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外头的仙娥是故意说给我听话的吧!

  不过她们究竟是被香雪怜收买的,还是被百花仙子又或是其他对容忌心生爱慕的女子所收买的,我就无从辨别了。

  “真真是个不省心的!竟给我惹了这么多烂桃花回来!”我咕哝着,只觉一阵头疼。

  “嗯?”容忌掀开被褥,发现我依旧未着寸缕躺在床上,眼神深了深,“歌儿还想继续?”

  “混蛋!我腿酸得很,动一下都痛。”

  “让我看看,是不是哪里伤着了?”容忌俯下身,琉璃珠般好看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

  我从他瞳仁中能清晰地瞧见自己,不觉红了脸,“你别乱看!我动不了,快帮我把衣服穿起来,这样光裸着,太没安全感了。”

  “好。”容忌应着,扯了条缎带遮住眼睛,“等着,我帮你穿。”

  我一阵无语,他蒙上眼睛,还怎么给我穿衣服啊!

  “歌儿,你身体比你诚实多了。”他吟吟笑着,指尖所触之处,如星火燎原,灼烧着我的身体。

  我满头黑线,“你走,叫若雪进来帮我穿吧。”

  他见我动怒,这才安分下来,三两下为我穿戴整齐。

  “刚刚,天后找你,是因为香雪怜?”

  容忌摘下了蒙在脸上的缎带,沉声道,“无非就是些流言蜚语,不听也罢。”

  能闹到天后这,恐怕不是一般的流言蜚语了。等容忌出门为我传膳,我又唤来和黑龙闹得不可开交的绿莺,细细询问道,“你可知,昨儿个香雪怜都跟天后说了些什么?”

  绿莺激动地点着头,义愤填膺地拍着大腿,“主人你不知道,那个浑身一股狐骚味儿的女人,竟造谣你在被鬼王软禁期间,沦为他的禁脔,夜夜笙歌夜夜醉。”

  “不仅如此,百花仙子也向天后告状,说主人你一身狐媚之术,迷得殿下魂不守舍。”绿莺愤愤不平说道,“要是我打得过她,肯定撕烂她的嘴!”

  我怒极反笑,“平时随她们说我倒是不介意,但她们跑天后跟前造谣,是可忍孰不可忍。”

  “绿莺,你先出去。”容忌端着药膳走进,一脸冰冷全然没有晨起时春风拂面的模样。

  “听到我要对付香雪怜,舍不得了?”我心中始终忌惮他对香雪怜非比寻常的态度。

  他叹着气,解释道,“你不是嫌我桃花泛滥到处惹事嘛?我这会子哪里敢在人前笑!”

  “张嘴。”容忌一勺一勺地往我嘴里送。

  我尝了一口,差点儿没吐出来,“好苦!我不吃。”

  他舀起一勺,尝了尝味道,随即放下药膳,“胡说,明明很甜。”

  “你那么在乎香雪怜,不舍得我动她一分一毫,我心里苦。”我撇着嘴,心里头总觉不舒服。

  容忌显出几分开心,“吃醋了?”

  想我堂堂幻境圣女,爱慕者趋之若鹜,还需要吃别人的醋?

  我摇摇头,矢口否认,“才没吃醋!我只是眼里容不得沙子。今天你要是不交代清楚你和香雪怜的关系,这个坎儿还真就过不去了!”

  “父皇母后因她救过我一命,对她礼遇有加。”容忌徐徐开口,紧张地看着我的脸色,深怕自己说错一个字,又惹得我不快。

  “你对她,就没有什么旁的想法?”

  “没有。”他回答地坚定又干脆。

  “那她们造谣我,你就听之任之?”我越想越气,“你可以无所谓,但是不能阻碍我收拾她们。倘若你强加干涉,那我就!”

  容忌喝了一大口药膳,倾身上前噙住我的唇,甜腻的汤汁从他的唇渡向我的嘴,我睁着眼看着他微翘的睫毛扫过我的脸颊,心跳如鼓。

  “你别妄想用美男计诱惑我!”我用手背擦拭着唇角的汤汁,心里的气不自觉消了大半。

  容忌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附在我耳边,低声轻语,“我怎会任由她们污言秽语污蔑你?今晚子时,随我去百花宫一探究竟。”

  子时一到,我换上一身黑衣磨拳霍霍,随着容忌悄然溜进百花宫。

  百花宫里,奇花异卉,摆放的位置十分讲究。

  “小心!”容忌扶着我的腰,将我即将触及到牡丹花的裙摆斩落。

  下一瞬,被他斩落的裙摆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四分五裂。我拽着容忌的衣角,每一步都走得十分谨慎。

  “她布的什么阵,这么厉害?”我心有余悸地望着那盆看上去平平无奇的牡丹花,困惑地问着容忌。

  容忌沉吟,“天罡地煞阵。她曾以九曲连环阵击溃妖邪,救了百位花仙,这才获封的百花仙子。”

  原来是仙界的功臣,怪不得众仙对百花仙子都礼遇有加。只是仙界歌舞升平,百花宫中设这么多阵法不是多此一举?

  走进前厅,八个方位各有一面鼓,加之脚下和头顶的两面,恰好是十面鼓。

  “十面埋伏阵。”容忌心生疑虑,“此阵法失传已久,就凭一个仙阶的布阵者,还原起来应当十分费力。”

  我盯着各个方位上的圆鼓,上头镶嵌着蓝白花纹,所绘的图案奇形异状,应当是些远古的字符。但奇怪的是,我从未接触过这些,脑子里却闪现过这些字符的含义。

  “现在我们要怎么办?”

  容忌似乎也未找到破解阵法的关键之处,“每面鼓上都有一个远古字符,应当是预示着每个方向的凶险程度。但我并不能完全破解这些字符,一时半会怕是出不去了。”

  连容忌都不能破解的字符,为什么我看得懂?!

  双眼一一扫过各个方位的字符,片刻时间,我对于十面埋伏阵的布局就了解得七七八八,“头顶会触发飞箭;脚下会触发万条毒蛇;东南西北方位分别是风火雷电;东南方位有奇兽;西南方位有邪气;西北方位是死门;东北方位是生门。”

  我将发髻上的簪子取下,朝着东北方位的那面鼓轻轻一掷,鼓声嗡嗡。随即,十面鼓同时爆裂,但好在声音不大,并没有惊动百花宫里的仙娥。

  “你怎么知道这些字符的含义?”容忌牵着我的手,往东北方向走去。

  “我之前确实从未接触过。会不会是母皇知道这些字符的含义,她在渡我灵力的时候,将这些记忆也全渡给了我?”我思索着,眼下合理的解释应该只有这一种了。

  容忌将我拉入一间屋子,用手堵住了我的嘴,“有人!”

  我眯着眼,透过门缝瞧着外头的仙娥,长相倒是平平无奇,但体态让人过目难忘。

  天鹅般的肩颈下是瘦削的手臂,身型流畅,动作干练,这和九重天上娇娇弱弱的仙娥相差甚远。

  她朝着前厅飞奔而去,很显然是发现有人破了十面埋伏阵。

  “先别出去,她很快就会折返。”容忌将我藏在屏风后,嘱咐道,“我出去看看,你别出来。百花宫藏龙卧虎,机关重重,万万不得擅自行动。”

  待容忌出了屋子,我才从屏风后走出。

  嵌入壁体的夜明珠散发着莹白的微光,为整间屋子渡上了一层白霜。

  蓝白色的屏风上也刻着一些字符,我总觉得似曾相识,但一下子又想不起来是什么意思,只能多看几眼,将这些字符牢记,等闲下来时再作细想。

  这屋子空空荡荡,除却蓝白色的屏风,只剩一张不大不小的床,床上垂坠着蓝白色的流苏,倒也雅致。

  “什么人?”一声凌厉的女声传来。

  方才那天鹅肩颈的仙娥在门口低喝着,即将推门而入。

  屏风后极易被发现,床上更加藏不得人。

  哐啷——

  就在她推门而入的时候,我刚飞上梁,双手紧抱房梁大气都不敢出。

  她看起来太过机敏,似乎是经过长期训练的。

  她扫视着四周,一脚踹翻了屏风,未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又走向床榻,指尖轻触床面,呢喃着,“难道是我的直觉出错了?”

  我闭着气,眼看着她就要走出屋子,紧绷的神经稍有松懈。不成想,极度敏锐的她又折返回来。她蹲下身嗅了嗅被她踢翻的屏风,“是个女人。”

  此刻我正在她头顶上方,只要她稍一抬头,我就躲无可躲。虽然她未必是我的对手,但这毕竟是百花宫,倘若在此被人发现,肯定会给容忌惹上不小的麻烦。

  好在她并未抬头,而是冲着床榻而去。她轻轻一拉蓝色的流苏,床板吱呀一声,立了起来。

  我捂着嘴,屏息凝视着,床板下似乎有个暗道。

  仙娥从床榻上翻身而下后,床板又恢复如初。

  “歌儿?”容忌推门而入,轻声叫唤着。

  我从房梁上飞下,拉着他指着床板说道,“这里有个暗道,刚刚那个天鹅肩颈的仙娥就是从这跳入的。”

  容忌揽着我,将我带出了屋子,随后小心翼翼关上门。

  “百花宫竟能在我眼皮底下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其中定有猫腻。”容忌沉眸,“她应当还在暗道之中,我们先去西厢房看看,似乎藏有猛兽。”

  站在西厢房外,光听着里头的嘶吼,就觉得十分瘆人。出于好奇,我还是压下了心里头的恐惧将脸贴在雕花木窗上,戳破积了层灰的窗布,凑近看着里头的光景。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