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这个时候,云飞扬听到了血灵的话的时候,竟然是被撩得心里痒痒的。

  有句话说得好,光棍三年半,母猪赛貂蝉。

  这句话,一点儿错也没有。

  云飞扬并不是一个登徒浪子,当然,云飞扬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虽然,修炼这种事情,伴随着,也是修心。

  可是,血灵刚刚的话之中,微微地带着一股娇嗔之意,撩得云飞扬的心里,痒痒的。

  如果不是云飞扬的心里,有一股自己的清明,压制着自己的冲动的话,如果换做了是旁人,现在恐怕早就已经是忍受不住了。

  不过,云飞扬想要冲动的想法,仅仅是一闪而过而已,并没有多做什么。

  毕竟,此时的这个时候,云飞扬还是知道,像是血灵这种女人,云飞扬还是不要招惹。

  毕竟,血灵可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随随便便地就可以搞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如果不是血灵认定的人,恐怕,血灵才不会搭理。

  就算是云飞扬现在有点儿忍不住,也用不着去招惹血灵。

  云飞扬大不了可以去招惹其他的女人。

  而且,之前的时候,在赌坊之中,云飞扬也算是露出了自己的一些小东西,这个时候,只要是云飞扬愿意的话,恐怕,有大把那种女人,愿意扑在云飞扬的身上。

  所以,云飞扬这个时候,微微地定了定自己的心神,也是收起来了自己之前的时候,那种调侃的眼神,随后淡淡地说道:“不好意思,我是在开玩笑,让血灵见笑了。”此时的这个时候,当血灵看到了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表情之后,眼神跟神色,虽然没有什么变化,可是,血灵的心里,却是对先前那个黑衣

  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微微地有几分地惊讶之意。

  血灵不光对自己的古武练气的实力,有几分自信,同时,对于自己的容貌,也是有几分特有的自信。

  说实话,血灵的心里,还是极其地清楚的。

  刚刚自己娇嗔的样子,如果是对别人的话,恐怕,他们早就已经是忍受不住了。

  可是,偏偏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这个人,却是能够忍住?

  这不由地让血灵对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有几分地疑惑跟惊讶。

  看得出来,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能够有现在的成就,不光是实力很强,同时就算是心性跟定力,也自然是无可挑剔的。

  这个是毋庸置疑的事情。别的不说,光是看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竟然能够忍受得住刚刚自己娇嗔的样子,就可以看得出来,最起码的,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

  具的神秘年轻人定力足够。

  “你下一轮的对手是谁?”

  说实话,现在的气氛,微微地有点儿尴尬,所以,血灵也连忙地岔开了话题。

  云飞扬轻轻地一笑,也看得出了血灵是在故意岔开话题,随后说道:“庆幸不是你,是另外一个实力大约在八重脉轮境的古武练气者。”

  血灵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说实话,以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实力,恐怕,在三阶脉轮境的之中的人,如果没有什么底牌的话,绝对不是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

  具的神秘年轻人的对手。

  这绝对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虽然,血灵也能够看得出来,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实力,也没有超过脉轮境,似乎,还没有达到脉轮境巅峰的实力。

  可是,这个时候,血灵却是能够看得出来,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底牌很多。

  而且,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真气,有点儿跟他们不一样。

  在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之前使用的真气之中,血灵发现了一种极其地异样的力量。这种力量,似乎并不像是真正的气旋真气,在气旋真气之中,似乎还有其他的气力在中间,这微微地让血灵对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力量有几

  分地好奇。同时,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使用的那妖异的红色力量,其中似乎蕴含着一些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其他的力量,这是让血灵对先前那个黑衣黑袍

  ,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好奇的地方。

  只不过,血灵这个时候,并没有细问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

  说实话,血灵也知道,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跟自己并不是很熟,能够将一些真气的使用敲门教给她,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而且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气力,可是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秘密跟底牌。

  当然是不会轻易地将这种底牌跟实力,透漏给任何的一个人。

  就算是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最熟悉的人,恐怕也不知道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反倒底细,更不用说血灵了。不过,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毕竟是血魂族日后的族长,想来,血灵总有一天会知道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真实的底

  细。

  血灵也没有继续跟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待下去,仅仅是在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这里停留了片刻之后,就离开了。

  而见到血灵离开,云飞扬才长长地叹了一口,眼神之中,微微地有几分地无奈的神色。说实话,对于血灵,云飞扬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章节目录

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茄子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茄子君并收藏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