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此时的这个时候,如果血灵使用先前那个穿着黑衣黑裤,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教给她的技巧的话,会让血灵的实力,暂时下降一个档次。

  毕竟,先前那个穿着黑衣黑裤,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教给她的技巧,对于血灵来说,是一个完全地陌生的使用1气旋真气的方式。

  所以,这对于血灵来说,的的确确是有点儿让血灵为难。

  一方面,如果血灵想要将对先前那个穿着黑衣黑裤,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怨气,全部发泄出来的话,恐怕,就要用回自己的那些使用气旋真气的技巧。

  可是,这就意味着,血灵之前的时候,从先前那个穿着黑衣黑裤,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学习而来的那些技巧,几乎是白学了。

  所以,此时的这个时候,血灵的心中,满是浓浓地为难之意。

  这个时候,她在犹豫,到底是选择泄愤,还是选择利用先前那个穿着黑衣黑裤,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教给他的技巧,好好地跟眼前的这个难得的对手,磨炼一番。

  当然,此时的这个时候,云飞扬也是在盯着血灵。

  说实话,对于血灵心中的想法,云飞扬大致地能够理解一二。

  同时,对于血灵的选择,云飞扬虽然不确定,但是,最起码的有九成的把握。

  如果云飞扬所料不差的话,恐怕,血灵绝对会选择利用云飞扬之前教给她的技巧,跟她的对手对战。

  血灵的性子虽然清冷,但是,骨子之中,透漏着一股浓浓地倔强之意。

  如果是血灵认定的事情,恐怕,就算是八匹马也拉不回来。

  之前的时候,血灵跟云飞扬请教了真气的使用情况,当然,原因也是很简单,就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

  既然血灵已经是认定了提升实力的事情,那么,此时的这个时候,对于血灵来说,就绝对不会半途而废。

  当然,之前的时候,云飞扬也知道,自己惹到了血灵。

  血灵或许是想要将心中的怨气,发泄在自己的对手之上。

  同时,因为现在血灵的心里,怨恨云飞扬,更不了使用云飞扬教给她的那些技巧。

  可是,云飞扬也知道,这一切,都是云飞扬自己的猜测,毕竟,女人心,海底针,饶是如此,云飞扬对于自己的猜测,也有九成的把握。

  不过,这个时候,最为紧张的人,并不是云飞扬,也不是血灵,而是血灵的对手。

  这个时候,看到了血灵丝毫地没有任何的想要动手的意思,血灵的对手心里直突突。

  他宁愿血灵快点儿对自己动手,这样的话,他就不用这么地紧张了。

  可是,这个时候,血灵丝毫地没有任何的动手的意思。

  这对于血灵的对手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折磨。

  折磨得他,浑身直抽抽。

  心里也极其地害怕。

  此时的这个时候,血灵的对手的心里,有种感觉。

  自己就像是血灵的刀板之上的鱼肉,任由血灵宰割。

  可是,这个时候,血灵却举起了刀,迟迟的没有将刀落下。

  虽然,这对于血灵来说,并不是什么,可是,这对于血灵的对手来说,却是最大的折磨!

  良久,血灵似乎是已经做好了准备,眼神微微地沉了沉,对前方自己的对手说道:“来吧!”

  而听到了血灵的这句话,此时的这个时候,血灵的对手也终于如释重负,似乎是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结果,随后,身体一沉,向着血灵冲了过去。

  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几乎是必败无疑。

  可是此时的这个时候,血灵的对手发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的地方。

  之前的时候,血灵对付第一个对手的时候,眼神之中,满是浓浓地不屑一顾的神色,仿佛,当时那个络腮胡子,就根本不入血灵的法眼一样。

  而此时的这个时候,血灵的眼神之中,却满是浓浓地凝重之色。

  这股浓浓地凝重之色,看的血灵的对手,心中更是直突突的。

  按理说,血灵对付自己的话,根本就不需要露出来这种神情,到底是因为什么?

  难不成,血灵这个时候,有什么幺蛾子?

  想到这里,血灵的对手的心里,就满是浓浓地无奈之意。

  之前的时候,血灵随手,就一脚把那个络腮胡子给废了。

  而现在,一脸地凝重的样子,如果这个时候,正了八经地跟他打的话,恐怕,此时的这个时候,他根本就不是血灵的对手,岂不是到了血霉了?

  想到这里,他的眼神之中,满是浓浓地无奈之意,同时,心中更是万千头马奔腾而过。

  自己到底是造了什么孽!

  他本来就是一个赏金猎人而已,可是,此时的这个时候,遇到了血灵,就是一副要被血灵血虐的样子……

  与其过会儿的时候,被血灵一点点的折磨,这个时候,他宁愿血灵像是对付那个络腮胡子一样,一脚就把他给踹飞出去。

  最起码的,早死早超生!

  而这个时候,他看血灵的凝重的样子,是想要好好地跟他打一场……

  他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血灵好好地跟他打一场的话,恐怕,他根本就不是血灵的对手。

  不过,这个时候,他也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

  这个时候,对于他来说,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嗖!

  反正是早死早超生!

  所以,他绝对率先地动手了。

  当然,他也知道,对于血灵来说,他的行为,几乎跟作死没有任何的区别。

  可是,他错了,原本,他以为自己会像是之前的那个络腮胡子一样,被一脚踹出去,可是,血灵竟然是微微地沉了沉自己的身体,然后,躲开了他这一击。

  咦?

  这个时候,他的心里,微微地有点儿疑惑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在看台之上的云飞扬,眼神之中,也微微地有几分地惊讶之意。 说实话,刚刚血灵这一躲,看似是在腿部用力,其实,归根结底,是腰部用力。

  

章节目录

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茄子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茄子君并收藏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