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之前我并未想过入他的梦境,但既然入了,去看看他的前世今生倒也不错。

  我拨开梦境迷雾,眼前是一汪碧泉,周遭是白雪皑皑。

  我好奇地打量着四周,不小心踩到了一面精致的镜子。弯腰将其拾起,透过镜面,我看到身后站着的阴柔男子。

  光看他比碧泉还要靓丽的眼睛,雌雄难辨。至于他究竟是何样貌,我倒未曾留意,只单单记住了这双绝世无双的眼。

  “你是谁?”他夺过我手中的镜子,胖嘟嘟的手理着他金色的发丝儿。

  说来也是奇怪,他身材偏瘦削,溜肩窄腰,独独一双手十分肥厚,看着颇有亲和力。而他的音色也偏阴柔,不细听还以为是哪家闺阁小姐在呢喃。

  可他的脾气并不似他外貌这般柔和。见我没答话,他已然将肥厚的小手放在我脖颈之上,用力收紧,“闯我梦境者,死!”

  “啧啧,一点儿也不友善!”我对他的举动也不气恼,倘若真遇到危险,我只要捏碎梦境就能保全自身。

  他见我没有丝毫的畏惧,不禁细细地打量了我一番,他嗅了嗅我身上的气息,感叹道,“原来是个杂种!”

  “你!”我怒火蹭蹭蹭蹭地往上升,膝盖往上一顶,狠狠地朝他胯下撞去,“不男不女!还好意思说我是杂种?”

  他吃痛地闷哼,弓着腰眼泪簌簌掉,“你骂我!呜呜呜呜,坏女人。”

  我扯着他黄不拉几的头发,吼着他,“为什么说我是杂种?”

  “你是幻境仙灵,但血不够纯,又不完全是仙灵,这不是杂种是什么?”

  我一脚踹他屁股上,低咒着,“什么玩意儿!再让我听见你骂我杂种,我就把你阉了,蘸醋吃!”

  他两腿一紧,委屈兮兮地看着我,“不要动我,我对你没兴趣!”

  说得好像我对他有兴趣一般!若说好看,容忌比他英俊百倍;若论妖媚,花颜醉媚而不俗,刚柔并济,比他的阴柔更为讨喜。

  我鄙夷冷嗤,“没时间跟你耗着。我问什么,你答什么。”

  他点了点头,脸上还挂着泪,爱哭这一点使他看上去更像个娘儿们。

  “你是谁?”

  他抽抽噎噎地擦着泪,平复了情绪,脸上露出一丝得意,“我是弱水守护神弱水汘。”

  我心下腹诽,原来不是所有神都那么厉害能耐,就如眼前的弱水汘,能力薄弱,怎么看都不像个正经的神。

  “那你可知昨夜在河底出没的水怪是何方神圣?”

  弱水汘摇了摇头,“我在河底沉睡已久,对今天之前的事全无印象。”

  我满头黑线,不死心地问道,“为何我触及弱水,弱水就会结出水莲?”

  弱水汘震惊之后朗声大笑,“水莲?踏破铁鞋无觅处,你竟自己送上门来了!”

  我看着他近乎疯癫的样子,一头雾水。弱水汘该不会是睡久了,脑子不好使吧?

  他兴奋不已,双手按着我的肩膀,嘟着嘴朝我的脸颊凑来。

  我一掌将他拍飞,他那微厚的唇涂了口脂,嘟起嘴后更像个女子了。

  我一脚踩在他胸膛之上,厉声质问,“告诉我水莲的真相!”

  他捂着胸膛剧烈咳嗽着,断断续续说道,“上一任弱水守护神,是万水之主,也就是水神。他陨落之后,弱水无主,偶然路过弱水河畔的我不幸成为了新的守护神。”

  水神!又是水神…

  六界的水越来越少,起因是水神陨落。

  嫦娥爱了多年的,是水神。

  而弱水的守护神,居然也是水神!

  我从未见过他,但他似乎一直贯穿我的生命,就像是埋在暗处的一根线,引着我去抽丝剥茧。

  弱水汘悄然移开我的腿,站起身拍了拍胸膛的尘土说道,“弱水结出水莲,是因为弱水认主。你既然成了弱水的新主子,我也可以离开此处,云游四方了。”

  我?新主子!我隐隐约约触到了真相,拉着他的肩膀问道,“你在这睡多久了?”

  他沉思了片刻,“我不知仙界的历法怎么算,只知我是在凡间天朝贰佰零叁年飞升成神,也是在那一年不幸成为弱水之主。”

  天朝贰佰零叁年,小卓出生,父君母皇殒世,而水神也在同一年陨落…

  细想着我这一身天赋异禀,除了造梦术来自幻境,唤雨术、引雷术、滴血破上古魔阵,滴血降服上古神兽,滴血引得弱水认主,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指向着同一个事实。

  我和水神之间肯定有某种契机,他极有可能就是我和小卓的父君。

  我既十分兴奋,终于得知父君的身份,又有点担忧,怕这一切只是误会而已。

  捏碎了弱水汘的梦境,我手一滑没能抓住他的脚,从十丈高的水柱上直直摔落。

  没想到,弱水汘也从水柱上往下跳。我用灵力保护自己的同时,瞥了一眼青丝狂舞的他,如枯叶般零落,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流畅的弧线。

  砰——

  我重重地落入弱水中,水花四溅,结出硕大的水莲,在空中次第绽放。

  而弱水汘,并没有像我预想中那样砸入水中,而是被飞身而来的容忌稳稳地接住,落入他怀中。

  我被傲因从水中拎起,瞅着和弱水汘搂搂抱抱的容忌,郁闷至极,“你不让我来此处,难道就是因为在河底养了个娇滴滴的美人儿?”

  容忌看清了弱水汘的模样,吓出高低眉,赶紧脱手将他扔下。

  他朝我走来,急于解释,“我以为我接住的是你。”

  弱水汘跌落在河面上,脸色绯红。他身体柔若无骨,顺着容忌的腿一路往上攀着,“公子救了水汘,水汘自当以身相许。”

  容忌将他甩至一边,不屑一顾,“滚。”

  弱水汘对于容忌的嫌弃,并没有表现出忧伤。而是将整个人蜷缩成球状,在水面上一圈又一圈地滚着。

  容忌黑沉着脸,牵着我的手往河岸走着,“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我支支吾吾道,“我,我知你担忧我的安危,但有些事情不弄清楚,我总觉浑身不舒服。”

  “那你弄清楚了吗?”容忌闭了闭眼眸,手心出了一层薄汗。

  “容忌,不论真相是什么,我们都可以共同面对。你究竟在担忧什么?”我捧着他的脸,踮起脚吻着他的鼻尖,“你看着我!我是水神之女对不对?”

  容忌摸了摸鼻尖,“歌儿为何总喜欢吻我的鼻尖?”

  我仰着头,伸出手比了比他的身高,叹着气,“够不着你额头,只好将就着吻你的鼻尖了!”

  “笨蛋,我可以弯腰,让你吻个痛快!”说完,他弯下腰衔住我的唇,轻拢慢捻。

  我踩到他的脚背上,垫着脚尖终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放松地将手搭在他脖子上,回应着他柔似水的深吻。

  傲因双爪捂眼,长长的舌头却心驰神往地荡来荡去。

  我睁开眼,对上容忌琥珀色的眼眸,瞬间清醒。

  该死!差点又中了容忌的美男计。

  我后退了两步,逃出他双手的禁锢,郑重其事地问他,“我是不是水神之女?”

  “告诉你也可,但你必须以我的命起誓,永不能做伤害自己的事。”

  我果断地应着,这不是废话嘛!我这么惜命,怎么会做伤害自己的事?

  倘若容忌遇险,需要我以命相救,我不会再像上次那样,为他挡剑。我会和他并肩作战,上穷碧落下黄泉,死生相依。

  容忌终于让步,将我拉上岸,让我坐在他腿上,“在你第一次踏上弱水河时,所过之处步步生莲,我就隐隐感觉你和水神存在某种契机。”

  “那你当时还笑我水性杨花!”我忿忿不平地掐着他的腰。

  “六界能唤雨的寥寥无几,而能不顾天意任意唤雨的,除了水神,只有你。据传,水神和你一样,步步生莲。但你究竟是不是水神之女,我也不敢断定。”

  “当真?”我将信将疑,“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六界旱灾无力逆转,现在凡间和鬼界已受到波及,总有一日仙界也会因为缺水,而衰落。”容忌眉头紧皱,忧思甚重,“斗姆元君的无字天书指示,只有牺牲水神传人,让水神元灵散布六界,六界才能起死回生。”

  牺牲水神传人,拯救六界?

  我抓着容忌的胳膊,恳求道,“倘若我和小卓的生父真是水神,且事情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必须要有所牺牲,不要牺牲小卓,我来就好。”

  容忌的脸阴沉到了极致,“你方才以我的命起誓,绝不做伤害自己的事,现在就想着牺牲自己了?”

  “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小卓赴死啊!”

  小卓虽不出幻境,但他生性善良,倘若知道自己的命,能拯救苍生,他一定会义无反顾牺牲自己。

  容忌搂着我,双手越收越紧。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补充道,“神的元灵,只有一个继承者能够延承,小卓身上应当不存在水神元灵。”

  我舒了一口气,浅浅啄着容忌的眼,“我答应你,绝不轻易伤害自己。斗姆元君贵为母神受万人景仰,但谁能保证她每次都不出错呢?兴许她也有算错的时候。”

  我刚还希冀着生父是水神,现在却又害怕自己真是水神所出。

  毕竟,我怕死得很,不想让自己因为不能自主选择的身世而处在风口浪尖上。

  容忌不知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安慰我,喃喃自语,“又或许,水神根本就没有传人呢!”

  傲因在一旁静静听了一会儿,插话道,“水神喜欢云游四方,我未曾得见。但水神是烛照的宿主,它一定见过,他有没有传人,烛照肯定清楚。”

  “也只能如此了!”

  正准备站起身,在弱水河滚了好多圈的弱水汘突然往岸上飞来,砸在岸边的礁石上,头破血流。

  “公子,救我…”他痛苦地呻吟着,那双肥嘟嘟的小胖手朝着容忌的方向伸出。

  我只觉一阵恶寒,弱水汘故作柔弱的样子实在太瘆人了。

  容忌牵着我的手,大步离去,并细心嘱咐道,“日后看见他,躲远点。”

  我赞同地点着头,可惜了弱水汘这双动人心魄的绿眸子,没想到是个疯子。

  弱水汘见我和容忌并未理他,小跑着挡在我们前头,“先听我把话说完,不然你们会后悔的。”

  他的样子,看起来很滑稽。额角渗着血,流得满脸一片猩红。但他的神情,带着几分严肃,我想着也许他真有要事要说,便停下了脚步,等待着他开口。

  “弱水之主有极强的治愈能力,只要我动动手指,额角上的伤就可以自行愈合。你们若将我留在身边,以后大大小小的伤,都由我来治!”他说着,将自己的手指戳向额角的伤口。

  可是,我瞪大了眼睛看了许久,他额角伤口不但没有愈合,反倒因为他手指的搅动,血流得更加迅猛。

  “啊……痛!”弱水汘后知后觉,直到鲜红的鲜血顺着他的鼻骨流入他的口中,他才跳脚惊呼。

  “说好的自行愈合呢?”我的耐心几近耗尽,不耐烦地将他一把推开。

  不慎指尖碰到他汩汩流血的额角,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弱水汘满脸的血污迅速回拢,额角的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顷刻间,他就恢复了原来的样貌。

  我不可思议地看自己的手,在弱水汘的脸颊上重重拍了两下,欣喜地看向容忌,“我继承了弱水之主的治愈能力!”

  容忌悄然将我落在弱水汘脸上的手握住,放在他唇边轻吻,“甚好,往后就不用担忧没把控好力道弄伤你了!”

  ……

  我脸色绯红,又气又恼,他平日里脸皮不是挺薄的?怎么现在当着外人的面也这么放肆了!难道应了清辉所言,婚后的容忌只会愈发厚颜无耻?

  弱水汘郁猝至极,拈着兰花指直指我的鼻尖,“你凭什么夺了我的治愈能力,又抢走我心爱的男人!”

  容忌将他踹出老远,淡漠的眼神往他身上轻轻一扫,冷叱道,“我的女人,凭什么被你指责谩骂?”

  傲因也跑上前去,在弱水汘身上踹了一脚,学着容忌的口气,怒吼道,“我的主人,凭什么被你指责谩骂?”

  弱水汘没了他强大的治愈能力,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和凡人没什么区别。

  他抽噎着,很快看清了时势,爬到我脚边,缓缓地站起身,“带我回去,我告诉你昨晚弱水河究竟发生了什么。”

  “好。”

  我爽快应下,虽然他可能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以便潜入且试天下。但不管出于什么理由,将隐患放在自己眼皮底下,才是最为安全的做法。

  回了且试天下,容忌将自己关在书房处理着政务。他似乎很放心将我和弱水汘搁在一起,想必是因为弱水汘太过阴柔的长相,削弱了容忌的防备心。

  我提着酒壶,浇灌着三只小雏鸡,“多喝点,多喝点,将来别像你们爹爹那样,一喝就倒。”

  弱水汘站在一侧,不解地问道,“你确定它们不会被酒水淹死?”

  我停顿了一下,赶紧将三只雏鸡捞入怀中,将它们擦拭干净,“瞧我糊涂的,竟忘了它们还小!”

  “你刚刚说这三只鸡的爹是谁?”弱水汘蹲在我身侧,胖嘟嘟的手轻柔地揉着且大的头颅。

  我将他的手拍掉,答着,“容忌,我夫君。”

  他笑得合不拢嘴,捧着肚子瘫坐在地上,一手戳着地,一手指着我的肚皮说道,“难道是你生不出?容公子居然养了三只鸡当孩子!”

  “滚一边去!”我提着酒壶,浇了他一身酒,意外瞥见回廊尽头一闪而过的衣角。

  我将三只雏鸡塞到弱水汘手中,一脚跨过栏杆,寻着回廊尽头走去。

  容忌喜静,整个且试天下都没几个仙娥。且那些仙娥应当都是经他甄选过的,不大可能会干这等偷偷摸摸的事。难道,有人潜入了且试天下,关注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四下搜查,再无任何可疑之人的踪迹。正当我准备原路折返的时候,回廊外的矮树丛上,挂着一条被撕扯过的白色布条。

  我将布条拾捡起来,放在鼻前嗅了嗅,淡淡的脂粉气萦绕鼻尖。

  难道是百花仙子的?不过我当即就否定了这个想法。百花仙子是聪明人,在她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将我一击致命的情况下,绝不会再轻易出手。

  又或者是嫦娥仙子?她被解了禁足,倒是有可能在仙界瞎逛悠。

  “别想了,该来的人不可能只来这一次。”弱水汘捧着三只雏鸡,扭着腰肢款步走来。

  “说得也是,你看上去也没你表现得这样蠢!”我从他手中接过已经睡死过去的且大,漫不经心地问着弱水汘,“昨晚弱水河底,发生了什么?”

  “人头鱼身水怪潜入,能力非凡,我感知得到,但打不过,于是乎就继续装睡。”弱水汘补充道,“河底太黑,我看不真切。但隐隐约约能看出水怪的大致轮廓,形容粗犷,偏偏长着天鹅般的肩颈。光看肩颈部分,线条流畅,十分迷人。”

  说到天鹅颈,我立马想到沉璧。但是沉璧已死,难道她还有同伙?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