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拨开梦境迷雾,我一脚踏入了神界。

  狂风吹散我的发髻,我双手环抱胸前,半眯着眼顶着风,艰难地往前挪着。

  神界的风十分猖獗,导致此处的山水树木都在自由地四处游走。

  一青葱少女从我眼前飞驰而过,速度堪比疾风。

  与天齐紧跟少女身后,手持长剑,模样倒也俊朗。

  能让与天齐这么上心的姑娘,应该就是母神斗姆元君了吧!

  我好奇地跟上前,恰巧看到少女踮着脚尖,尝试着去轻吻与天齐的唇。

  可惜,风太大,与天齐的头发狠狠地甩向少女的脸,少女就此作罢。

  与天齐为此十分难过,将一头墨发高高束起后,又跑去寻那少女,“阿姆,这次换我吻你!”

  我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与天齐莫不是个傻子?竟然叫人家姑娘“阿姆”,听起来像喊娘一样。

  少女转过头,刻意同与天齐保持着距离,“对不起,我爱的人是水神。你什么时候打得过他,什么时候再来找我吧!”

  斗姆元君少女时期的样子着实让人喜欢不起来。爱应当是纯粹的,岂能因为强弱来辨别自己更爱谁!

  可与天齐听斗姆元君如是说道,十分兴奋地提着剑,来到父君门口,叫嚣着。

  “喂,百里项渊,出来和我打一架!”

  父君抱着一团黑乎乎的肉球从屋内走出。我一眼便认出那团肉球就是还未长大的烛照。

  我无比眷恋地看着父君和烛照,深怕错过这次机会,今后再也见不到他们。

  “你打不过我的。”父君淡淡开口,兀自低头,逗弄着胖嘟嘟的烛照。

  与天齐不服气,提着剑朝着父君莽撞砍去。

  父君清清淡淡瞥了他一眼,腾出一只手,用指尖夹着剑刃,“锋芒过盛剑气外泄,且出手太慢。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你还能更快。”

  与天齐怒吼道,“百里项渊,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堂堂八尺男儿,持久,坚硬!什么时候快过?”

  父君朗声笑着,“我是说,你的剑法,还可以更快!”

  与天齐的怒火稍稍平息,突然朝着父君噗通一声跪下,抱着父君的腿言辞恳切,“百里大哥!求你让我赢一次!”

  父君爱抚着与天齐的头,答道,“好。”

  与天齐抬起头,欣喜地看着父君,不可置信地问道,“当真?”

  父君并未答话,将烛照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自己也直挺挺倒在地上,翻着白眼,口吐白沫。

  我心下想着,原来我性格里的跳脱,是从父君这继承的呢!

  与天齐喜上眉梢,敲锣打鼓召集了神界众神,指着倒在地上装晕的父君得意洋洋地说着,“神界第一剑圣百里项渊败在我手上,从今往后,我就是第一剑圣!”

  他胸缠彩绸,驾着祥云,顶着疾风,朝着斗姆元君走去。

  “阿姆,我打败百里项渊了。”与天齐朝她伸出手,眼里的星光是希冀,也是狂喜。

  斗姆元君却低下了头,不再看他,“其实,你打不打得过水神都没有关系。我只是不爱你了,和你是谁,和你强弱与否没有丝毫的关系。”

  听斗姆元君这么一说,我对她的好感倒是增了几分。

  不过,与天齐的状况就不大好了,情窦初开的他,恨不得将一颗心掏出赠予斗姆元君。不成想,斗姆元君突然说不爱他了。

  “为什么?”与天齐跪在地上,情绪低落。

  斗姆元君指着不断随风飘逸的花草树木,说道,“我辗转反侧,思来想去,才明白我不爱你,只爱神界,只爱世人。神界疾风不曾停过,众神生存环境堪忧,我要用我的双手,为神界创造更辉煌的未来,更美好的明天!”

  仅仅是在一旁看着,我都忍不住为斗姆元君助威呐喊。她心有乾坤,博爱天下,无暇顾及个人情感,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一手捏碎了与天齐的梦境,站在他身侧,看向西天晚霞,“你心仪的姑娘,她很不错。”

  与天齐回过头,讶异地看向我,“想不到,你一个小姑娘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入我的梦境!”

  “我可是水神之女,自然不能给父君丢脸。”我颇为得意地扬着下巴,转而问他,“神界,为何总有疾风?”

  “神界愈强,疾风愈盛。等神界步入最为鼎盛的时期,众神不约而同因诅咒殒世凋零,疾风骤止。阿姆耗尽毕生心力,也才勉强维持神界不倒。”

  诅咒,真是可怕。

  它看不见,摸不着,一旦出现,就好似黑暗中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直到灰飞烟灭的那一刻。

  与天齐怅然若失,“水神死于阴蚩尤族之手,但冥冥之中,谁能说这其中没有诅咒的推动?今日卒于西海岸的弱水汘,斗姆元君将他变成海怪,是想让他避过一劫,但他还是难逃诅咒,死于非命。”

  他指着我眉心花瓣状的红色印记,十分沉重地说着,“很不幸,你继承了水神的神力,飞升成神。诅咒不会放过每一个上神,你也不例外。自然,还有屋里头躺着的那位。”

  我摸着眉心的印记,眉头深锁。我原以为所有恩怨都会随着大师兄的离世烟消云散。现在突然冒出个与天齐,告诉我被诅咒缠身,大好心情一下子跌至谷底。

  难道,容忌突然晕厥也是因为神界的诅咒?

  我心乱如麻,转身跑回茅草屋,紧握着容忌的手,心下想着他要是一睡不醒,那我就在此处,陪着他,直到他愿意转醒。

  与天齐一脸疑惑地看着我,“他自你逃出幻境,就没合过眼,太累了而已,睡上几个时辰就会醒。你苦着脸跟生离死别一样干嘛?”

  “当真?”我松了口气,还以为刚入神籍不久的容忌这么快就被诅咒缠身命不久矣,原来是一场误会。

  他点了点头,戏谑地看着我,“我不是说了,让他躺几个时辰,不药而愈。”

  “混蛋!”我低咒着,要不是容忌还躺他床上,我定要好好修理他一顿,说话只说一半,害我瞎着急一场。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