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带路。”容忌不咸不淡地说道。

  师父得了好处,自然不再端着性子。领着我们出了幻境,往离山上去。

  离山荒废了许久,但此次来,却又像是回到了当初。枯黄的树起死回生,一声鸟啼响彻云霄。

  闭上眼,我脑子里就是师兄们三五成群前去仙泉嬉闹的场景。

  师父悠悠开口,“因为天命,必须收你这个徒儿,为师不得已下凡历了个劫。不成想,在离山的那段日子,比起在神界,更加惬意啊!”

  “天命么?那师父可算得出徒儿的将来?”

  我信命,但更信人定胜天。因此,不论师父算不算得出来,该走的路我一样会走下去。

  师父摇头,“还未可知。”

  容忌忍不住插嘴,“有劳了尘大师为我看看,我和歌儿会有几个孩子?”

  师父见容忌态度还算和善,也就真停下脚步,仔仔细细地看着容忌的面相。

  “怎么了?”我看着师父的脸色愈发严峻,心不禁就在一块儿,难道我和容忌休不成正果?

  “三个,但似乎不是和小七所生啊!”师父并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神情凝重。

  容忌微愣,随后轻蔑笑着,“这回你肯定是算错了。我的孩子,肯定只有歌儿一个生母!”

  师父淡淡而言,“但愿吧!”

  大家都有意不再提及,但我心里还是生出了个疙瘩,就怕师父一语成谶,就怕有朝一日,同容忌生儿育女的人,不是我。

  “歌儿,我一定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的。”容忌在我耳边,一遍又一遍地保证着。

  “我心眼小得很,要是让我发现你和其他女子有染,我就将她剥皮拆骨,将你挫骨扬灰。”

  “真是个狠心的女人!”容忌低头,往我额上印下浅浅一吻,如蜻蜓点水后火速地从我额上撤离。

  师父指了指五师兄坟丘上的一株草,说道,“那就是你五师兄!”

  我错愕地挣开容忌的怀抱,趴在坟丘上,用手指轻轻触碰着那快蔫儿了的小草。

  “师父,你莫不是在开玩笑?”

  师父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为师许久没替人造魂结魄,出了些偏差。”

  我满头黑线,这还叫一些偏差?好端端一个人,被造成一株草,五师兄真是十分凄惨了!

  “你不用担心,我日日夜夜都有为小五浇水施肥,相信过不了许久的他就能修成人形的。”师父拍了拍我的肩膀抚慰道。

  “师父!五师兄爱干净,你每天乐此不疲地给他施肥,这不存心想逼死他嘛?”

  师父一拍脑门儿,恍然大悟,“原是这般!我就说他怎么一直半死不活呢!”

  我小心翼翼地挖着坟丘上的土,企图将五师兄移到安全的地方。

  “殿下,幽冥鬼界传来异动,顾桓魂魄被劫!”追风从天而降,心急火燎赶来。

  我将五师兄捧在怀中,看向眉头紧锁的容忌,“快去吧,我必须先安置好五师兄。”

  “好。”容忌沉声应着,转眼就和追风赶赴幽冥鬼界。

  师父瞅着血红的天幕,摇头,“恐怕来不及了!”

  我疑惑不解地看向师父,“什么来不及了?”

  师父接过我手中的五师兄,将他安置在小瓷瓶之中,以仙露吊着,随后便撇下我拂衣而去,“我去帮帮容忌小儿,你不要跟来。”

  “为什么?”我心下更为慌张,师父居然要赶去帮容忌,是不是意味着容忌有危险?

  思及此,我紧跟师父身后齐齐往幽冥鬼界奔去。

  傲因中途拦路,“主人,别去。”

  “何故?”眼下,我的耐心几近消磨殆尽。

  “鬼界有很强的力量在觉醒,你不是对手!”傲因如实答道。

  我抓着傲因的利爪,紧张地询问着他,“那容忌有赢的胜算吗?”

  傲因沉吟,“没有。”

  “那,我必须要去。”我坚定了目光,将傲因推到一旁,“不要跟来,如果我死了,替我向小卓说声对不起。”

  傲因并没有乖乖听话,而是跟在我身后,静默无语。

  刚进入幽冥鬼界,素瑶恍若行尸走肉一般向我张牙舞抓而来。

  丢了脑子,居然还能活?

  我看着她浑浊的眼珠,一下明白,此刻她已经没了灵魂,支撑她身体的,应当是她无比强大的怨念。

  “杀!杀!杀!”素瑶咧着嘴,撕裂了阻挡她前行的幽魂,朝我迎来。

  “千叶冰凌!”我催发体内的灵力,身后的冰凌蓄势待发。

  因近来吃了不少仙丹,灵力增长迅猛。冰凌的杀伤力也有了突飞猛进的变化。

  素瑶脸上满是杀戮带来的疯狂,脸色灰败,看样子,她已经被控制了?

  冰凌如利刃般穿透她的身躯,在她身上留下数十个血窟窿。

  身上血流汨汨,但她似乎感受不到痛意,始终扬着一手利爪,朝我扑来。

  “且歌姐姐,是傀儡术,刺她眼睛!”离殇一身狼藉,从暗处跑出。

  我看着面前仅一尺之遥的素瑶,扔掉了手中的冰凌,反倒是伸出自己两根手指,直戳他的瞳孔,“一步错,步步错!灰飞烟灭,也是你咎由自取!”

  滋——

  这是我手指插入她眼窝所发出的声音,血浆溅了我一脸,我却无动于衷。

  素瑶嘴里还发着单调的音节,“杀!杀…”

  但是她的手脚已经动弹不得,我抽出深陷他眼窝的手指,在她身上蹭了蹭,随后一脚将她踹开。

  她轰然倒地,化作一抔尘土。

  我转过身,看向离殇,“你放了顾桓?”

  离殇低下头,双手搅作一团,“我只是想潜入河底看看鬼王大人情况。但鬼王大人蛊惑我的心智,要我放了他。”

  “所以呢?”

  “我只答应他解开他手中的枷锁,并没有解开他腿上的枷锁。可素瑶突然发疯了一般潜入河底,将所有链条扯断,鬼王大人的残魄得以出逃。”离殇十分歉疚,“我是不是闯大祸了?”

  “容忌呢?”我揪着他的衣领,恨不得将他捏碎。

  天知道逃逸后的顾桓会做出什么事!

  离殇摇了摇头,“不知。”

  我松开离殇,四处寻着容忌的踪迹。

  忘川河没有!

  轮回口没有!

  我能想到的地方,全部没有他的踪迹!

  “容忌!师父!你们在哪儿?”我扯着嗓子不停地喊着他们。

  绝望涌上了心头,万一容忌和师父双双遇难,如何是好!

  “跟我来!”香雪怜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眼前,神情急迫。

  “去哪?”

  “再不来,他就要死了!”香雪怜一把拽住我的手,同我一同跳入无妄河。

  无妄河的怨念比起忘川河的,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挣扎着想要浮上水面,她却死死拽着我,沉入最底层的十八层地狱。

  “听着,鬼王魂魄合一,无人能挡。你只能伺机行动,以你之身换容忌的命。”

  “算盘打得不错!你以为这样就能得到容忌?”我不无嘲讽地看向香雪怜,狠狠甩掉她的手,“容忌生,我生。容忌死,我随!”

  我将香雪怜撇在身后,寻着微弱的声响寻去。

  来鬼界这么多趟,还是头一次发觉有这么个无尽深渊。

  如果说幽冥鬼界压抑地让人喘不过气,那十八层地狱简直能将人逼疯。

  入眼全是血淋淋一片,我走在浸满血渍的过道中,两边是血肉模糊朝我抓来的手。

  他们嗷嗷地张着嘴,但因为舌头被连根拔掉,发不出一丝声音,只能疯狂挥着手臂,企图也将我拖入这一方令人绝望的天地。

  顾桓,竟在鬼界中造了这么个炼狱!

  看来,他疯魔已久。

  走过冗长的过道,依旧不是终点。在我眼前,只有一条极细的链条横穿始终。

  头顶上方,是带血的利刃。

  脚底下方,是昂首的火龙。

  这就意味着,我稍有差池,不是被火煎,就是被刀戳。

  “天雷之火,烧!”我引着天雷之火,将头顶上方的利刃烧作一团灰烬。

  “千叶冰凌,灭!”

  顷刻间,脚底的火龙被冰凌射杀,奄奄一息沉入底部,火光寂灭。

  我顺着链条飞身而过,方才上了岸,将脚落在坚实的地面上,身后的火龙猖獗再起,上方的石壁又冒出利刃。

  回头一望,心有余悸。

  “啊——”

  耳边,传来师父的惊呼声。

  我慌了神,朝着他的声音奔去。

  只见,顾桓信步朝着气弱游丝的师父走来,阴翳的眼神扫过,“想帮容忌?那么你只能是死路一条了!”

  他的手俨然成了一把剑,朝着师父胸膛扎起。

  容忌飞身扑向师父,硬生生替师父挡了一剑。

  “呵,铁血无情的容殿,竟会因为一个糟老头,舍身相救。”

  “放他走。”容忌双手抓着剑锋,血如雨柱。

  “今天,你们谁都别想走!”顾桓冷哼着,抽出了剑,用舌尖舔着剑锋。

  下一瞬,他双手都变成利剑,朝着容忌的双眼扎去。

  追风义无反顾地扑向容忌,而我,将他用力推向一边,自己挡在容忌身前。

  利刃刺穿了我的后背,我静静趴在容忌身上,嘴角笑意微漾,“刺你的那两剑,我今天终于还清了。”

  “歌儿!”容忌捂住我后背的伤口,惊慌失措。

  我吃力地抬眸,指尖抚过他的眉眼,“别皱眉。我有没有说过,你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梨涡浅浅,总叫我情不自禁地沉迷其中。”

  他的脸极冷极冷,语气也陡然转凉,“为什么不听我的话?为什么就不肯在原地等我回来?”

  若平时,他这么凶我,我定要跟他闹脾气。但现在,我只怕自己死了,他的脸真成了万年难融的冰山。

  背上的伤口痛彻心扉,我忍着剧痛,在他脸上浅啄,“对不起,我只是怕你回不来。”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