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可怕的是,屋子里头,也有一只矍铄的眼睛,正透过被我戳破的窗布,一眨不眨地瞪着我。眼睛极大,跟傲因的有的一拼,但眼神里充斥着戾气,显然这只眼睛的主人并非善茬。

  我未料到屋子里头的猛兽会有这样的举动,惊慌地后退了一步,撞在容忌怀里。

  “怎么了?”容忌担忧地看向我。

  我摇了摇头,“没事,就是里头巨硕如鼓的眼睛有些瘆人。”

  容忌看向廊道尽头,在我耳边小声说道,“有人来了,我们先回吧!”

  我点了点头,随着容忌,准备从后门溜出。

  戒备森严的百花宫,后门虽无一兵一卒看守,但我和容忌依旧不敢放松警惕。

  门口分立九棵树,左四右五,每棵树上都有一颗星子,将所有星子连在一起,应当又是一个十分危险的阵法。

  “九曲连环阵。”

  “不好破?”我对阵法一窍不通,眼下这些树上也没有标识着字符,我更加毫无头绪。

  容忌沉吟片刻,却拉着我原路折返,“仙界之中,只有我和百花仙子破得了。今日若破了阵法,无异于打草惊蛇,适得其反。”

  “百花宫真是一座宝藏,原先我还以为百花仙子是个单纯直率的仙子,没想到心机藏得这么深。”

  容忌不置可否,“这偌大的九重天,并不似表面平和。不止百花仙子,月宫里头的那位也不简单。”

  月宫里头?不就是那位满脸愁容的嫦娥仙子!

  不过好在,嫦娥仙子不喜欢容忌,不然我真是应接不暇。

  刚刚那位仙娥已经从屋中走出,直奔百花仙子的寝殿。我和容忌远远地看着她的身影,相视一笑,再度溜进藏有暗道的卧室。

  我拉下蓝色的流苏,床板一下立起,下面黑黢黢一片,但似乎十分宽敞。我见仙娥都能安然无恙走出,想必我和容忌也不会遇上什么麻烦。

  跳下暗道,一股寒气从脚底衍生,瞬间扩散到四肢百骸。

  “容忌,你说百花仙子是总觉得有人要害她么?把自己寝宫搞得神神秘秘的,都不知道有什么用。”我双手环抱胸前,在一片黑暗中,隐隐生出一种窒息感。

  并不是有多惧怕黑暗,只是因为从小到大的梦魇,总是在黑暗中开始。所以一旦到达一个陌生的环境,黑暗很容易就能引起我的不适。

  容忌点着了火折子,牵着我往前走着,“原先,我也只是好奇她如何得知我寝殿内的事,想不到百花宫里另有乾坤。”

  走了好一会儿,空空如也的暗道中出现了两道岔路。右边那条依照方位来看,应当是通向百花仙子寝殿。

  容忌领着我走向左边的岔路,“这边出去,应当就要出百花宫了。”

  果真,没走多久,就走到了尽头。

  容忌推开头顶上方虚掩着的草皮,我这才施施然松了口气。在百花宫晃悠了一圈,终于得见天日了。

  “此处有些眼熟。”我指着五十米开外的清冷院落,总觉之前来过。

  容忌皱眉,“文曲星官的院落。”

  “大师兄?他不是被派遣去掌管幽冥鬼界了,怎么他院落里还亮着灯?”我指了指大师兄院落里的那盏油灯,不免有些好奇。

  “进去看看。”容忌起身,拎着我直接飞入了院落。

  枯黄的叶子铺陈满地,青玉石案积了层灰,看样子是有段时间没人来过了。踩在厚厚的枯叶上,枯叶发出清脆的断裂声,打破了一院的寂静。

  枝桠上的灵鸟,扑棱着翅膀没入黑暗中。

  门扉半掩,我轻轻一推,就大敞开来。许是外头风大了些,屋内的油灯突然灭了。

  我赶紧蹿到容忌怀中,从未想过仙界也能透着森森的凄凉,比幽冥鬼界好不到哪儿去。

  他走近圆桌,捻着灯芯闻了闻,“灯芯应当只烧了一刻钟。”

  那就是说,在我们之前,却有人闯入过大师兄的院落。只是大师兄都已经去了幽冥鬼界,那人还来此处作甚?

  哐啷——

  我的裙摆不小心扫过矮凳,似乎碰落了什么东西。

  我低头在地上摸索着,拾捡起了一支看上去平平无奇的簪子,“看来来者是个女子。”

  我将簪子凑近鼻尖,深深嗅了嗅,并没有一丝花香味,所以来者基本可以排除掉百花宫里头的仙娥。

  “走罢,也许是哪个大师兄的爱慕者留下的。”此处再无其他线索,我这才和容忌出了大师兄的院落。

  但容忌并没有打算回寝殿,而是唤来黑龙,载着我们飞往幽冥鬼界。

  “去幽冥鬼界作甚?”我累得直打瞌睡,靠在容忌怀中昏昏欲睡。

  容忌将下巴抵在我的肩头,失笑道,“白日里是谁叫着嚷着要收拾香雪怜的?这么快就忘了!”

  对……走了一趟百花宫,竟把那搬弄是非的香雪怜给忘记了。

  我突然来了些兴致,好奇地询问着容忌,“她毕竟救过你的命,你舍得伤害她?”

  容忌并未作答,但我也不强求从他口中得到答案。倘若容忌待她跟常人一般,反倒显得他薄情寡义。

  幽冥鬼界比之前亮堂了许多,白无常远远地瞅见了我,蹦跶上前热情地招呼着我,“且小娘子,见到你安然无恙真好!”

  “白兄近来可好?”

  白无常瞬间苦着一张脸,指了指自己卷在嘴中的舌头,“鬼界越来越干,我这七寸不烂之舌怕是要枯死了!”

  容忌冷冷地看着他,基本上,他对我所熟识的男子都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毕竟相识一场,我也不能见死不救。草草施了个唤雨诀,唤来一朵乌云在白无常头上嗡嗡作响。

  白无常起先有些害怕,后来随着他头顶雨势渐大,盖过了轰鸣的雷声,他也就淡然了许多,伸出舌头汲取着雨水。

  容忌不耐烦地将我拖走,“你都没为我唤过雨!”

  “那我有为你引过雷呀!”我一想起容忌将我当风筝放那会,最后他被雷劈得外焦里嫩就大笑不止。

  容忌自然也想了起来,尴尬地说不上一句话,只加快了脚步,往香雪怜的闺阁走去。

  说到闺阁,我又有些吃味儿。在鬼界中待了那么久,我都不知香雪怜住哪儿,容忌居然知晓!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