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天已透亮,我不愿让人撞见容忌从我寝殿里走出,好说歹说,才将他哄至窗台,“乖,你先从这儿爬出去。”

  “和我在一起,见不得人?”容忌明显有些不高兴了,杵在窗前一动不动。

  “我这不是圣女嘛,时时有人盯着的,被撞见了怎么办?”

  “被撞见了,我娶你。”

  容忌说完,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兀自开了窗,翻身而上。

  我愣在原地,喜忧参半。他这傲娇的性子,肯说一句娶我着实不易。但上辈子,我亲手毁了我们的一切,毁了我们之间的所有可能,倘若他记起往事,还会是现在的态度吗?

  此刻,小卓已经转醒。我端着参汤前去看他,他倚靠在卧榻边,闷闷不乐。

  “要不要我喂你?”我坐在他身侧,他的样子还十分憔悴,眼下一片乌黑。

  小卓点了点头,银色的眸子水汽氤氲,“真舍不得姐姐。”

  “嗯?”我吹了吹热气腾腾的参汤,才往他嘴边送,轻笑道,“说什么傻话呢!姐姐再不离开你。”

  “当真?”小卓咬着勺子,眼里满是期待。

  “当真。”我重重地点点头,有这么一个乖巧懂事的弟弟,又有什么理由放手呢。

  小卓面露喜色,但随即又沉下了眼眸,“可姐姐总要嫁人的!昨日,仙界殿下对着我就是一阵训斥,他似乎不太喜欢我。”

  “他怎么训斥你的?”我忿忿难平,容忌居然凶他了!

  小卓小声嘀咕着,“我若说了,姐姐可不能生气。”

  “好。”

  “我伤得并没那么重,姐姐进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清醒了。”

  小卓低下头,一副乖乖认错的模样,我看着也不忍责怪。

  “但仙界殿下识破了我在假寐,扬言要带走你,再不让我见你。”小卓干净纯澈的眸子微微一缩,接着说道,“他还说,在姐姐心中,他比小卓重要。如果他不喜欢我,姐姐也会跟着不喜欢我……”

  原来,昨日容忌将我关在屋外,就是在跟小卓说这个?还真够幼稚的!

  不过,我心下了然,小卓跟我说这么多,无非是因为他也不喜容忌。

  小卓将他冰凉的手小心翼翼覆在我端碗的手上,一绺银发细碎散落额前,美似画中人。

  “姐姐,在你心里,是小卓重要,还是仙界殿下重要?”

  眼下,只有我与小卓二人,我自然回答小卓重要一些。他有伤在身,一两句话能让他开心些也是值了。

  万万没想到,容忌恰巧就在门口。听到我所言,他气愤地甩袖而去。

  我一阵头痛,怎么好巧不巧的,偏让他听见了!他一生气就爱咬人,我要是不追过去看看,兴许我幻境族人都要被他咬遍了!

  小卓看出了我的焦灼,乖巧地为自己盖上被褥,重新躺好,两只手整整齐齐地交叠在胸口,“姐姐快去看看殿下吧!我没事的。”

  我欣慰地点点头,对比容忌的无理取闹,小卓懂事多了。

  “圣女,仙界殿下派了二十八星宿驻守在幻境外,是不是太劳师动众了?”清霜一路小跑而来,面露难色。

  二十八星宿?这厮也太夸张了吧!

  “鬼见愁是六界的一大隐患,近日重伤幻境族长,恐其再度来袭。派星宿驻守结界外守株待兔,合情合理。”追风驭着黑龙,风尘仆仆而来。

  清霜仍觉不妥,“只是,我幻境在六界之外,让仙界二十八星宿驻守,不太合适吧?”

  “嗯,我去找容忌谈谈。”我急着去找容忌,他发起怒来,孩子一样,需要人哄。

  “且姑娘,追风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追风迟疑许久,显得十分矛盾。

  “我知你要说什么,这次,我不会放手了。”我说得坚定且坚决。

  失去一次挚爱,已经让我追悔莫及,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再度错失。

  我正要去将容忌追回,他竟又自己跑回来。只是,他全身都冒着熊熊的神阶玄火,十米开外,都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热气。

  “我去提水!”清霜见状,急着提水去灭火。

  追风适时拦住了她,“殿下这火,一般的水灭不掉!”

  说完,他搂着清霜驭龙而去。

  “怎么烧得这么厉害?”我不敢靠太近,远远地望着他,捻了唤雨诀,雨水却迟迟未降。

  容忌闷闷道,“烧就烧着吧!反正烧坏了也没人在意。”

  “怎么没人在意!”我叹了口气,显然劝不动执拗非凡的他,再次施唤雨术,好在,这次终于成功了!

  密密麻麻的冰凌如尖刀般锐利,从四面八方涌来,将容忌团团包围。

  我这时好时坏的唤雨术,真真可怖。不止能唤来冰雹了还能引来冰凌,要是用在常人身上,怕是要被砸出千百个窟窿。

  “这可是神阶玄火,你别徒劳了,灭不掉。让我烧死算了,省得惹你烦心……”容忌就地坐下,索性合上眼眸看都不看我一眼。

  但冰凌威力之大,我和他都始料未及。

  冰凌多次尝试穿透神阶玄火,皆以失败告终。终于,冰凌的耐性被消磨殆尽,一鼓作气,化作千叶冰锥,将神阶玄火一片片划拉开来。

  顷刻间,火灭冰碎,他被溅了一身凉水,一脸茫然。

  我的冰凌破了神阶玄火?我震惊到不知说什么才好。

  “你打算谋杀亲夫?”容忌缓过神来,看着我的手若有所思。

  “哼!手下败将,再敢惹我不开心,就用冰凌捅哭你。”我心情大好,终于有一样筹码,能够压制容忌了!

  不知他是受了伤,还是被我气的,嘴角不住地往外溢着血,整个人直直往我身上扑来。

  “你,你你你!你往哪儿靠呢?”

  容忌软塌塌地将脑袋埋入我的胸口,两眼一闭,不知是真晕还是假寐。

  零星的幻境族人路过,见我和容忌难舍难分,捂着脸匆匆离去。

  我尝试着将容忌抱起,但他个子过高,抱着他一截腿都要拖地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将他扛在肩上,往寝殿快步走去。

  一路上,族人们的议论不绝于耳。有的忧心忡忡,有的露出慈母般的微笑,有的甚至已经在设想我迎娶容忌当日要穿什么衣裳……

  “圣女怀中的男人是谁?”

  “圣女好像很爱他,青天白日的就忍不住将他扛回房!”

  “哎!好不容易找回的圣女,这么快就要被猪拱了!”

  “咳咳,也别这么说。这个男子虽不是我幻境中人,但仪表堂堂,和圣女也算般配。”

  我硬着头皮,全当没听闻他们所言,将他扛进寝殿,又怕再遭误会,索性大敞着房门,叫过往族人看个明白。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