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站住!偷偷摸摸出门,为什么不带上我?”

  身后,传来阴柔的声音。

  我转过身,正准备捂住弱水汘的嘴,却被他一身女子装扮晃了眼。

  碧眸红唇,肤若凝脂。胸平,但是腰细臀翘,身姿极为妩媚动人。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又看了看极致妖娆的弱水汘,不得不承认,他若为女子,一定也是香雪怜那样的人间尤物。

  弱水汘迈着轻盈的步子上前,“带上我,我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也许可以帮到你!”

  他这话我自然是不信的,昨儿个他还说只有我先他一步死了,他才能摆脱为救我而魂飞魄散的命运。他怕是恨不得我早点儿死去吧,又怎么可能真心实意想要帮我?

  他看出了我的想法,答道,“我手无缚鸡之力,你认为我能伤得了你?”

  “徒步从幻境走到西海,费时费力。不若我告诉你们阴蚩尤族人在何处,让他们将我们直接抓回去?”弱水汘点着手指,似在算着方位。

  弱水汘强行要跟着,我也不便赶他走,就怕他回了幻境,转眼要将我带着醉清潜入西海的事传个遍。

  小卓知道定会为我担心,容忌知道那就更不得了了,勃然大怒还是小事,将我锁在卧榻之上不让我下塌,那就玩完了。

  “半时辰后,阴蚩尤族人会路过西边山泉,不如我们到那候着?”弱水汘提议道。

  “也好。”我开始对弱水汘未卜先知的能力产生好奇,“所有即将发生的事,你都能预知?”

  “那是自然,只不过有时候预知地慢,来不及反应就发生了。”弱水汘跳入山泉之中,入游鱼一般在水中畅快游走。

  我和醉清只褪去了鞋袜,坐在山泉边泡着脚,“醉清啊,既然阴蚩尤族人自己会找来,那你也就无需带路了。趁还没走远,你赶紧回幻境吧!”

  醉清拽着我的胳膊央求道,“醉清无父无母,好不容易找到了且歌姐姐,姐姐千万别赶我走。”

  “有动静!”弱水汘从水中冒出,濡湿的衣服紧紧贴在他身上,显得他的曲线更为曼妙。

  我屏息,侧耳倾听着周遭的动静。

  微风拂过柳梢,是微乎其微的落叶声。

  麻雀略过林间,我几乎能听见羽毛落地的声音。

  确实,静谧地太过诡异了!

  醉清指着山泉中央的漩涡,“且歌姐姐,你看!”

  难道阴蚩尤族人是从泉中冒出来的?

  我下意识地将拉住弱水汘的手,“快上来!”

  但是泉中的漩涡已经搅起巨浪,顷刻间将我们吞没。

  黑漆漆的泉下,好几双粗糙不堪的手抓着我的脚踝,叫我不得动弹。

  该死!虽然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惧怕被水呛到,但想要在涡旋中救出弱水汘和醉清,就有些困难了。

  河底的水草划伤我的脸颊,伤口极速愈合着,但余痛未消。

  我用天雷之火将周身水草烧为灰烬,火光在水底跳跃,肆意蔓延,也让我看清了周遭。

  抓着我脚踝的手,是从河底的泥泞中伸出来的,掌心嵌有鱼鳞,锋利无比。

  “还不出来?”我冷叱河底潜伏的阴蚩尤族人,双手千叶冰凌齐发,分别斩断了禁锢醉清的水草和掣肘弱水汘的魔爪。

  语落,从我脚下,一庞然大物破土而出。溜肩天鹅颈,曲线虽不似沉璧那样优美,但也足以看出他是阴蚩尤族人。

  我站在他头顶,手举七尺长的尖锐冰凌,往他发心扎去。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鳞片化作飞刀朝我袭来,密密麻麻,躲无可躲。

  不过,我也不准备躲,毕竟我有治愈能力,只要不伤及要害,一般的皮外伤已经伤不了我。

  冰凌刺破他的头盖骨,发出清脆的碎裂声。而鱼鳞飞刀,也将擦过我的脸颊。

  我闭上眼,准备承受着被千刀万剐的滋味,一把折扇旋转飞来,刹那间为我挡去所有伤害。

  我睁开眼,额前一绺头发,落在折扇上,折扇上写着四个大字,“浩海折扇”。

  脚下的庞然大物毅然轰塌,其他阴蚩尤族人应当已经遁逃而去。

  我一手执折扇,一手燃着天雷之火,将手指举向头顶,“多谢兄台!”

  “举手之劳。”

  河面上方,飘飘然落下来一个人。他鞋上嵌着金丝流云暗纹,身着明黄色的华丽蟒袍,金冠红缨,气宇轩昂。

  他朝我走近,从我手中抽出他的浩海折扇,顺便将上头我的一绺头发收好,“在下浩海公子李牧桑,你可以叫我牧桑。”

  弱水汘移至我身后,小声提醒着,“江湖中从未有浩海公子这号人物。”

  我会意,笑看着李牧桑,抱拳致谢,“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便不报了。山高水阔,我们有缘再见,后会无期!”

  “醉清,走!”我原想如飞鱼般流畅地在泉中划过一道动人的弧线,但拉着已经被吓懵了的醉清,往上游得有些挣扎。

  李牧桑不依不挠地跟在我身后,帮我拖着脚底,我这才得以还算体面地浮出水面。

  我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每次落水后爬上岸,我都有种劫后余生之感。

  我心下腹诽着,上天真真是公平的。我为水神之女,拥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异禀,但偏偏属性为水的我,最为惧怕水。

  “姑娘,你姓甚名谁,家住何处,尚否婚配?”李牧桑挡在我前头,一连串地发问着。

  我抬着头,细细打量着他。

  细长丹凤眼,琼鼻白面,唇红齿白,长相俊俏。不过他眼下的阴影略重,应当是长期纵欲过度留下的。

  再看他一身蟒袍,身上并无仙气,我思忖着他有可能是凡间皇族哪个花心公子哥儿。

  “姑娘冷漠如斯,李某心痛如斯。”他捂着胸口,表情并未见有多难过。

  我冷冷吐了三个字,“别挡道!”

  他识趣地退让一边,浩海折扇一挥,脸上又浮上满面春光,“且歌,后会有期。”

  我讶然转身,并没有告诉他我的名字啊,他怎会知晓?难道他是有意接近!

  弱水汘不置可否,“他不简单。”

  醉清回头看着已然消失不见的李牧桑,嘀咕着,“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们肯定会再度遇上他!”

  我倒是没有任何直觉,只是对于自己方才冲动斩杀阴蚩尤族人的行为感到后悔。

  若是方才被他们擒获,那我们现在就没必要徒步走向西海了,直接由他们带回,既可掩盖身份,又能少走许多路。

  不知不觉,走至一处山谷处。我环顾着地形,前路是死路。但如果想早些到达西海,飞过前面的壁崖会相对快些。

  可山谷中,绵绵不绝的靡靡之音,带着无穷无尽的回声传入我的耳中。

  我满头黑线,竟不知凡间的女子浪荡如斯,难道她不知道山谷里的回声有时候可以回荡一整天嘛!

  醉清仔细听着,央求着我,“且歌姐姐,那女子的叫声好凄惨,时断时续,每一声,都像是快要断气儿了一般,我们去救救她吧!”

  “凄惨嘛?难道不是极致的快乐!”我不以为意地答道,没想到素有一份侠义心肠的醉清,在江湖中摸爬滚打这么些年,还如此单纯,连这种靡靡之音都分辨不出。

  弱水汘突然来了些性质,“你猜,我预知到了什么?”

  “李牧桑?”我反问道。

  弱水汘点了点头,“山谷里,他和一妖媚女子正在天人大战,去观瞻观瞻?”

  我下意识地摇摇头,心里想着容忌如果知道了我去看活春宫,肯定会不开心,

  但女子的声音经过山谷的回笼发酵,传入耳里时,有种九曲回肠之感,这令我十分好奇。

  思来想去之后,我终是决定踏入山谷探个究竟。

  此处地形说来倒也简单,山谷四壁是怪石嶙峋的悬崖峭壁,山谷底部,覆着一层厚厚的青苔,带着些湿气,混杂着暧昧的气息。

  我放眼望去,只见两具肉体交叠一起,十分忘我。

  女子蜂腰翘臀,姿容尚可,只是神情愈发狰狞。

  而李牧桑的行为,透漏着古怪之处。他细长的丹凤眼中,无一丝情欲,只有肉眼可见的木讷。

  “走吧!”我转身离去,花花公子的世界我不懂,我也不想懂。

  随着一声极致欢愉又十分凄厉的抽泣声,女子死僵。

  李牧桑兴致缺缺地穿上衣物,朝着我的背影喊道,“看得爽么?”

  “她死了,你一点也不难过?”我质问着李牧桑,他看起来狂傲不羁,但这并不能成为他肆意伤人性命的借口。

  他摸了摸鼻子,不以为意地答道,“得到我的身体,是她日思夜想的。能死在我身下,是她的造化。”

  我不再理他,李牧桑和嫦娥仙子十分相似。嫦娥因为私欲杀了陪伴多年的吴刚,还美其言曰吴刚能死在她手中,死而无憾。

  而李牧桑也如出一辙,用这等拙劣的借口粉饰着自己的罪行。

  “我们还会再遇见他。”弱水汘开口道。

  我皱着眉,问道,“你能探知他是什么人么?”

  “一片空白。我们下次遇见他,是在西海岸。”弱水汘沉吟片刻,“他既知你姓名,肯定是奔着你来的。虽然身形不似阴蚩尤族人,但绝不能掉以轻心。”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