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一连三天,容忌没有出现,我也没想着去找他。

  毕竟傲因和绿莺在身边聒噪个没完没了,我完全没有闲暇时间去想容忌。

  可是,到了第四天夜里,我一翻身,突然对上容忌那双闪着绿光的眼。

  我一激灵坐起身,他冲我露出了一抹邪笑。

  “你不是说这段时间你不来找我?”我捂着胸口,差点没被他吓死。

  他的眼珠子又恢复了正常的琥珀色,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他从我身上跨过去,径直下了床,“就是有些想你了。”

  容忌背着我,“大婚前你记得锁好门窗,我怕我又忍不住想来看你。”

  “来就来呗,我才不信我们见上几面,就是不吉之兆。”我从他背后揽住他的腰,“习惯被你抱着睡,这几日我都没睡好。”

  他失笑,“你刚刚不就睡得挺好?”

  我悻悻地松开他,朝他甩去枕头,“走走走!干嘛拆穿我。”

  他接过枕头,深深嗅着枕头的气味,并不打算将枕头还我,抱着枕头从窗口飞了出去,隐匿在一片黑暗之中。

  他来无影去无踪,好不潇洒自在。我就没那么舒服了,睡得好好的被他吓醒,这下要睡不着了。

  我胡乱披了件衣服,百无聊赖地走出寝殿。

  夜凉如水,小卓正坐在高台上吹着箫。他抬头凝望着淡蓝色的结界,星辰隐在结界后模糊一片。

  我走上高台,将身上的衣物给小卓披上,“这么晚还不睡?”

  “赏月。”小卓欣喜转过身看着我,手指着天上一片模糊的星影。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满头黑线,“哪来的月亮?”

  “层云之后。也许现在看不到,但姐姐,我们总要坚信,守得云开见月明。”小卓晶亮的眼睛,堪比夜空中最亮的星。

  我点了点头,转眼又拎着他的耳朵将他扔向高台,“小小年纪,吹什么箫?还吹得那么伤感!赶紧的给我回去睡觉。”

  小卓捂着耳朵,小声应着,“知道了,姐姐也早些休息。”

  我原想再逛一会儿,但一阵寒风吹得我汗毛直立。

  我小跑着跑回了一寝殿,刚关上门,不料容忌又侧卧在我卧榻之上。

  “你不是刚走?”我蹬了鞋子,爬上卧榻,卷起被褥裹着自己的身体。

  容忌面容冷冽,心情似乎不大好,“穿这么少出门,私会弟弟?”

  我一听,瞬间来火了。

  “你什么意思?”

  “先是和花颜醉喝得酩酊大醉,再是衣着单薄私会弟弟!你到底把我当什么?”容忌的眼,闪着幽绿的光芒。

  他看起来,很不正常。

  “你究竟怎么了?”我耐着性子问他。

  他却没给我好脸色,三两下撕碎我的衣物,突然间发狠地冲撞我的身体。

  痛!

  刹那间,我脑子一片空白,除了痛,再无其他。

  但这远不是结束。

  他像猛兽一般扯着我的头发,啃噬着我的脖颈,尖利的牙齿咬在我身上,死死不松口。

  身体被他咬得血痕遍布,他甚至不放过我小腹上的疤痕,咬到我全身没一处完好的皮肤,他才施施然松开了我。

  他扯着我的衣物擦拭着唇边的血迹,然后又擦拭着他同样染着血迹的分身,如餍足的猛兽,慵懒地穿上衣服。

  “下次再让我看到,你和其他男子卿卿我我,我不会这么轻易饶过你。”

  我的理智告诉我,容忌肯定是中邪了,不然他定然不会这样虐待我。

  但我身体的疼痛却不容我原谅他。我抓起卧榻边上的花瓶,对着他的脑子狠砸去,“混蛋!要不是你中了邪,我定要亲手杀了你,挫骨扬灰!”

  容忌脑袋开了瓢,鲜血汩汩往外流淌。

  他扑通一声翻着白眼倒在卧榻之上,我也被他折腾地精疲力竭,四仰八叉倒在他边上,昏死过去。

  再度转醒,容忌头上的血已经干涸,只不过脸上残存着大量血迹,十分可怖。

  他在我身上足足用了百余瓶金创药,我活动着手脚,虽有些酸痛,但皮外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

  可有些金创药不能用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动一下痛,抬一下腿痛,一股暗红的血液顺着大腿流下,我咬着牙,对着容忌又是一顿骂。

  “禽兽!还不准备跟我说实话?你到底中的哪门子邪啊!”

  容忌轻轻擦去我腿上的血,“下月十九,我来接你。”

  他仓皇夺门而出,我能感觉到他在顾忌着些什么,但是究竟是多严重的事,不能同我提及?

  我躺在床上,细细地回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容忌送我回幻境之前,要我无论如何,不要轻易放弃他。

  也就是说,从那时起,他可能就被某些事缠上,身不由己!

  对,似乎那天从百花宫出来,他就变得有些奇怪。又或者说,被那条小蛇咬伤之后,他的身体就不受自己控制了。

  他急于送我回幻境,大概是怕自己控制不住伤到我。而他每次控制不住情绪,又会跑来找我,瞳仁闪着幽绿的光,异常暴怒。

  容忌他一定清楚自己身体的变化,但他为什么就不肯告诉我实情?

  看来,我须得去一趟仙界,才能弄清事情原委。

  “主人,我讨厌傲因!”绿莺抓着两只蛐蛐儿跑进寝殿,趴在我枕边放声大哭。

  和黑龙闹,和秃鹰闹,现在还和傲因杠上,绿莺真是不让人省心呢!

  我叹着气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傲因欺负你了?”

  “呜呜…我抓了一上午的蛐蛐儿,被它吃了好几十只,现在只剩我手中这两只了。”绿莺困倦地趴在我边上,眼泪啪嗒啪嗒掉。

  “这傲因,尽吃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难怪越来越笨!”我一想起它吃了素瑶的脑子后,阴阳怪气的样子,身上便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它吃了这么多蛐蛐儿,现在估计将自己当成蛐蛐儿,滚在泥堆中玩得不亦乐乎吧!

  “主人,我累死了,让我回你耳里睡会。”绿莺窝在我怀中撒着娇。

  我颔首,脑中忽然闪过食人花所说,绿莺常寄居我耳中,对她而言,我是完全没有秘密的。

  绿莺跟了我这么久,又有什么理由去背叛我呢?上辈子,我就没好好照顾她,这辈子我又怎能轻易怀疑她?

  绿莺毛茸茸的身躯蜷缩在我耳里,暖意骤升,我随着她又睡死过去。

  半夜,绿莺悄然从我耳中爬出,换成人形,晃动着我。

  “主人,不是要去仙界嘛?现在夜黑风高,正是时候!”

  我倏尔睁开眼,定定地望向她,心中警铃大作。我从未跟她说过要去仙界,她只在我耳中睡了一会,就能得知我的想法!

  绿莺伸出手在我眼前晃了晃,“主人,是不是没睡醒?”

  “没。”我敛下心底的疑惑,摇头道,“我带傲因前去,你就别去了吧,太过危险。”

  绿莺不依,拽着我的胳膊撒着娇,“哼,我肯定不是你最爱的鸟儿了!”

  我不做声响,透着微光仔细地瞧着她。

  绿莺被我看得有些发怵,松开我的手,嘟着小嘴问道,“主人,你是不是生绿莺的气了?”

  她心虚了吗?

  我闭上眼眸,掩下眼里的失望,沉声应着,“没有。此去凶险,我不想你出事。”

  绿莺怯怯点头,“绿莺知道了,绿莺乖乖留在幻境,等主人回来。”

  我费了些气力,才从床上爬起。不得不说,狂躁中的容忌真是惹不起。

  “混蛋!等他好了,我要他跪在南天门口跟我道歉!”我龇着牙,踮着脚走出寝殿。

  “傲因!”

  一开门,我就被满院乱跳,飞檐走壁的傲因给惊住了。

  它现在俨然就是一只放大了的蛐蛐儿嘛!

  “你给我下来!”我拽着它的腿,看它将清霜她们昨儿个刚挂上的红色绸带撕得稀烂,恨不得将它暴打一顿。

  “吃脑脑,吃脑脑!吃好多脑脑…”傲因爪尖在墙上留下了蜿蜒帝划痕,半点没有收敛的意思。

  “我跟你说正事儿!”我手中燃起天雷之火,这才震住他。

  “主人,我乖乖。”傲因打着饱嗝儿,匍匐在地。

  “烛照,你认识吗?”

  它哆嗦了一下,点了点头,似乎很怕它。

  “为什么这么怕它?”

  傲因又摇了摇头,“那老东西总喜欢和我切磋,打不过我就发脾气,烦人得很。”

  烦人么?可烛照似乎很想念傲因。

  “它在仙界百花宫,我带你去看看它吧!”

  傲因绿宝石般的眼睛闪烁着光芒,虽然嘴上不承认,但心底里也是挂念着烛照的。

  它们同为上古神兽,一样其貌不扬,一样天赋异禀,应当是要惺惺相惜的。

  “主人,你是不是因为不识路,所以才带上我的?”傲因忽然开窍,圆溜溜的大眼睛骨碌碌转,定是想着和我谈条件。

  我拍着它的大脑门儿,啧啧称赞,“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竟知道我识路的本领差。”

  傲因挠着头,“让我带路也不是不行,我想吃美仙子的脑脑。”

  我爬上它的背脊,抱着它的脖颈哄着它,“百花宫里有个天鹅颈美仙娥,倒是可以拿来做开胃餐。至于那骄傲不可一世的百花仙子,也可以拿来做下酒菜。”

  傲因激动地嗷嗷直叫,卯足了劲儿往九重天一冲而上。

  ------题外话------

  推荐幽默风趣的《狼夫骄宠小萌妻》,作者羽且。这是个关于穿越者后代的故事。是后代,此故事非穿越。里面讲述了一个非同寻常的江湖,和非大众化的爱情。

  精彩故事是从女主非常不情愿的私奔开始的……

  这场私奔事故搅起江湖一片鸡飞狗跳,搅起朝堂一阵混乱。

  女主:软萌可爱,非白莲花,非小白,智商在线。

  男主:强强强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