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西海的廊道可真是长,过了无数重弯弯绕绕,总算来到了李牧桑住处。

  他此刻正趴在卧榻之上,有一声没一声地呻吟着,“你把小爷屁股都烧坏了,准备拿什么赔?”

  “要不,我去宰只猪,将猪屁股挖下赔你?”我好心问道,看着他一脸扭曲的样子,心下大快。

  他不满地哼哼,“你骂我是猪!小心我把你浸猪笼!”

  我一巴掌朝着他脑门儿盖去,“小子,口出狂言倒是很厉害!”

  沉瑜吓得一愣一愣的,在边上手足无措地站着,“王爷,你没事吧?”

  “来人!给我将她拖下去,喂鱼!”李牧桑压着嗓子,极其愤怒地吼道。

  我脱下鞋,将自己沾满泥污的鞋插入李牧桑口中,“让你叫!”

  沉瑜震惊地动弹不得,结结巴巴地问着李牧桑,“王爷,需要我去喊人吗?”

  我代李牧桑答道,“不需要!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们王爷就喜欢这一套!下去,准备滚水,我伺候你们王爷沐浴。”

  沉瑜点着头,赶紧退下,不放心地看着李牧桑,但最终还是根据我说的,一一照做。

  李牧桑一口吐掉了我的鞋,“只要我告诉大哥,你是仙界殿下的女人,你的下场定会很凄惨!”

  我将浑身被烧伤的李牧桑拎下塌,自己四仰八叉地倒在卧榻之上,翻了个身,不小心睡着了。

  “且歌姐姐是装睡还是真睡?”醉清爬上床,推搡着我。

  我一把将她搂入怀里,两条腿将她的身体夹牢,嘴里呓语不断。

  好几日,没有触碰过容忌结实的胸膛了。我只要一闭上眼,满脑子都是容忌。

  我摸着醉清的身体,将头埋入她的颈窝,“容忌,我好想你。虽然你有时候会凶我,但总不会真的生气。虽然你总是扬言要让我下不了床,但每一次都会手下留情。”

  “且歌姐姐,你认错人了,我是醉清啊!”醉清被我禁锢地动弹不得,只一遍又一遍地向我解释着。

  我将手放在她小腹下方,呓语着,“胡扯!大宝贝还好好躺着呢,你明明就是容忌…”

  不对,这人不是容忌!

  我睁开眼,才发现自己双脚都挂在醉清身上,卧榻下的李牧桑已经看痴了,站在三米远处的弱水汘一脸鄙夷地看着我,“原来私底下,你就是这么跟容公子撒娇的?”

  我尴尬地收回手,用被子将整个人蒙住,狡辩着,“我顶天立地,怎么可能会撒娇!平素,都是容忌这么跟我撒娇的!”

  他们无一人应答,我倒是已经被自己的说辞说服,掀下被子重重地点着头,“对,就是这样没错!”

  “哈哈哈哈…你笑得我浑身疼!”李牧桑躺在地上,笑得眼泪星子都飞溅出来。

  我顿觉被人这么耻笑,十分没面子。趁着沉瑜刚好将滚水准备好,我拎着李牧桑的衣领,假意将他的头往滚烫的沸水中按。

  这回,他是真的怕了,发出阵阵哀嚎,向我求饶道,“我只喜欢听骨头碎裂的声音,不想听被烹煮的声音。”

  “王爷,要不要我去喊人?”沉瑜见形势不对,又动了去搬救兵的心思。

  “出去。”李牧桑并不打算去搬救兵,转过头对着我撅了撅嘴,“你够狠,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变态,真是变态!我在心里如是想着,两手一滑,不小心将李牧桑扔到了滚水里。

  滚水侵蚀着他的皮肤,发出“滋滋滋”的声音,李牧桑一蹦三尺高,从滚水里头一跃而起。

  不幸的是,他又吵着一桶滚水摔去。

  我后退了几步,用浩海折扇挡着滚水的侵袭。

  “爽!”李牧桑的皮被烫得通红,有些部位已经熟透,就连他的唇都肿一倍有余。

  我坐在边上,撑着下巴注视着他,再这么烫下去,他不死也要残的,但他的脸上为何只有兴奋?

  “你就不怕因此死去?”

  他摇了摇头,“你不敢杀我,定会想方设法救我。”

  他就那么笃定?

  我见他不再惧怕,也就不再捉弄于他。拉扯着他的头皮,准备将他拉出浴桶。

  “滋滋滋滋…唰…”

  李牧桑的头皮同他的头颅彻底分离,我十指紧扣他的头皮,狠狠地砸向身后的柱子上去。

  满头是血,浑身散发着熟肉味儿的李牧桑缓缓地从浴桶中跨出,指了指自己的胯下,“动不了了。”

  他可真是变态入骨了!我只希望,以后不会同他正面交锋,不然以他的疯狂劲儿,我还真怕自己招架不住。

  我将手上散发着热气的带着乌黑长发的头皮,重新又安放回他的头顶之上,随后将手心放置在他额前,为他疗伤。

  他被摧残地体无完肤的身体,发出滋啦滋啦的声响,破败的皮肤起死回生。

  他惊讶地杵在原地,闭上眼享受着快速恢复的过程。

  等到他额头上的最后一滴血,融回头皮,他睁开细长的丹凤眸,眼里产生了一丝兴味,“你真是令人惊讶。”

  “你也让人大跌眼镜。”我中肯地评价道,坐在桌边,拿起酒壶往自己嘴里灌着酒,“说吧,找我来什么事?”

  “之前呢,是想将你挫骨扬灰来着。”他也是顺势坐我边上,兴味盎然地看着我,“现在我倒是舍不得你死了,我感觉我爱上你了。我们如此相配,不如这样,你做我的女人,我做你的男人?”

  “李牧桑,你有没有真正爱过一个人?”

  他抢过我手中的酒壶,疯狂地灌着自己酒,“有。但是被我大哥发现,她不是阴蚩尤族人,被活活打死了。”

  “所以,你才放纵自我,流连花丛中,辣手摧花?”我静静地看着他,他瞳孔里闪过的痛楚我看得清楚。

  “别说我了,说说你吧!”李牧桑掏出了一本话本,上头明晃晃地写着五个字,“六界美人录”。

  随便翻了几页,发现上头的女子我大都认识。百花仙子、嫦娥仙子、牡丹仙子、稚漪公主、南鸢仙子、香雪怜、天后纷纷在册。

  李牧桑不耐烦地将话本翻到最后一页,左边的女子和我长得很像,但看上去比我颇长些岁数,右边的女子显然就是我了。

  “左边这位是你娘,也就是前幻境族长。听文曲星官同我大哥说起,你娘和水神有一段情。”李牧桑话说至此,戛然而止。

  我心中警铃大作,站起身退出三米远,七尺冰凌指着他的眉心,“你想怎么样?”

  他忽然伸出舌头,舔了舔冰凌,扯着唇角安抚着我的情绪,“别紧张!我原先是想先大哥一步,杀了你。但现在,只要你肯嫁给我,我就饶过你。”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