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夜风丝丝入扣,低吟浅唱。我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寝殿。

  沉思了半晌,冷静后方想明白此事的蹊跷之处。传言皆称容忌和鬼界巫女私会,但既然是私会,又怎能弄得人尽皆知?想必这些传言,是有心人有意为之。

  不过,既然有人想引我前去,我自然不能叫人失望不是,畏畏缩缩不是我的个性。

  清墨乍乍乎乎的,见到我,一蹦三尺高,猴儿一样往我身上蹿,“圣女居然将素色衣裳穿出了万千风华,我要是容殿,定要爱不释手了!”

  我吃吃一笑,清墨说得太夸张了些,我天天看自个儿,也只是觉得还算顺眼,万千风华应当是用在容忌身上的。

  清羽将一直赖在我身上的清墨扒拉下来,老气横秋的样子颇有几分管家的气势。

  我扫了一圈,并未见到浮尘,也只得将他的事暂搁一边。

  清霜多次唤我,每次都支支吾吾转移了话题,我心下想来,她大概是对那天驭龙而来的追风动了情。

  我并不点破,拢了拢衣袖,亲自点了清霜随我一同去瑶池一探究竟。

  清霜眼底的喜悦自然没能逃出我的法眼,倘若她和追风的一段奇缘能开花结果,也是好事一件。

  我和清霜终是来迟了一步,我们也不藏躲,反倒是悠闲地靠在菩提树上,将瑶池风光尽收眼底。

  瑶池,真真不负盛名,清冷静谧,却又美得让人不忍移眼。

  烟波十里,青荇滴翠,每片叶子上都结着晶莹的仙露。偶有露水滴入池中,吹皱一汪碧水,满池馥郁的白莲香气微漾弥散。

  我深深嗅了嗅,这次闻到的不仅仅是白莲的清香,还有一股浓烈呛鼻的香气。

  此香,久闻可迷人心智。我将目光移至鬼界巫女的倩影上,微微勾起唇角,想不到我竟见过她。

  “圣女,你笑什么?”清霜扯了扯我的衣袖,朝着容忌和巫女的方向努着嘴,“仙界殿下似乎对她不一般,竟愿意听她弹奏。”

  我拾了一颗小石子儿,捻着手指将石子儿朝巫女的梨花琴弹去。

  呜——

  琴弦崩断,琴声戛然而止。

  我拍着手,款步走近。

  入眼的,是容忌深情的凝望,和巫女淬了毒的眼神。

  我走向她边上,一把将梨花琴抱摔在地,“香雪怜,别来无恙。”

  她愤而起身,伸出涂着紫色丹蔻的手指指着我,“你怎得如此无礼莽撞!莫不是你们幻境族人都像你这般,不知礼数?”

  容忌将我搂入怀中,冷眼瞧着香雪怜,“本殿不打女人,所以,在本殿震怒之前,走吧。”

  容忌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他分明打女人的!经常揍我屁股不说,一生气还会咬我的呀。不仅咬我的唇,还会咬我的脖颈,咬我含羞待放的花蕊。

  香雪怜眼里泪珠晶莹,低落在地,浓郁的芬芳绵延数米,让人闻之如痴如醉。

  “殿下难道忘了忘川河畔你我的情谊了?”香雪怜梨花带雨,哭得黯然销魂。

  我狠狠掐了一把容忌的腰,啧啧出声,“还挺风流?跟人家都情定忘川河了?”

  容忌对此很是谨慎,矢口否认,“巫女的救命之恩,本殿不敢忘。但巫女若说你我之间有何情谊,本殿认为应该是巫女的一厢情愿罢了。”

  香雪怜从她浑圆的胸脯中取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当初我对你说,我很羡慕凡间女子,嫁作人妻,相夫教子。我问你愿不愿意同我过上凡间夫妻平淡但幸福的小日子,你虽没直接回答,却转手赠予了我一张房契,这不是应允是什么?”

  我盯着香雪怜手中的房契,看她的样子不似说谎,难不成容忌曾对她动过心?

  思及此,我又往容忌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惹得他吃痛闷哼。

  容忌藏在宽大衣袖中的手将我的手轻轻包裹住,宠溺地看着我,“今生今世,永生永世,我爱的人只有一个,矢志不渝。”

  我撇了撇嘴,并不完全信他,“那你何故赠予她房契?”

  容忌失笑,看向香雪怜,“确实是你误会了,我赠你的房子,没门。这其中意思,你当真不懂?”

  香雪怜不可置信地看着容忌,眼泪簌簌而下,“不,殿下这不是真的!你明明是想金屋藏娇,你一定是因为这个女人在,才这么说的,对不对?”

  容忌在我耳边低语,“今日她在六界大肆宣扬我会来瑶池和她私会,我就断定你听闻之后肯定会来。”

  “嗯?你故意引我来此作甚?”

  “我喜欢你吃醋的样子,极美。”容忌将我整个人都纳入怀中,趁着夜色一遍又一遍亲吻我的发心。

  我和容忌,都忽略了香雪怜的存在。眼里,心里,只有对方。

  “殿下,那你是否还记得,你曾许我一个心愿?”香雪怜将房契揉作一团,却始终舍不得丢弃,又塞入她浑圆的胸脯之中。

  她原本就呼之欲出的胸,因为挤压,波澜起伏,看得我心驰神往。

  容忌冷眼看她,“你想要什么?”

  “殿下心里无我,我强求不得。但我以救命恩人的身份,希望殿下能娶我过门。”香雪怜抖了抖她酥软白嫩的胸脯,眯着那双极致妖娆的媚眼,恨不得整个人往容忌身上靠。

  “不可能。”

  “向来一言九鼎的殿下,竟要失信于人么?”香雪怜扬高了声线,指了指他怀中的我,“为了区区一个女人,影响信誉,值得么?”

  容忌用掌风移开香雪怜的手,“歌儿是我的全部。”

  香雪怜银牙碎咬,“终有一日,终有一日我要让你,红妆十里将我迎娶!”

  她失意离去,妖娆妩媚的背影在迷雾中被一点一点掩埋。

  “方才为何听她弹奏?”我见香雪怜走远,扯着容忌的耳朵吼道。

  “我只是在听你的脚步声,一时间竟忘了她的存在。”

  我这才松开揪着他耳朵的手,嘟囔道,“这还差不多!”

  我和他只字不提香雪怜,不过对香雪怜闹这一出的目的都十分明了。

  她引我来,是想离间我和容忌的关系。闹得六界人尽皆知,应当是想借助舆论强迫容忌娶她过门。毕竟,她救了容忌一命,容忌报答她也是应当。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