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天后饶命,天后饶命!”素瑶颤颤巍巍磕着头,头破血流。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就去幽冥鬼界,驻守忘川河吧。”天后摆了摆手,让天兵将她拖了下去。想必她也不想在蟠桃盛宴上大开杀戮。

  素瑶脸上闪过劫后余生的喜悦,但她却不知,幽冥鬼界现在由大师兄,也就是文曲星官掌管。当初素瑶屠戮离山,她以为大师兄会放过她?

  夜幕低垂,我瞧着殿外的几点星辰,悄咪咪溜出了殿外。玉兔眼尖儿,也跟着我溜出了殿外。

  站在瑶池边的菩提树下,我回头望着玉兔幻化成男子的模样。模样还算俊俏,只是油嘴滑舌着实令人厌恶。

  看来,那日轻薄清霜的正是他!

  “色胆不小!”我看着他,见他心急火燎地往前蹭,轻巧闪身,躲到一旁。

  玉兔色眯眯地搓着手,猥琐地流着哈喇子,“圣女仙姿绰约,小的一见倾心!”

  我左顾右盼,清霜竟还未赶至。我想着,应当将玉兔交由清霜处置最为妥当。

  玉兔见我并无反应,自吹自擂,“圣女别看不起小的,小的自诩是风月场上的老手,对于如何让女人欢愉颇有研究。小的敢担保,在这方面,殿下都不如我!”

  容忌板着脸从他身后走出,拽住他的头发就往瑶池中摁。

  “本殿不如你?”

  玉兔见来者是容忌,吓得变回了原型,“殿,殿殿殿下!”

  “胳膊都没本殿一半粗,你哪来的自信自诩自己是风月场上的老手?”

  我不禁汗颜,容忌竟然跟一只兔子比粗细。

  玉兔言辞恳切地求饶道,“殿下若是放了我,我就将我这么多年所探知的秘辛告知你。”

  我对仙界那些不为人知的腌臜事儿颇为好奇,连连问倒,“说来听听。”

  “天帝和天后感情笃深。但其实在殿下诞生之前,也就是天元九百九十九万年,天帝历劫时爱上了一个凡间女子,并同她育有一子。”

  “胡诌!”我如何也不相信,对天后无微不至的天帝,居然会爱上其他女人。

  容忌却有几分相信,“继续说。”

  “但后来天帝爱上了天后,凡女失宠,被天帝囚禁在栖梧宫。天后得知之后,将凡女下贬凡间,凡女被折磨而死,龙子遗落,下落不明。”

  听玉兔说得有凭有据,我也信了七八分。

  凡女,龙子,我脑海中不停地闪过梦境中尚未成魔的鬼见愁。

  他和他娘正如玉兔所述,一直活在黑暗之中,被迫害,被凌虐。

  倘若真是这样,鬼见愁一直以来的作为,就解释得通了。

  玉兔似乎真的知道很多事,它怕容忌还不敢饶过它,接着说道,“嫦娥仙子平日里一副冷冷清清的光景,夜里头可不是这副模样。我原以为她的心头好是天帝,直到有天晚上,我听她唤着水神的名讳,才知她真正爱的人,是水神。只不过她为何要隐瞒真心,我就不清楚了。”

  水神?我知之甚少。

  听闻,危及六界的旱灾全是因他陨落而致。

  “你见过水神?”

  玉兔摇头,“水神低调,不轻易露面。只听闻凡是见过他真容的女子,无不心驰神往。”

  容忌大概是怕我对水神产生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适时打断了他,“说完了?”

  玉兔见他冰冷的眼神,不由得瑟缩着,从自己茂密的皮毛下掏出了一本风月手札,“这是小的纵横风月万把来年,得出的一些心得,请殿下笑纳!”

  容忌颇为满意地收入怀中,彼时那样嫌弃玉兔的口水,现在却对沾有玉兔体味的手札爱不释手。男人真是善变!

  “殿下,现在可以放过小的了?”玉兔小心翼翼问道。

  容忌勾着唇角应着,“追风,出来接着。”

  玉兔回头,看到追风边上的清霜,直接给吓晕了。我将天雷之火扔到玉兔皮毛上,正准备烤只兔子来玩玩,容忌硬将我拖走。

  “哎呀,我还没玩够。”

  容忌正了脸色,小声说道,“去栖梧宫。”

  月落乌啼。栖梧宫中,寒鸦落在枝桠上,有气无力地叫着。寒潭水浊,一池的枯叶透着无尽的荒凉。

  鎏金的匾额摇摇欲坠,上头“金屋藏娇”四字蒙了厚厚的灰尘,显得十分破败。

  推开虚掩的门,屋内洋洋洒洒的粉尘扑鼻而来,刺激着我的鼻腔。我捂着口鼻,拽着容忌的衣角在这黑暗中的屋中摸索。

  点着了火折子,借着微弱的光亮看着屋内的光景。我轻轻吹去梳妆台上的蒙尘,胭脂,水粉,珠宝,玉器堆陈一桌。

  “看样子,还真是金屋藏娇。”我感叹着,打开了一个未上锁的木盒,里头是一副保存完好的卷轴。

  不出所料,上头所绘的,正是我梦境里的黑衣女子——鬼见愁的娘亲。

  她嘴角噙笑,透过画卷依旧能感觉到她那刻的幸福。

  她身侧,岿然站立的便是天帝,他神色冷漠,薄唇紧抿,似乎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而他怀中,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男娃,五官还没张开,但白嫩可爱。

  “啧啧啧,想不到你父皇也有这么风流的过往!”我收起卷轴,又重新放回木盒之中。

  “你该不会和你父皇一个秉性,一边山盟海誓,一边又移情别恋吧?”透过火折子微弱的光芒,我定定地望着容忌。

  容忌摇头,“虽然栖梧宫的事,仙界众仙都讳莫如深。但父皇并不是薄情之人,倘若他爱过此女子,定不会任她流落凡间,零落成泥。”

  “爱没爱过,恐怕只有你父皇自己知晓。只是照这样看来,鬼见愁确是你的兄长无疑了。”

  “等等!”容忌似是想起了什么,急急打开木盒,摊开画卷。

  画卷右上角,写着一行小字。

  “天元一千万年,阿丑满月,沁奴留。”

  我盯着上头的落款,“玉兔说天帝历劫是在天元九百九十九万年,如果这个时间没错,阿丑在天元一千万年时,不应当只是满月,而是满一万岁啊!”

  “时间没错,父皇确是在天元九百九十九万年历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情劫。”容忌收起画卷,牵着我出了栖梧宫。

  “难道沁奴在那一万年中生过两个孩子?其中一个是阿丑,也就是现在无恶不作的鬼见愁,那另一个是谁?”细细想来,恐惧漫上心头。

  鬼见愁尚且防不胜防,若鬼见愁还有一个哥哥,那我们的情况怕是要更加凶险。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