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若雪,快去找仙医!”容忌扯着嗓子朝外头喊着。

  他将我紧紧搂在怀里,为我源源不断地传输着灵力。

  “你不能有事!”容忌在我耳边一遍遍地默念,“我不许你有事。”

  我靠在他怀中,不敢动弹。稍有动静,温热的血就要喷薄而出。

  若雪,清霜闻声而来,仔仔细细地将我检查了一遍,神色不见半丝紧张。

  “殿下不要担忧,圣女是因为葵水至,所以才会腹痛如绞。”清霜失笑地看着脸色苍白的容忌,拉着若雪走了出去,“圣女好生休养,我去给你熬药。”

  “笨!葵水至自己不知道?”容忌依旧将我搂得紧紧的,一面训斥着我,一面又将他的手放在我小腹上,为我的身体注入些热气。

  “你不也不知道!”我小声嘟囔着,眼下腹部已经没那么痛,看着容忌惊魂未定的样子,心里竟觉得有点儿好笑。

  不过我也算因祸得福,容忌早已将两百次抛之脑后,始终将手小心翼翼放在我小腹上,再不敢乱动。

  不一会儿,清霜端药而入,“容殿先下去休息吧,换我来守着圣女。”

  “药放下,你出去。”

  清霜欲言又止,神色尴尬。

  我疑惑地问道,“清霜姐姐还有事?”

  清霜点了点头,附我耳边细声嘱咐,“葵水期气血亏损,可不能再让殿下胡来了。”

  这事儿跟我说没用呀,容忌又不听我的。

  “晓得了。”

  容忌应承了一声,端起药碗,神色自如。不过他微微发红的耳根没有逃过我的法眼,说到底,他的脸皮还算比较薄的。

  我直直地盯着他发笑,他略带羞赧的样子委实可爱。我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感慨着,“你若是一直这么可爱就好了!”

  容忌不满地皱了眉,“别说我可爱!”

  “为什么?”我这明明是在夸他呀!他怎么还不高兴了?

  “可爱在风情面前,不值一提。”容忌一本正经地说着。

  我噗嗤一笑,原来容忌是想我夸他风情!

  “你在笑我?”容忌放下药碗,不满地看着我。

  我连连摆手,“不敢不敢。”

  此时,隔壁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虽然十分微弱,但我尤能断定,这是长剑刺入心肺所发出的声音。

  我顿生警惕,“隔壁有杀戮。”

  容忌颔首,云淡风轻地说着,“我把鬼界屠了,这些为非作歹的鬼,已正式被六界通缉,杀无赦。”

  “离殇呢?”我不免为那个善良的小鬼揪起了心,从头至尾,他都是无辜的。

  “他自愿留在忘川河畔,看守被我囚禁在河底的顾桓残魄。届时,我会让文曲星官重新整顿鬼界。那块乌烟瘴气的地方,是该好好清理。”

  一想到忘川河底那可怕的怨念,我不寒而栗。容忌确实够狠,没将顾桓魂魄打散,而是将他的残魄捆在河底,承受着怨念的疯狂撕咬。用不了多久,他的残魄该会被怨念吃干抹净吧!不过,一切皆是他咎由自取,从今往后,顾桓是死是生,与我再无瓜葛。

  黑风客栈里,死伤无数。原本气派的四十四层高楼,又被打回原形,仅剩一十八楼,窗外的青色灯笼尽数落去,黑风客栈一下子变得萧条又破败,岌岌可危。我站在窗口看着北境大片大片荒芜到龟裂的土地,忙不迭施展着唤雨术。

  顷刻间,雷声轰隆,暴雨如瀑。

  北境的百姓却因这场及时雨,重燃生的希望。他们跑上街头,脸上无不挂着生的喜悦。

  “没用的,六界的水在极速枯竭。你救得了他们一时,救不了他们一世。”

  我不以为意,“那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他最终还是制止了我,“以后别轻易施唤雨术。”

  “何故?”我不解地看向他。

  “怕你累着。”他将我打横抱起,单手撑了把伞,从窗口飞身而下,“下去逛逛?”

  我压根儿不相信他仅仅是怕我累着,他既不肯说,我再怎么逼问也没有用。

  我将手探出伞外,接着绵绵不绝的冷雨,捧在手心浅尝辄止,“好像好有点儿甜!”

  容忌低下头吻住我的唇,席卷着我口中的津液,好一会儿,才眷眷不舍地放开我的唇。他咂巴咂巴嘴,“是很甜。”

  来往的行人瞧见伞下的这一幕,一旁起哄欢呼着。

  我和容忌置身在北境百姓其中,感受着他们绝处逢生的狂喜,蛰伏在心口的阴霾总算消散。

  花颜醉迎面走来,提着一壶酒,在雨中东倒西歪。

  容忌远远的,便看到了他。他铁青了脸,低咒道,“真是阴魂不散!”

  “你才阴魂不散!我明明是来找小且的,又不是来找你。”花颜醉浑身湿透,红衣紧贴着他的身体,将他完美的线条清晰勾勒出来。

  我挣开了容忌的怀抱,下了地,闻着他十分浓重的酒气,不觉皱了眉,“花兄怎么喝得这么醉?”

  容忌稍稍退后了一步,深怕花颜醉的酒气将他熏醉。

  “唉,从今往后,连个陪我喝酒的人,也没了。”花颜醉感叹道。

  我知他是在为顾桓难过,他们二人,性格天差地别,但有一点,极其相似,那就是孤独。

  “个把月前,我同顾兄吃酒。他说,他曾入过斗姆元君的机缘殿,窥探过天机。他还说他的结局是灰飞烟灭,那时我只当玩笑话,一笑而过。却不成想,在那之后,顾兄竟被心魔所扰,回不了头。”花颜醉敛着眼里的忧伤,硬是扯着比哭还难看的笑。

  容忌附在我耳边,轻声说道,“看清了没?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酒鬼,和我比起来,他简直没一样行的。”

  我撇撇嘴,回了他一句,“喝酒,他就比你行。”

  “小且,顾兄曾嘱咐过我,如果有一天,他变得不像他,就把这幅画交到你手中。望你只记得初次相见时的他。”花颜醉将一卷画轴递上,旋即提着酒壶浑浑噩噩而去。

  “希望你幸福呀。”花颜醉半是清醒,半是糊涂地呢喃着。

  缓缓打开画轴,我头顶两个鸡腿,满脸通红的滑稽样映入眼帘,这和我之前在幽冥鬼界看到的画十分相似。但不同的是,这幅画上,有一身黑衣眼里闪着灼灼光芒的顾桓,也有妖娆惊艳,如火张扬的花颜醉。

  画上写着一排工整的小字,“也许有一天,我能笑着看你离开。”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