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只想着此处夜景怡人,未曾料到素来无波无澜的弱水河狂浪骤起。”容忌抱着我,带上三只雏鸡,踏着夜色,大步流星地离开弱水河。

  回头望着弱水河,我依旧满腹疑虑,眉头紧皱。

  容忌低头看着惊魂未定的我,询问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刚刚在河底,有水怪抓伤了我的胸,但伤口自行愈合了。还有我小腹上的伤疤,也消失不见了。”我下意识地摸着光滑的小腹,喜忧参半。

  喜是因为伤疤不见了,也许有朝一日我也能为他生个一儿半女。忧是因为那不知名的水怪,看那样子定然是专程候在弱水河底,等着突袭我的。

  容忌顿下脚步,“你是说河底有水怪?”

  “是啊,我看不清它的样貌,只知道它有一双极其粗糙的手,手心的鳞片如刀片般锋利。”我如是答道。

  容忌沉吟,“我会彻查此事,以后别来弱水河了。”

  我点头应着,偷偷瞄着心事重重的容忌,笃定他有事瞒着我。要是在往常,听闻我身上的伤疤消失了,他应当比我更高兴。而现在,他似乎有意避开这个话题,只揪着河底的水怪不放。

  我和弱水河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关联?我的身体触及河水,水面即刻绽开水莲。伤口被河水浸入,不仅没有溃烂反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有机会,我定要来弱水河一探究竟。虽然,他不让我来肯定有他的道理,但我委实不喜欢被蒙在鼓里。

  翌日,我起了个大早,拽着容忌规规矩矩地在琼华宫外候着。

  早起的仙官仙娥发觉容忌的脸又肿又红,对我的敬畏又多了几分。

  容忌瞅着众仙古怪的神情,下意识地摸了把脸。他的脸色由白转红,红中发青。

  恰巧,天后已经穿戴齐整走出琼华宫,看到容忌的脸,噗嗤一声大笑出来。

  容忌黑沉着脸,拎着我的衣领往回走,“今日不请安了,我看你是欠收拾,竟将我揍得颜面无存!”

  我朝着天后挥着手,扯着嗓门儿喊道,“母后,救我!”

  天后也朝着我挥了挥手,含笑道,“等你顺利诞下小天孙,母后就去救你。”

  看来,天后是指望不住了。

  我赶紧抱住容忌大腿,“容忌,青天白日的,不太好吧?”

  容忌用手抵着我的下巴,“你叫我什么?”

  我反应极快地改了口,站起身在他耳边轻轻唤了一声,“容哥哥!”

  容忌摇头,“本殿像是那种对妹妹上下其手的禽兽?”

  上回,明明是他让我喊容哥哥的呀,怎么说变就变?

  好事的仙官凑我耳边,小声嘀咕道,“太子妃,你该改口唤殿下为夫君了!”

  夫,夫君?我光是想想就一身恶寒。

  容忌冷眼瞥着仙官,仙官吓得连滚带爬逃离。

  “连洒扫仙官都知怎么唤我,你不知道?”容忌捏着我的鼻子,面容冷峻。

  但他的脸肿得厉害,脸色再臭都透着一股滑稽。

  于是乎,我大着胆子,在挨打的边缘大鹏展翅。

  “不是我不想叫,是你甚丑,我叫不出口。”

  容忌吃瘪,脸色由青转红,红了又白,不过这次是被气白的。

  我小跑着逃出他的怀中,双手双脚紧紧扒在边上的菩提树下,赖着皮,“你要是罚我,我就不回去!今日你这么丑,难以下口!”

  容忌满头黑线,一手捂住我的嘴,一手将菩提树连根拔起,一并拖了回去。

  “敢不敢再说一遍?”容忌磨着牙,似要将我拆骨入腹。

  “不敢!”我没想到菩提树这么不经拔,心疼地抚摸着它粗糙的纹理,“树啊,我对不住你,改日会记得给你烧一堆纸钱的。”

  菩提树枝桠颤了颤,闪到一边,颇为鄙夷地挺直了躯干,大摇大摆地原路折返。

  我讶异地看着菩提树远去的背影,忽觉身体一轻,低头一看,容忌的手又缠上我腰间。

  还没看到黎明的第一缕曙光,我就率先被自己白得发光的身体晃了眼。

  容忌将我推到足有半人宽的铜镜前,“既然你觉得为夫甚丑,那为夫就不为难你了,你且好好看着镜中娇艳欲滴的自个儿。”

  我身前是冰凉的镜面,背后是火热的容忌,前后夹击下,我将最后的倔强都给丢了。

  “夫君,我错了。”

  容忌将头凑近我耳边,深深嗅着,“你闻起来很香。”

  我咽着口水,下意识地别开眼,不去看铜镜中姿势怪异的自己,“虽然说花开堪折直须折,但今日花无水浇灌,你若强折,怕是要伤及花蕊。”

  “无水浇灌?”容忌勾起唇角,暗暗笑道,“事实似乎并不是这样!”

  我脸一红,竟不知要如何辩解。

  “叫我什么?”容忌看着铜镜中的我,略带薄茧的指尖滑过我平滑的小腹,来回摩挲着。

  屋外,人影幢幢,不用想肯定是一群好事的闲散神仙躲着听墙角。

  我咬着唇,试图转移着话题,“且大,且二,且幺今早喂过了么?”

  “若雪在照料。”容忌擒着我的手肘,继续着方才的话题,“叫我什么?”

  “容忌,你别以为我怕你,我只是不跟你一般见识!”我压着嗓子,一口咬在容忌肩膀上。

  “你心里只想着喂饱三只雏鸡,怎么不想想怎么喂我?”他将我托起,让我正面对着他。

  喂他?我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软软的唇瓣贴上,灼热的舌头如灵活的小蛇,轻描淡磨。

  脑子嗡得一下一片空白,尽管我已经十分熟悉他的触碰,但脸颊还是烧得通红。

  我一手拍在他脸上,一时之间找不到词形容他的所作所为,只反复地念叨着,“臭流氓!”

  他毫无防备,被我带着三成灵力的一掌击飞老远,正巧砸在卧榻之上。

  砰——

  容忌错愕地抬眸,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我将我的手藏到身后,拾捡起衣物胡乱王身上套。

  这回闯大祸了,我看容忌还愣在卧榻之上,想是他受伤不轻,还是逃为上计!

  正想破门而出,卧榻吱呀一声四分五裂。

  “哎哟…”

  这声音似乎不是容忌的!

  我回眸,看到容忌已经衣冠楚楚站在卧榻前,手持斩天剑指着从卧榻上的破洞冒出半个脑袋的师父。

  ……

  难道说,师父一直在屋里?

  天杀的,我怎么摊上这样的师父……

  师父心虚地缩着脖子,举起手来,尴尬地笑着,“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

  要是旁人,我非用千叶冰凌在他身上扎上千百孔,但对自己师父,还真是下不了手。

  我给容忌使了个眼色,“你替我好好教训这老头儿!打到他叫娘!”

  师父苦着脸,芝麻大点的眼睛突然落下硕大的泪珠,“师父万年铁树开了花,灵霄殿上对黄道妹妹一见倾心,正琢磨着如何将她哄到手,这才厚着脸皮前来学习学习。”

  容忌将剑架在师父脖子上,转而问我,“你去哪?”

  我胡诌着,“喂鸡。”

  容忌的脸瞬间柔和了许多,“去吧。”

  他的嘴角挂着干涸的血迹,脸上的肿胀也消了些,活脱脱一病娇公子,回眸间活色生香。

  我晃了晃脑袋,赶紧逃出这一室的旖旎。

  不出所料,门口又东倒西歪了一地的仙官仙娥。

  就连傲因都趴在地上装晕。

  我踹了它一脚,冷叱道,“跟我来!”

  傲因虎躯一震,一个激灵站起身,怕我骂它,肥硕的爪子局促地搅到一块儿,“主人。”

  “走。”我抓着它,从后门溜出且试天下。

  趁着容忌和师父周旋的当口,我有必要去弱水河走一遭。

  “带我去弱水河畔。”我摸了摸傲因的脑袋,哄着它,“河中有水怪,脑汁鲜嫩。”

  它似不大相信,“弱水河有守护神镇守,怎么会有水怪?”

  守护神么?难道昨晚抓伤我的是守护神?不过不管是谁,我总要去探探究竟!

  白日里的弱水河没了满天星空的点缀,和其他河流也无什么不同。

  我拾捡起一颗小石子儿往水面砸去。水波粼粼,丝毫不受石子儿影响,依旧按照着原有的节奏律动。

  “傲因,为何弱水这么邪乎?”

  傲因摇了摇头,“傲因只知弱水由有情人泪水汇集而成,其他一概不知。”

  眼泪?眼泪不应该是又涩又苦的么,容忌怎么说很清甜。

  我踏上弱水河,水莲竞相绽放。傲因跟在我身后,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

  自从上回它落入百花仙子院中的池子后,它对水就生出几分畏惧。

  烟波十里渺渺,暖阳静卧,耳边除了细碎的水流声,只剩下傲因粗重的喘息声。

  我盯着脚下的水莲,想着也许父君原身就是弱水上的水莲花。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身为幻境圣女的我,还能和弱水结下不解之缘。

  可容忌为何总避而不谈此事?

  难道弱水的主人当初犯了什么大错?

  傲因突然将我往后拽,指着河中央不断喷涌的河水,“主人,小心!”

  我抬起头,一动不动地盯着不断抬高的水柱。

  水柱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而水柱上头,站着一个金发男子。

  他闭着眼,双手环胸,看上去似在小憩。

  我腾空飞上水柱,先是扫了一眼他的手。白嫩光滑,肥嘟嘟的挺有福相。

  我悄悄地摸了把他的手心,软软的,凉凉的,豆腐一般的触感。这下,我已经十分笃定他不是昨晚的水怪。

  他突然睁开眼,碧绿的眸子仿若有洞穿人心的魔力,叫我瞬间失神,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脚一滑,直接从十丈高的水柱上跌落。

  情急之下,我朝着他的腿,撒去蛛网,好让自己不至于摔成肉酱。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