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半晌,容忌悠悠转醒。

  琥珀色的眸子里,血丝布满。

  “歌儿,我们方才是不是从云端摔下来了?”容忌起身,将我抱起,捋起我的袖子,检查着我受伤与否。

  他刚睡醒,还有点懵,但非要装作十分清醒的样子。

  我暗自发笑,捧着他的脸,一阵掐,“你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容忌板着脸,掐着我的我,抗议道,“不是跟你说过,不许说我可爱?”

  “我不管,我就是爱死了你这傲娇的模样!”我将双手搁在他肩膀上,不自觉想靠他更近。

  “咳咳…你们打算在我卧榻上做什么?”与天齐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和容忌,指着他的卧榻一脸不满。

  “滚出去。”容忌扫了他一眼,又补充了一句,“把门带上。”

  与天齐来了气,搬来矮凳坐在我和容忌跟前,手撑着大腿,睁大了眼盯着我和容忌,一点要避嫌的意思都没有。

  “容忌,你清减了不少!”我环抱着他,尽管他身披着厚重的铠甲,我还是发觉,他的腰围又小了一圈。

  容忌将头靠在我肩上,唇角微微勾起,“歌儿身姿愈发迷人了。”

  我颇为得意地说道,“可不是!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要赶上香雪怜了!”

  “你怎么张口闭口全是她?你再这样,我会吃醋!”容忌将我禁锢在怀中,双手越收越紧,勒得我喘不过气。

  与天齐气愤难当,企图将我和容忌分开,“你们走开!别在我地盘上卿卿我我!”

  容忌三两下将自己身上的铠甲褪去,骨节分明的手煞是迷人。

  与天齐涨红了脸,终于看不下去,气呼呼地夺门而出。

  容忌一道掌风将门关上,嘴角噙着笑意,“歌儿,喜欢我吗?”

  我点点头,“嗯……”

  他指着我的唇,“是这里喜欢吗?”

  这种问题羞死人了,但他总是乐此不疲地问着,我红着脸,不肯回答。

  屋外,与天齐发出阵阵狼嚎,捶胸顿足。

  我一开始还有点不习惯屋外有人又喊又闹,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就无所谓与天齐在说什么了。

  虽然我小腹上的伤疤好了许久,但他总不自觉地将手搁在我小腹之上,我稍有不适,他就以为我又牵扯到伤口。

  我将头埋入他的肩颈,将滚烫的脸贴在他喉头上。

  他没事,真好。

  等到屋外蝉鸣顿起,与天齐一口老血喷溅在门上,砰然倒地。

  听到动静,我以为与天齐惨遭不测,执意起身,披上衣物,走出了茅草屋。

  容忌紧随其后,将我打横抱起,为我穿上鞋子,“夜里天凉,不穿鞋小心染了风寒。”

  与天齐又一口血从嘴角溢出,“兄弟,你清醒一点!她不是凡人,是神啊!即便是在寒冬,她也冻不死!”

  容忌冷眼看着他,薄唇轻启,“我的女人,我自然要宠着。你管得着?”

  与天齐这回总算没吐血,而是直接晕死过去。

  我将头靠在容忌胸膛上,不自觉地扬起嘴角。似乎只要他在身边,我的心情就会不大好。

  “歌儿,随我回去看看我们的孩儿,好吗?”

  说起那三小只,怪想念的。不知道它们长多大了。

  想着想着,我的口水啪嗒啪嗒往下掉,沿着容忌的衣襟,一路滴到他衣摆处。

  倘若让九重天上的星官瞅见,又要惹出一堆闲话。

  我可不愿节外生枝,用袖子悄然将他的衣襟上的水渍擦干。但容忌的神情愈发古怪,身体崩得也越来越紧,“别动!”

  寻常男子都像他这样,稍稍一碰就星火燎原么?他总这么亢奋,不知道对身体会不会有影响。等我回了九重天,找机会一定要去问问太上老君。

  容忌忽然停滞不前,我低头一看,竟发现与天齐趴在地上扯着容忌的裤脚,“你们也带我走吧!”

  “不!”容忌简简单单回了一个字。

  “与天齐,你该不会忘记怎么飞了吧?”我十分怀疑这位看上去很不靠谱的神界剑圣,是因为忘记怎么飞,才在深山中隐居了数百年。

  与天齐面露尴尬,眼睛瞪得溜圆,“你怎么知道?”

  “你性子和我师父了尘如出一辙,我也就依照着师父的性子揣摩着你,随便一猜,没想到竟猜中了。”

  容忌颇有些吃味儿,“你就这么了解他?”

  我赶紧摇了摇头,撇清和与天齐的关系,“一点也不了解,只是他无赖的样子和师父太过相像。”

  容忌颔首,“是有些像,不过以后不许说师父无赖。再怎么样,他也疼了你那么多年。”

  我点了点头,不敢再跟容忌理论,他似乎变得比我还关心师父,也会时常往仙界送去小卓爱看的排兵布阵的书籍。

  与天齐抱着容忌的腿,回想了半天,终于忆起师父,喜笑颜开,“了尘老弟啊,我沦为堕仙这些年,一直想要寻他。只可惜我被困深山多年,又拉不下面子让土地公带我出去。”

  容忌将斩天剑扔给他,“上剑。”

  与天齐上了剑,不成想斩天剑刚一腾空,他就开始鬼哭狼嚎,“本来今天高高兴兴,我为什么要虐待自己!”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