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出了梦境,我并未直接离开幽冥鬼界。而是怀着忐忑的心情折返去找离殇,怕她就这么凄惨死去。

  好在,她还留有一口气。只是,她的情况很不好,瘫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将小小的她抱在身上,“走,我带你出去。”

  她苍白的唇微微蠕动,“不。”

  我看着她宽大的衣服下耷拉着的断手断脚,颇为不解,“他都对你下了狠手,你还不愿离开他?”

  离殇吃力地摇着头,“我若离开,鬼王大人怎么办。幽冥鬼界常年的孤独,他该如何面对?且歌姐姐,你走吧!鬼王不会杀我,我也不会离开鬼王。”

  我顿觉和顾桓比起来,离殇才像个长者,她包容着顾桓的一切一切。

  顾桓一直说自己一无所有,他却不知,他身边的离殇,将所有的爱都给了他。

  将离殇的手骨腿骨接好,我带着一身的狼藉出了幽冥鬼界。鬼门关外,容忌傻愣愣地坐在废石堆上,眼里噙满了泪水。

  我有片刻的怔愣,旋即紧紧抱住他。不知道他在此处吹了多久的风,身体很凉。

  “你怎么找来这了?”我怕激怒他,但又有些好奇他今日酒醒得这样快。

  容忌嘟着嘴,闷闷不乐,“你不在我身边,我睡不着!你是不是想将我丢掉,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我松了口气,原来这厮,酒还没醒!

  他抱着我的脖子,眼里噙着泪水,仿若顷刻就能哭出来。我有些无奈,容忌这酒量确实令人堪忧。浅浅一口酒水,就能让他醉成这样。

  “你先松开,我衣衫都脏了。”我闻着自己身上传来的血腥和恶臭夹杂的气息,自己都忍不住阵阵作呕。

  容忌扑棱棱摇着头,斩钉截铁道,“不要!”

  “那你要怎样?”

  “背我!”容忌撅着小嘴,期待地看着我。

  我浑身上下被怨念咬得全是伤口,他居然还要我背他!我正想一掌劈晕他,省得他在我边上没完没了地念叨着,不料眼前一黑,我自己先晕了过去。

  我再次陷入黑暗之中,但也许因为容忌的气息一直在鼻尖萦绕,让我安心不少,也并未被噩梦缠身。

  半夜转醒,我发觉自己已经躺在了黑风客栈的厢房中。只是,我晕厥之后,容忌尚未酒醒,他怎么带我回来的?

  我侧头看着烛光下,正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的容忌,吓了一跳。

  “你,你酒醒了?”

  他皱着眉,并不搭理我,手上的动作没有一刻停歇。

  我这才发觉,自己双手双脚分别绑在床的四角,动弹不得。

  “你干什么!”我瞪圆了眼睛,难道他酒还没醒?

  “别动!”他在我伤口上倒着药水,面色阴沉。

  “嘶——”冰凉的药水浸入伤口,我疼得龇牙咧嘴。

  容忌抿着唇,一点一点处理着我身上的伤口,“本殿有没有警告过你,不要一人去找他!”

  我咬牙忍着痛,泪花直飘。

  “不会洑水,还敢跳河?全身整整两百处伤口,你究竟是想疼死自己,还是想让我心疼死?”容忌为我上完药,轻轻吹着我身上尚未干涸的药水,但脸色愈发难看。

  我瘪着嘴,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你干嘛凶我……”

  容忌板着脸,一字一句说道,“再敢弄伤自己,我不介意将你永远关在屋里。”

  我连忙噤了声,连抗议都不敢。

  他再次加固了我手脚处的锁妖绳,替我盖上被褥,还命若雪,清霜守在我身侧。

  “你要去哪?”我看他出了房门,弱弱问道。

  容忌并未答话,砰得一声关上了门。

  看得出,他很生气。

  清霜泪流满面,痛哭不止,“圣女,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伤倒是不重,就是伤口多了些。”

  若雪撇嘴,颇有些不满,“殿下难过得整夜未阖眼,安置好你就风急火燎地去了鬼界。你就算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好歹也要想想爱你如生命的殿下吧?”

  “我……”一时之间,我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回,确是我错了。

  ……

  三天后。

  “清霜姐姐,能不能帮我松绑?我伤口都尽数愈合了,再这么躺着,我怕是要废了。”我素来好动,还从未在床上躺上三天三夜,难受得紧。

  清霜为难地转过身去,“你要是再跑了,我怎么同族长交代?圣女还是忍忍吧。”

  我见清霜不肯帮忙,又转头看向若雪,“好若雪!我知错了,以后定不会如此莽撞,你就先放了我。我好去找容忌呀!”

  “属下不敢。”若雪拉着清霜出了房门,只在门口候着,对我的央求置若罔闻。

  又躺了大半日,容忌终于归来,他轻轻关上门扉,朦胧月色洒在他脸上,我才看清他满脸的倦意。

  “你把鬼界屠了?”

  他没应声,只将自己沾染了浓重血腥味的衣服褪去,冷漠如斯。

  我手脚被牢牢绑住,动弹不得。

  “不要,你别这样……”我看着不断逼近的容忌惊呼着,往后缩着身体。

  “不给点颜色,你能长记性?”容忌的声音在我耳边缭绕。

  “我记住了,再也不敢了!”我信誓旦旦保证着,手脚被束缚的感觉太没安全感。

  但他似乎并不买账,直接用唇封住我的嘴。

  “唔……”

  我在痛与爱的边缘挣扎,一度觉得自己要痛死。

  “两百处伤口,你说该怎么办?不重罚一次,就怕你再犯!”

  我哇的一声哭出来,“不要罚吧,我觉得我会死的。”

  “死不了。”

  容忌身上的戾气渐渐退散,但是刚进门时还一脸疲倦的他,似乎越来越精神。

  我悲伤地啜泣着,“死不了,也要残了。”

  腹部一阵绞痛引得我一阵痉挛,是很陌生的痛感。

  我浑身战栗,断断续续喊着容忌,“我难受……”

  温热的血顺着滴滴答答往下流,疼得我几近晕厥。

  容忌手足无措地用手捂着,但我的血依然渗过他的指缝,肆意横流。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