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偌大的灵霄殿,被赶来看热闹的仙官们挤得几无空位。

  容忌坐在天帝下方悠闲地品着茶,星官们见他如此淡定,纷纷揣测我是不是失宠了。

  只有我知道,容忌是因为对我有十足的信心,才若无其事地安坐一隅,不然他也不会让我上灵霄殿。

  天帝本就不喜嫦娥仙子,如今看到她更是厌恶不已,他指着嫦娥仙子,问道,“为何污蔑太子妃?”

  嫦娥仙子挺直了脊背,未语泪先流。

  她双手扶着小腹,缓缓跪下身去,抬眸时,那双眼已经溢满了委屈。

  她还没说一个字,殿中的大部分星官就已经心如刀绞。男人们,都喜欢这类楚楚可怜的姑娘吧!

  嫦娥仙子擦拭着脸上的眼泪,低着头带着哭腔控诉着我,“太子妃生不出孩子,见我怀孕,嫉妒成疾。平素里天后娘娘护着我,太子妃不敢对我下手,就挑常年伴我身侧的玉兔下手,你好狠的心!”

  “什么?太子妃生不出孩子!”

  “难怪,今晨我还听说殿下已知悉太子妃生不出,遂养了三只鸡当后代。”

  “成何体统!殿下是血统纯正的龙族血脉,岂能将鸡当后代?”

  ……

  嫦娥仙子此话一出,殿中像是炸开锅般,议论纷纷。他们已经不在乎孰是孰非了,他们只在乎我生不生得出孩子。

  我冷哼着,原来这才是嫦娥仙子的真正目的。

  天帝天后面面相觑,狐疑地打量着我,随后天帝问着嫦娥仙子,“你怎知太子妃生不出?”

  嫦娥仙子站起身,指着我的小腹,有板有眼地说道,“鬼界传得沸沸扬扬,太子妃在被鬼王囚禁时,受了很重的伤恐致不孕,小腹上也留下可怖伤疤。”

  “歌儿,可有此事?”天后泛着泪光,心疼地看向我。

  容忌解释着,“当日,鬼王成魔,歌儿是为救我,中了三刀,若没有她的奋不顾身,仙界何来眼下的歌舞升平?”

  仙官纷纷罢了口,对我生出几分敬意。但也有小部分仙官听我不能生,打上了太子侧妃的主意。

  蓬莱星君谏言,“太子妃仁德,固然令人敬佩!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小仙以为,太子应尽快立侧妃,绵延子嗣。”

  “小仙附议!”南辰仙官上前一步,“小仙有女名南鸢,年方贰佰,如若殿下不弃,择日即可迎娶进门。”

  天帝沉吟,“这么说,太子妃真的留下顽疾了?”

  “父皇明鉴,当日我身负重伤是真,但所幸没有伤及要害,身上也没有嫦娥仙子口中的疤痕。”我恭敬答着,眼睛扫过殿内仙官,一丝凉薄油然而生。

  他们没人在意我为六界付出多少,只想着能不能将我的太子妃之位取而代之。

  “你撒谎!你小腹上明明有道可怖伤痕,敢不敢让人验?”嫦娥仙子一脸笃定。

  我深深地看着她,双手下意识地覆在小腹上,嫦娥仙子如此笃定我身上有伤,莫不是勾结了香雪怜?也只有香雪怜,才知当日我的状况。

  等收拾完嫦娥,我就去鬼界看看香雪怜,要不是因为她救过容忌,我早将她挫骨扬灰。

  这次,若又是她捣的鬼,我即便不杀她,也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嫦娥敏捷跳起,以锋利指甲划开我的衣襟,她自信满满地指着我的小腹,“大家睁大眼仔细看看!”

  她话说一半,回头看向我无暇的小腹,声音戛然而止。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那道疤呢?”嫦娥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语着,未料到我的伤已痊愈。

  容忌手中的茶杯朝着嫦娥的指甲飞去,刹那间,她一寸长的指甲齐根断裂,十指血肉模糊。

  他飞身上前,解开披风,将我围地严严实实,“让你受委屈了。”

  我摇摇头,轻笑道,“能用三言两语解释清楚的误会,有什么好委屈的?”

  天后如释重负,双手合十,感谢着斗姆元君的庇佑。

  我手结蛛网,以日渐深厚的灵力将偌大的灵霄殿笼罩在蛛网之中。

  我拨开梦境迷雾,率先跨入嫦娥仙子的梦境,指引着众仙官向前走着,“清者自清,我不做过多解释,诸位自己看吧!”

  迷雾中,大师兄一路飞驰,藏匿入月宫。嫦娥仙子惊慌地阖上门扉,寸步不离大师兄。

  “琛,你怎么受伤了?”嫦娥仙子将桌台上的玉兔随手扔向窗外,眸光中敛着点点泪痕,细心地为大师兄处理伤口。

  大师兄阴沉开口,“被他发现了,我怕是逃不出仙界了!”

  嫦娥仙子从背后环抱着大师兄,安慰着他,“不会的,我就算牺牲所有,也会助你逃脱!”

  “等我片刻!”嫦娥仙子盈盈走出屋外,朝着低头砍树的吴刚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吴刚愣乎乎地看着嫦娥仙子,头都不敢抬,“嫦娥仙子芝兰玉树,小的不敢冒犯。”

  她皱着眉,没什么耐性地夺过吴刚手中的斧头,毫不犹豫地砍向吴刚的脑袋,“无用!”

  吴刚错愕地指着嫦娥仙子,“你…”

  “暗恋我很久了对么?能死在我手中,也算你死得其所了。”嫦娥冷笑着,抹去脸上被吴刚的血染上的血污,转而看向缩在树下瑟瑟发抖的玉兔。

  玉兔双手合十,朝着嫦娥不断地磕头跪拜,“仙子饶命,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

  嫦娥蹲下身,拎着玉兔的耳朵,长长的指甲突然伸进玉兔嘴里。

  嘶——

  嫦娥将玉兔的舌头连根拔起,玉兔整张脸,被血浸染地鲜红。

  “不就少了舌头?哭什么!”

  嫦娥仙子将玉兔的舌头和吴刚的尸体一并埋入树下,这才抱着玉兔进了屋。

  众仙官看到这,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唯有亲眼所见,才知弱不禁风的嫦娥仙子狠起来,有多可怕。

  我转换了时间,将梦境移至玉兔遇害前。由于我并不想让过多的人知道弱水汘,刻意掐去嫦娥潜入且试天下那段,直接引着众星官围观嫦娥仙子虐兔。

  嫦娥仙子提着玉兔的耳朵,一脸嫌弃,“以前你有灵巧如蛇的丁香小舌。而现在的你,连舌头都没了,活着能有什么用!”

  我远远看着,难免有些吃惊。想不到清冷的嫦娥仙子,独处月宫时,竟如此离经叛道。

  下一瞬,嫦娥仙子就将玉兔闷在怀中,让它窒息而死。她可真是狠心,跟了大半辈子的玉兔,说杀就杀。

  我捏碎了嫦娥的梦境,和容忌走出灵霄殿。身后,传来天帝最后的宣判,“嫦娥禁足月宫,如有违背,诛仙台受刑。”

  我回头瞥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嫦娥仙子,悠悠一叹,“虽然可恨,但到底是个可怜人!她为大师兄掏心掏肺,但大师兄搭上西海阴蚩尤族,再无后路可回首。”

  容忌沉默了好一会儿,徐徐开口,“仙界闲言碎语纷扰多,如果你住不惯,我可随你去幻境。”

  “我岂是轻易退缩之人?终有一日,我要净化乌烟瘴气的仙界!”

  大敌当前,大师兄和西海阴蚩尤族的实力不容小觑。倘若仙界还像以往一样慵懒散漫,如一盘散沙,被覆灭只是时间问题。

  “走,先去一趟鬼界。”容忌将我抱上黑龙,往鬼界驶去。

  黑龙自绿莺死后,愈发沉默寡言。

  “龙哥,对不起,我没想过绿莺会因我而死。”我坐在黑龙背脊上,看着它背后刚被挖出的龙鳞。

  容忌说过,黑龙曾因凤鸟,挖去龙鳞断情绝爱。好不容易又遇上意中人,却又是一场空欢喜。

  黑龙眼里满是沧桑,看上去疏离了许多,“是我的错,没保护好她。”

  我忆起叽叽喳喳的绿莺,想起她刚幻化成人时,双眼无法聚焦,眼珠外翻的可爱模样,心里五味杂陈。

  “歌儿,我一直在。”容忌将下巴靠在我肩膀上,双手紧紧缠在我腰间。

  “嗯。”我仰起头,看着苍穹之上沉沉浮浮的云,竭力收回眼眶中打转的泪珠。

  这一世,太多人因我而死,我一定要坚强些,才能守护好幻境,守护好容忌。

  鬼界变了天,离殇成了鬼界之主,她大刀阔斧地修整着幽冥鬼界,往日六界中最为阴霾的地方,现在也趋于祥和。

  不过,她做的最多的事,就是静静陪在顾桓身边,看着他坐在忘川河上,或是垂钓,或是盲画。

  “这幅画如何?”顾桓久未开口,忽而将画轴递给边上的离殇。

  离殇原本惨白的脸浮现出喜色,“桓,我终于等到你回头了。”

  “我饿了。”顾桓放下画笔,声音有些沙哑。

  “我去准备!”离殇迅疾如一阵风,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远远望着,正想绕路而行,顾桓叫住了我,“且儿,阴蚩尤族席卷重来,你们好自为之。”

  停滞片刻,我终究没有答话,转身而去,自顾自地在忘川河边寻觅着香雪怜的踪迹。

  沿着忘川河一连走了数十里,河水愈发湍急,愈发诡异。

  忽然,河面狂浪大作,黑水四溅,容忌迅速移至我身前为我一一挡下。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