不会让华天说出他的真实的身份。

  当然,华天也没有打算告诉华思明先前的这个时候一身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真实的身份。

  毕竟,华思明的薄情寡义,华天先前的时候,已经是见识过了,对于这种商人,华天自然对这个父亲,并没有什么好感。

  而此时的这个时候,华思明似乎很满意华文的行为,随后笑着对华天说道:“你对这个结果,还满意吧?”

  华天点点头说道:“当然,这毕竟是约定,就算是父亲不做,我也会主动要的。”

  华天的这句话,其实就是变相地淡化了华思明的作用。

  自然,像是华思明的这种人精,一下子也听出来了华天的。

  不过,华思明并没有生气,仅仅是淡淡地一笑。

  像是华思明这种老练的人,在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的时候,当然,华思明是绝对不会表露出来自己的真实的情绪。

  “天儿,父亲有件事情,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华思明这个时候,开始微微地露出来了自己的狐狸尾巴了。

  “父亲请讲。”

  虽然华天已经是看出来了华思明真实的目的,可是同时,华天也是装作了一副不知情的样子,微微地一笑。

  “你认识炼制那一枚拍卖的丹药跟战器的大师?”

  华思明问道。

  华天点点头,也是没有否认。

  因为,华天如果这个时候,说不认识,那是典型地在骗人而且,对于华思明这种人渣,说实话,华思明也是完全地没有任何的欺骗的必要。“那好办了,你能不能做一个引荐人,帮父亲跟这位大师引荐一下?当然,这件事情,父亲也不会让你白做,如果你能够成功地引荐我跟那位大师认识的话,白莲宗内宗的

  交易市场,我会把其中的一部分的生意,交给你来打理,如何?”

  什么!

  听到了华思明的这句话,立刻,华文的眼神之中,满是浓浓地不爽地神色。

  把内宗交易市场一部分的生意交给华天来打理?

  这无非地就是透漏了一个信号,那就是华天已经是正式地进入了华家的核心的权力层。

  如果是这样地话,恐怕,这会对华文这种嫡子的地位,又是威胁了一番。

  说实话,别的不说,光是之前的时候,华文在外宗交易市场之中的表现,就已经是足够让华文觉的自己的地位收到了极大的威胁了。

  此时的这个时候,如果华天继续地进入到华家的核心的权力层的话,那么,对于华文来说,会又是一大威胁。

  到时候,恐怕,如果华天再进一步的话,华文的地位就不保了。

  毕竟,在华家之中,那些所谓的供奉跟长老,只认钱,不认人。

  就算是华文是嫡子又能够如何?

  如果职位跟势力不如华天的话,依旧会被华天给比下去。

  这当然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所以,此时的这个时候,华文也是担心不已,生怕自己的地位,直接地被华天给取代了。

  但是,这毕竟是华思明的决定,就算是华文有一百个胆子,也丝毫地不敢忤逆华思明的意思。

  说实话,华思明的这个条件让华天心动了。

  毕竟,华思明这么努力的原因是什么?

  就是为了能够进入到华家的真正的核心的管理层。可是,如果这个时候,一旦是告诉了华思明,先前的这个时候一身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下落的话,那么,就代表着华思明违背了对先前的这个时候一

  身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承诺。

  思来想去,华天觉得,告诉华思明,绝对不是一个划算的买卖。

  虽然,短时间之内,华天或许能够获得一些利益,可是长时间来看的话,恐怕,对于华思明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划算的买卖。

  对于先前的这个时候一身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潜力,华天是有目共睹的。

  说实话,日后先前的这个时候一身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成就,绝对不仅仅是在白莲宗这个小地方。

  与其跟华思明搞好关系,华天觉得,还是依仗先前的这个时候一身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比较靠谱一点儿。

  甚至,这个时候,为了先前的这个时候一身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得罪华思明,也是未尝不可。

  华思明的薄情寡义,华天是领教过来,反观先前的这个时候一身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话,恐怕,就显得有情有义的多了。

  所以,此时的这个时候,如论如何,华天都是不会为了自己的一点儿蝇头小利,而出卖了先前的这个时候一身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

  想到这里,华天微微地一笑,随后对华思明说道:“父亲,对不起。哪位大师,之前的时候,曾经反复地交代过我,不能够把他的真实的身份,说出去……所以……”

  华天说的话,其实也是蛮有艺术。

  并不是我不想说,而是老子不能说。

  如果说了的话,恐怕,日后我华天有钱也赚不了了。

  “原来如此。果然,大师的脾气,都是如此。”

  听到了华天的话,华思明的心里,就算是有多么地不爽,当然,也是不敢在华天的面前,表现出来。

  毕竟,这对于华思明来说,的的确确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如果这个时候,华思明强行地逼迫华天将那个大师的身份说出来的话,恐怕,得罪的不光光是华天,还是华天的背后的那个大师。

  “所以,父亲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苦衷。不过,父亲有什么话的话,可以跟我说,我可以代为通川。”

  虽然,之前的时候,华天打了华思明一个嘴巴子,可是,华天又给华思明一个甜枣吃。

  也算是安抚一下,华思明不爽的心情。

  “真的?”

  华思明的眼神微微地一亮,神色也开始精彩了起来。

  说实话,虽然不能够直接地跟华天背后的那个大师来劫持,可是就算是通过华天来接触,也是未尝不可。

  毕竟,说实话,这对于华思明来说,也不算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这个时候,华天微微地一笑,说道:“当然,不过那位大师的脾气可能是不太好,如果事情有点儿太过地难办的话,父亲也不要怪罪于我。”

  听到了华天的这句话,华思明也是立刻地明白了这一次的华天刚刚的这句话的意思了。

  说实话,华天的话,虽然是说的很隐晦,可是华思明毕竟是老油条,还是一下子就明白了华天的意思。

  这是想要从华思明的手中,得到一些好处。

  毕竟,像是这种中介的活,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做出来的。

  所以,华天想要从华思明的手中,要点儿好处,也自然是情有可原的事情。华思明听懂了华天的话之后,也是微微地一笑,说道:“既然如此的话,天儿,如果你有空的话,可是来我们内宗看看,看上了哪个业务的话,跟父亲说,我可以考虑,将

  那个业务生意,交给你来打理。”

  华文听到了华思明的话,立刻,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眼神之中,也满是浓浓地会败之色。说实话,华思明的这句话,其实就是变相地将华天拉入了华家的真正的核心权力层了。

  

章节目录

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茄子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茄子君并收藏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