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多番尝试,仍旧撕不破他的浩海折扇,我索性夺过他的折扇,有胳膊肘重击着他的脸部。

  砰——

  李牧桑双手挡在脸上,但鼻子已经被我砸得流下两管血。

  他擤了擤鼻子,眼放亮光,看上去十分兴奋,“来,继续!”

  他有受虐倾向?我如是想着。不过他既然热情邀我胖揍他,那我就不客气了,就当是给惨死在他身下的女子们报仇。

  我抬起腿,毫不客气地一脚踩在他脸上,砸得他两眼犯晕,“还要继续?”

  李牧桑点了点头,“骨头碎裂的声音,美妙至极。我听过无数女子敏感之地被戳穿的裂帛声,均不如被你砸脸发出的骨裂声悦耳!”

  他的放浪程度远超我的想象,他的残忍行为令人发指,他的奇特嗜好更是非比寻常。

  “变态!”我反手给了他一记耳光,打得手心生疼。

  不过,他的情况更为不好。除了鼻孔淌着两管血,嘴角和眼睛也开始挂下殷红的血。

  弱水汘和醉清从我的房中来到了李牧桑的房中,讶然地看着李牧桑被我五花大绑地定在椅子上,原本俊俏的脸被打得面目全非。

  “且歌姐姐,这登徒子没对你下手吧?”醉清担忧地瞅着我,见我怒气腾腾,以为我受了轻薄。

  我摇摇头,又一脚朝他身下踹去,“叫你吵得我睡不着觉!”

  他大腿骨发出清脆的咔嚓声,应当是,裂了。他的五官因为疼痛扭在一起,但脸上的兴奋丝毫未减,“继续!骨裂的声音太美妙!”

  “莫不是个傻子?”我转头看向弱水汘,“你再仔细瞧瞧,看他究竟是何许人也。”

  “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浩海公子李牧桑是也!”李牧桑说完,头往边上一歪,晕死了过去。

  弱水汘摇了摇头,“看他衣着,非富即贵,应该是大户人家的纨绔公子。不过我暂时无法预知他是什么人。”

  我沉吟片刻,指了指卧榻下方惨死的女子,道,“报官吧!”

  我回到自己的房内,倒头就睡。这回,没有李牧桑的妨碍,我终于能舒舒服服躺一会儿。

  许久不做梦的我,破天荒地陷入梦境之中。我环顾着四周,并不是我所熟悉的场景。

  心下顿生警惕,看这样子,我似乎是被神阶造梦师引入梦境之中。

  普天之下,能造梦的除了幻境族人,寥寥无几,能入我梦境的更是凤毛麟角。

  我尝试着捏碎梦境,但天地依旧宽阔,迷瘴愈发浓重,这里的一切完全不受我的控制。

  “谁?”我指尖燃起天雷之火,每一步都走得十分小心。

  不出十步,我就陷入迷障之中,八个方位各画着上古字符。

  我瞅着地上的字符,一眼便知生门位于何处。但仔细一想,也许造梦者就是有意拿这些上古字符试探我。

  我就地盘腿而坐,闭目养神。该来的人,总会来。

  果真,不出一刻钟,迷瘴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我睁开眼,看着眼前人。不是李牧桑,又是谁!

  他慢悠悠地踩在了生门的字符上,阵法瞬间消失于尘埃里。

  “且歌,你挺好玩。”他蹲下身,视线放在我脖子上的龙鳞链上,意味深沉地勾起唇角。

  “我,是你玩不起的女人。”

  他啧啧出声,“六界战神的女人,我自然玩不起。但在这梦境之中,只有你我,我叫你往东,你就不能往西。我叫你脱衣服,你就必须脱。”

  我抬眸看向他,同为神阶造梦者,我若凝聚周身灵力,应当还是能摆脱他的束缚的。

  “起来,转个圈。”李牧桑命令着我。

  我感觉到身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将我拖起,我也不会反抗,顺着这股力量站起身,在原地转了几圈。

  李牧桑拍手叫好,“乖乖!现在将衣服撕成碎布条。”

  呸,真是下作!我心里如是想着,自然不能撕自己的衣服。大步上前,掀起他的衣摆,肆意撕着。

  嘶——

  他将我的手拨开,呵斥道,“我是让你撕自己的衣服,不是让你撕我的!”

  我住了手,静静站他面前,目无焦距,装作依旧受他控制的样子,以降低他的防备心。

  “用柳枝,捅自己。”他将柳枝递给我,眼神在我身上游移着。

  这个请求,我接过柳枝,直接朝他眼珠子戳去,“我说了,我是你惹不起的女人!”

  他的眼受了重创,踉跄倒地,惊愕地看着我,“你怎么不受我控制?”

  “我为什么要受你控制?”我将柳枝扔到他身上,命令着他,“使劲抽自己,我没喊停不许停!”

  他的手不受控制地紧握柳枝,狠狠地鞭打在自己身上,顷刻间他明黄色的袍子被划得破洞百出。

  “啊……爽!”

  “嗯……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子!”

  “哦……这声音太悦耳了!”

  李牧桑一边鞭笞着自己,一边又开始陶醉在鞭笞声中,浪叫一浪高过一浪。

  “说,你是什么人!”我搭好火架,将指尖燃着的天雷之火扔到木头中,火光冲天。

  他的脸,在火光的映衬下显出一丝诡异的红晕。

  但他始终咬着唇,不肯说出自己的身份。

  “不说?我有的是法子对付你!”我讪讪笑道,将他一脚踹入火堆之中,天雷之火触及他的衣物,发出滋滋地响声。

  他终于缴械投降,费劲地将头昂出火光中,“西海阴蚩尤李牧桑是也!”

  “阴蚩尤族人?呵呵,那就去死吧。”我在他身上,又添了把明火。

  “你站住!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李牧桑不死心地在我身后喊着。

  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嘘!你以为,没你出现,我就活不了?”

  我一手执着浩海折扇,一手捏碎梦境,大笑拂衣而去。

  “哈哈哈哈哈哈……”

  我从卧榻之上坐起,因为狂笑还没有合拢的嘴巴,在触及弱水汘和醉清惊异的眼神后,瞬间闭拢。

  “且歌姐姐,你梦见什么了,笑得这么开心?”醉清捂嘴笑着,轻轻擦拭着我嘴角的晶莹的口水。

  我指了指手中的浩海折扇,“你不知道方才梦中有多好玩!那李牧桑已经被我一把火烧成灰烬了!”

  “不尽然。”弱水汘碧绿的瞳孔中,显出李牧桑的影子。

  我凑上前,盯着弱水汘的眼睛,隐隐约约看到,李牧桑被四个天鹅颈的侍女从火堆中抬出来,虽没断气,但已奄奄一息。

  “看来,李牧桑没有扯谎,他真是西海阴蚩尤族人。”我感叹道,跳下床,手执他的折扇,大摇大摆地走出门。

  终于知道为何话本子里的风流公子哥儿大冬天都要带着把折扇,原来折扇在手,会为自己平添不少自信。

  “且歌姐姐,你看起来好生英俊!”醉清跟在后头,不住地夸赞道。

  弱水汘也赞赏地点了点头,“醉清说得是,你彪悍起来像个爷儿们!”

  我白了他一眼,反唇相讥,“和你比娘,我自是比不过。”

  弱水汘冷哼着,“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性格硬邦邦的,容公子迟早移情别恋。”

  虽然我对我和容忌的感情有十足的信心,但听弱水汘说容忌迟早移情别恋,还是介意的不得了,气不打一处来。

  我往他衣襟上扔了一把火,冷淬了一口,“烧死你这张坏嘴!”

  醉清噗嗤笑道,“且歌姐姐,你不是要烧他嘴吗,怎么将火扔到他屁股上?”

  “有区别嘛?让他乱放屁!”

  走出客栈,我抬头看了看异常暗沉的天色,黑云压城,似有大雨骤降。

  不对,我记得我没唤雨啊!

  我往弱水汘屁股上踩了两脚,将火熄灭之后,又折返回了屋子。天有异象,定是有强者出没,为了不节外生枝,在屋里躲着才是明智之举。

  不出所料,一刻钟后,天兵骤至,大张旗鼓地挨门挨户搜着。

  我躲在窗口瞥着层云之上,脸色黑沉的容忌,吓得直咽口水。

  他竟这么快就发现我溜出幻境了!

  弱水汘幸灾乐祸地看着我,“叫你烧我屁股!报应来得不要太快!”

  “闭嘴!”我狠瞪着他,“要是让容忌发现我们仨在此处,不止我要遭殃,你也得被掀层皮!”

  弱水汘瑟缩着脑袋,不再敢言语,兀自爬入床底,一动不动。

  醉清跑至梳妆台前,将口脂抹得满脸都是,乍眼一看,倒像是血流满面。随后她敏捷跳入冰冷的浴桶中,以浴巾遮眼。

  我吓得两腿发软,打开柜子缩在里头,捏着鼻子大气都不敢出。

  “报!一楼没有!”

  “二楼也没发现太子妃踪迹!”

  “三楼也没有!”

  屋外头,天兵嘹亮的嗓音吼得我心神不宁。

  容忌眼下已经上了四楼,正在门外一圈圈地晃悠着。

  他突然推开隔壁的门,斩天剑一把劈开卧榻,发出刺耳的碎裂声。

  “出来,我闻到你的气息了。”容忌冷冷开口,“再不出来,我觉得你可能要遭殃。”

  眼下他正在气头上,现在出去当我傻啊!等他找不到我,心急如焚的时候,我再现身,他只会庆幸我安然无恙,更别说要教训我了。

  我如是想着,躲在柜子里头依旧一言不发。

  他跨过被我打烂的墙体,径直朝浴桶中的醉清走去。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倘若醉清被发现,那我也逃不了了。

  好在他并未上前,只瞥了一眼,将目光移至别处。他在这房间中来回踱步,在柜前停驻。

  我透过缝隙看着一脸阴沉的他,差点尖叫出声。

  追风风风火火赶至,“殿下!据传太子妃曾来过此客栈,还将一流氓混混移送至官府。不如,我们去官府走一遭?”

  “走。”容忌转身,随追风而去。

  我这才松了口气,身体因为紧张,已经汗涔涔一片。

  没料到,容忌又辗转回了房间,一脚踹开了柜门。

  我抱紧了自己的身体,哭丧着脸已经想好求饶的说辞。

  所幸,他只踹开了一扇柜门,我刚好藏在另一扇柜门后,勉强躲过。

  待他走远,我蔫蔫地从柜门中走出来,捂着胸口,喘着大气,“真够呛啊!”

  醉清也从浴桶中爬出,涂得面目全非的小脸仍能看出她惊魂未定,“且歌姐姐,殿下好凶哦!他平日会打你吗?”

  我还未开口,醉清就呜呜抽泣着,“看他凶神恶煞的样子,且歌姐姐一定受了不少委屈吧!”

  弱水汘从床下艰难爬出,脸上挂着劫后余生的兴奋,“容公子真是太霸道了!如果你不喜欢,留给我呀!”

  “你想得美!”我啐了他一口,趁着容忌赶往衙门的当口,蒙着脸除了客栈,往裁缝店奔去。

  换上男装,粘上一绺胡子,再加上浩海折扇的掩护,我这又大摇大摆地上了街。

  醉清一脸担忧地跟在我身后,问道,“会不会太招摇了些?”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最安全呀!”我以折扇挡脸,是不是问道弱水汘,“你说我们会不会被容忌抓个正着。”

  弱水汘努了努嘴,指着前方骑着高头大马的容忌道,“喏,你自己看。”

  南鸢突然从巷角冒出头,将我拽入窄长巷道中,“且歌姐姐,随我来!”

  “南鸢?”我吃惊地看着她,这形容尚小的姑娘,是怎么逃过南天门的守卫,溜出仙界的!

  她点了点头,激动地对我又搂又抱,“且歌姐姐,我都看到了!你一路唤雨救灾民,整个人美得发光!”

  “这是你我之间的秘密,你不得对任何人说起,即便是你爹,也不行!”我自以为已经很小心了,没想到竟让南鸢给盯上了。

  南鸢乖巧地点了点头,“且歌姐姐,你放心,我定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容忌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的心跳也越来越快。情急之下,南鸢自告奋勇,“且歌姐姐,我掩护你!我扮成你的模样,你趁乱溜走吧!”

  我重重地点着头,虽然不想连累南鸢,但眼下我还不能跟容忌回去。我必须快速混入西海阴蚩尤族,好同容忌理应外合。

  等南鸢引开容忌,我才发现,街上已经贴满了我的画像。

  我用浩海折扇挡着脸,一路朝着西边飞驰而去。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