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离山上,白雪皑皑,寒意料峭,应当是已入寒冬。

  容忌硬要从山脚下一步一步往上走,因为他说,踏着雪一路走下去,等到山顶,就可以一直到白头了。

  我不由浑身一震恶寒,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长着一张冰山脸的容忌也会满嘴情话,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他的手心温热,将我冰凉的手包裹其中。但没走一会儿,我还是觉得喘不上气,直接趴在他的背上,要他背我。

  容忌背着我,走得极慢。我们身边陆陆续续走过许多人,似乎都在往山上赶。

  “什么时候,离山这么热闹了?”

  “姑娘你还不知道吧?当今皇上在离山上修了一处圣女庙,据说是有求必应,灵验得很!”

  当今的皇上照理说,应当是我二师兄云阙才是。那他该不会是为我修建的圣女庙吧?虽然我不明白他的意图,但倘若我能被黎民百姓供奉着,那也是无上的殊荣了。毕竟,连容忌,这个为六界安宁立下汗马功劳的战神也没有自己的庙宇。

  我兴奋地拍着容忌的屁股,喊着,“快些走,快些走!我有预感,我要有自己的圣女庙啦!”

  容忌耳根通红,不满地抗议着,“爪子挪开,胆肥了?”

  “不敢不敢。”我讪讪地收回手,用舌尖勾勒着他耳廓的形状,粉粉的,如雪中寒梅,十分诱人。

  好不容易登上山顶,师父和二师兄老早就在一片坟丘上悠闲地下着棋。

  师父眯着眼看着我和容忌款步走来,乐不可支,“阙啊,你看我们小七,没个正经,跟狗一样,把太子殿下当成骨头一样舔得不亦乐乎。”

  容忌“咚”地一声将我放下,傲娇地仰起头,仿若刚刚任劳任怨背我上山的人不是他一般。

  云阙回眸,眼里是久经风雨之后的淡然。

  他朝我招手,“小七,我为你修建的圣女庙,你可还满意?”

  我点了点头,并不想过多地同二师兄接触,转而跑进圣女庙,观瞻着庙里头的光景。庙中央是我的石像,雕琢地倒是栩栩如生,只是这表情颇为狰狞,龇牙咧嘴的,笑得像个傻子!

  我不太满意地摇着头,正想爬上去自己修改修改,突然瞥见桌上的贡品,我简直骄傲坏了。

  我顺手拿了两个果子,一个叼在嘴里,一个丢给容忌,“尽管吃,我养你!”

  正在上香的两位女子惊讶地看着我,一手夺下我手中的果子,气愤地指着我的鼻子,骂道,“哪里来的野丫头?竟敢抢圣女的贡品吃!”

  我一阵尴尬,拉着容忌就往外头逃,“看来,以后吃自己的贡品,还得挑在深更半夜来!”

  庙外的坟丘上,二师兄因赢了几盘棋,意气风发。师父气得吹胡子瞪眼,芝麻大点的眼睛睁到极限,终于不是一副睡不醒的姿态。

  他伸手指了指容忌,“你陪我下盘棋!”

  容忌板着脸,似乎听不惯师父命令的口吻。就在我以为他要转身离去的时候,他竟朝师父走去,顺从地坐到师父对面,任由师父怎么悔棋,都耐着性子陪他坐了大半天。

  容忌什么时候转了性子?我托着下巴在一旁看得昏昏欲睡。

  “不对,我不走这!”师父第无数次想要悔棋,又捻着兰花指收起刚下的棋子。

  我不耐烦地按住他的手,“师父你可别胡闹了!一盘棋,悔棋七十八次,还赢不了,真真丢人!”

  “歌儿,不许对师父无礼。”容忌依旧板着一张脸,看他对师父的态度,竟比对我还要好。

  这什么情况?我有点懵地点了点头,心里越想越不对劲。

  “小七,你去为师房中,将师父枕下的瓷瓶取来。”师父赢了一盘棋,眉开眼笑,倒使唤起我来了。

  师父应当是想支走我,和容忌说些什么不能让我听见的秘密吧!怎么墨染尘和容忌有秘密,师父也鬼鬼祟祟的?

  我去取了瓷瓶,匆匆赶来,躲在树后偷听着师父和容忌的对话。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容忌忽然抓着师父的手,言辞恳切。

  师父叹着气,“要是有办法,我会不用?”

  随后,他们两人陷入一阵沉默。我等了好一会儿,他们都不再开口。就凭他们那模棱两可的两句话,天知道他们卖什么关子。

  “师父,你要的瓷瓶。”我将瓷瓶递给师父,问道,“刚才你们在聊什么?”

  “锦囊拿来。”师父接过我手中的锦囊,将融有六师兄残魄的土壤尽数倒入瓷瓶中,“为师已经无计可施了,如果小六能活,等小五结成人形,小六就该萌发新芽了。”

  他这一番话,似是在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但我瞥着容忌凝重的脸色,便知他和师父谈论的并不是此事。

  闷闷不乐下了山,容忌在我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

  我低头捂着小腹,心下思忖着,难不成是因为这道伤口?可是现在已经没什么感觉了,要说会危及性命,应当说不通。

  容忌紧张地绕道我面前,掰开我的手,摸着我的小腹,“是不是又疼了?”

  “不疼。”

  “哥哥,我找不到娘亲了!呜呜呜……”半山腰上,忽然冒出一个形容尚小的女娃,带着奶音哭得伤心。

  容忌顺手将她抱起,为她擦去眼泪,脸上似乎还闪现了一丝难有的笑容。容忌似乎很喜欢孩子。在他的梦境中,就曾出现过两个奶声奶气的女娃娃。

  我怔怔地盯着自己的肚子,莫不是我再也生不出孩子?师父曾替容忌算过,他会有三个孩子,但生母均不是我。

  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一路上,我显得有些失魂落魄。

  “是不是生气了?我只是看那女娃找不到娘有些可怜才抱的她。”容忌在将女娃交由她娘后,一路紧赶慢赶,跟在我身后,不停地解释着。

  “墨染尘是不是跟你说,我腹部的伤虽愈合,可从今往后再生不出孩子?”我停下脚步,下了很大的决心才问出口。虽然我从未想过为他生个一儿半女,但不能生却让我十分难过。

  “哪有的事?”容忌又轻轻将我抱起,“不过话说回来,我一点也不喜欢孩子,太过聒噪。”

  “你骗人。”

  容忌矢口否认,“我对天发誓,今日所说绝无虚言……”

  我凑上前,吻住了他的唇,“别说了。以后不许抱其他人,女娃也不行。”

  “好。”容忌软软地应了一声,绵绵密密的吻落在我的唇瓣,微痒。

  “以后不许骗我。”

  他低低地应着,将我哄上了九重天。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