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你今儿个居然不吃五师兄的醋?”

  容忌嘴角噙笑,将手指在我发间温柔地逡巡,“这样的我,你喜欢吗?”

  都说容忌的脸,是万年难融的冰山。但只要他展开笑靥,梨涡微漾,整方天地都要为之灿烂。

  我轻轻戳着他的梨涡,“可不许在其他女子面前这样笑!”

  傲因也伸出利爪,试图戳容忌的梨涡,容忌随即板下脸来,朝他低喝道,“离我远点!”

  傲因被他吓得连忙收回利爪,毫无意识地啃着自己的爪子。

  “你别凶它!等它将素瑶的脑子消化了,你求着它亲近,它都未必理你!”我瞅着大脸皱巴巴、眼泪汪汪的傲因,不忍容忌再责怪于他。

  容忌稍稍收敛了脾气,但依旧十分高傲地扬起下巴,“本殿需要求它亲近?”

  “容忌哥哥不求我,我也甘愿一辈子追随!”傲因踮着脚,将利爪合十,宛然一副娇羞少女的模样。

  容忌如被雷击,虎躯一震,又泛起一阵干呕,“我觉得,傲因往后还是不吃脑比较妥当。”

  我捂着嘴狂笑不已,难得见容忌吃瘪,他嫌弃傲因的样子,可爱极了!

  可怜傲因,此时此刻眼里心里全部都是容忌。

  它挠着自己破碎的衣裳,在容忌面前搔首弄姿。

  见容忌没有理会,它便大着胆子伸出肥硕的利爪指着我的脸,面脸愁容,幽怨地看向容忌,“容忌哥哥,她哪点儿比我好?是长得比我好,还是身段比我好?”

  噗……

  我轻轻推开傲因的利爪,大笑不已。我甚少关注自己的相貌,但和一只神兽相比,还是要好看许多的吧!

  转观容忌,他被一连叫了几声“容忌哥哥”,似乎隐忍到了极致,脸色愈发苍白。

  终于,他忍无可忍,对一直向他抛媚眼的傲因动了粗!

  容忌斩天剑的剑柄直击傲因眉心,“滚!”

  “嗷,哥哥你好狠……”傲因痛得叫出了声,随即两眼一翻,直挺挺地倒下身去。

  见傲因晕厥在地,容忌如释重负。

  我缩在容忌怀里,兴致缺缺地盯着瘫在地上呼噜声连连的傲因,“这下好了!它晕得透透的,万一它一觉醒来,将沁奴忘得一干二净,那我们要上哪儿去找线索?”

  “那你就忍心,它嗲着嗓子,将我恶心死?”

  我下意识地摇摇头,心里却在狂点头。

  容忌心有余悸地瞥了一眼地上死猪般的傲因,情不自禁地在它身上补上两脚。

  不成想,他的脚刚落到它身上,傲因腾地坐直了身子,转而复醒。

  傲因睁着幽绿的大眼睛,和容忌对视了一眼,似是在回忆自己刚才做的蠢事。

  下一瞬,傲因微微卷起舌头,将尚未消化的残渣一并吐出,还小声嘀咕道,“太恶心了,我竟对一个男子动了情!”

  “呕——”傲因又吐了好一阵,伏在地上有气无力。

  容忌脸上有些挂不住,傲因竟因为嫌弃他而狂吐不止!

  他冷着脸,用剑柄抵在傲因的肩头,连转移着话题,“现在可以说说沁奴的事了吧?”

  “她原是一只蛇,后成为斗姆元君的坐骑。因偷偷潜入斗姆元君的机遇阁,窥探了天机,被斗姆元君封了神力,贬入下界历劫。”

  “她果真不是一个简单的凡人!”容忌勾唇浅笑,“那么,她被母后欺辱,被贬凡间折磨致死是假,糊弄鬼见愁才是真的吧!”

  “确实如此。在我的梦境中,她一直让尚未黑化的阿丑记住仇恨。最后,还用一场大火将自己烧为灰烬,在阿丑心底,埋下不可磨灭的恨。”我回想着梦境里一身黑衣的沁奴,她身上戾气极重。

  “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女人!竟狠下心将自己的孩子逼成魔?”我曾试图将阿丑拉出泥淖,告诉他他一点儿也不丑,还唤他阿暖,企图唤醒他的良知。

  可是,沁奴却一把火将自己点燃,一把火彻底毁灭阿丑。

  傲因眼里闪过一丝嫌弃,“沁奴贪得无厌,实在令人憎恶。”

  “照这样看,鬼见愁并不仅仅是针对你,他的野心怕是要颠覆整个仙界,取代你父皇的位置吧?”

  我看向容忌,心下突然有了其他想法。鬼见愁一直都不知道沁奴只是将他当作复仇的工具,如果我将他引入梦境,把真相一五一十地告知他,他是不是还能变回当初的阿暖?

  也许,希望渺茫。

  但,值得一试!

  容忌仿若猜到了我的想法,在我屁股上狠狠拍了一下,警告道,“你再敢轻举妄动,伤了自己,我就让你这辈子都下不了床!”

  我仗着自己天雷之火傍身,思忖着即便打不赢容忌,也不至于输得太惨,于是乎全然没将他的警告放心上。

  我反掐了一把他的脸,挑衅地扬了扬眉,“我觉得,眼下你未必打得过我。”

  “嗯?长本事了?”容忌轻笑,“让你三招,来!”

  他将我放下,朝身后退了几步,脸上那异常轻蔑的笑意刺激着我,惹得我引了天雷之火,就往他身上劈。

  他站在我面前岿然不动,我还担心天雷之火会灼伤他,不成想,天雷之火完全不敢靠近他!

  我用源源不断的灵力驱使着天雷之火,天雷之火仍然怯懦不敢前。

  眼看天雷之火正一点点朝着我胸口移来,我不禁慌了神,快步往后移。

  “傲因,闭眼。”容忌瞥向傲因,它听话地转过身子,用双爪捂眼,大气都不敢喘。

  我分神看了傲因一眼,不成想,自己胸口的衣襟,被天雷之火烧灼殆尽。

  “灭。”容忌只动了动嘴皮子,天雷之火便偃旗息鼓,瞬间寂灭。

  我下意识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

  容忌走上前,盯着我的胸口,抿唇浅笑,“傲雪红梅,美如画。”

  我用手挡在胸前,原以为自己得了天雷之火,能耍一把威风,没想到输得这样惨。

  照这样下去,我在容忌面前,哪里还有翻身之日!

  我越想越委屈,也不顾衣不蔽体,双手捶着他坚硬的胸膛,放声大哭。

  容忌未料到我情绪这么激动,仔仔细细地将我检查了一遍,“我明明很小心了,不可能烧到你呀!”

  我哇地一声哭得更加凶猛,“混蛋,你打我!”

  容忌将我搂入怀中,细声细语哄着,“我哪里舍得?不是你说要切磋?”

  “呜呜——我不管,就是你打的我。你每天都想着怎么欺负人,老娘不理你了!”

  容忌快速将他的衣服褪去替我穿上,顺便还为我披上弱水披风,捧着我的脸一个劲儿地道歉,“是我不好,是我不对。”

  “你是仙界神殿啊,你怎么会错!”我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啜泣,“是我自不量力,还以为小小的天雷之火能够打赢你。”

  “你是因打不赢我才如此伤心?让你打回来不就是了。”容忌为我擦掉脸上流淌着的泪珠,“这么大了还为这么点小事儿哭鼻子!”

  “哼,我不认识你,你走远点!”我撇过头,“不许跟来!”

  我气呼呼地走出好远,容忌这回很听话地没有跟上前。

  可是,走着走着,我才发现不对。这儿还未到九重天,至于具体是在哪我一无所知。

  完了,又迷路了!

  我心里又有些气愤,容忌明知道我识路的本领极差,还不跟过来,是想让我走丢吗!

  我感觉到自己的怒意,有片刻的怔愣,似乎遇上容忌之后,我变得十分情绪化,动不动就生气,动不动就哭,一点儿也不像原先的自己。

  “主人,等等我。”傲因吐露着冗长的大舌头,小跑而来。

  “你来得正好,我恰巧又迷路了!”

  傲因驮着我直直飞上了九重天,“刚刚殿下说主人不识得路,要我赶紧来寻你。傲因原以为这九重天的路扶摇直上就是了,不可能迷路。没想到主人你,真就迷路了!”

  “他叫你来的?”我询问道。

  傲因点了点头,“殿下说,先去他的寝殿,若雪已经为你准备好衣裳。”

  “那他人呢?”

  “他怕你不想见他,就先去蟠桃盛宴了。”

  哼,明明就是懒得哄我,才躲去的蟠桃盛宴吧!

  傲因将我带至容忌寝宫时,若雪已经捧着衣物站着久侯多时。

  她殷勤地将我拉入内室,手脚麻利地为我换衣。

  当她看到我原先的衣物胸襟那块被彻底烧毁,明晃晃的胸裸露在外,她突然捂着肚子狂笑不止,“难怪殿下方才回来换衣服时说自己闯了个大祸!原来是将圣女的衣服给烧了……”

  我有些尴尬地接过衣物,迅速穿好,心下思忖着一定得改变这被动的局面。

  提起裙摆,我快步走出内室,一脚跨上傲因的背脊,气势汹汹地朝蟠桃盛宴而去。

  裙摆上嵌着成百上千颗星子,星子极小,但却很亮,随着我的晃动而闪烁着。

  我的手抚上星子,冰冰凉凉。

  “天呐!这是谁!”

  “她好美!”

  我侧过头,看着蟠桃盛宴上这许许多多的仙娥,她们眼里印有我裙摆上的星光,朦朦胧胧,十分唯美。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