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亲眼看着斗姆元君用长剑贯穿着自己的身体,想要阻止却为时已晚。

  她单膝跪地,气若游丝,“放心,水神会来救我。”

  她耷拉着头,往地上重重摔去。

  天幕裂成了碎片,星子和流云从天上往下坠。

  要是在逃不出卷宗,我和容忌怕是要被这些星子砸死了吧!

  不过奇怪的是,成片成片的星子和流云始终没有砸到我和容忌身上。

  等天幕碎裂成一个硕大的黑窟窿,我和容忌终于被一股神秘的力量从窟窿中推出。

  “歌儿!”容忌抱紧了裹着厚厚被褥的我,将卷宗扔只一边,“以后别入卷宗了。”

  我连连点头,原以为入卷宗跟入梦一样,只需要做个旁观者,随时可以走出,没想到卷宗里头危机四伏,还差点走不出来。

  容忌突然将我抱至案几前,盯着我的肚子发愣,“歌儿,你上次葵水是什么时候?”

  我看着我平坦的小腹,仔细地想了大半天,硬是没想起来,“好像很久很久了。”

  “我也觉得!”容忌又欣喜地靠在我小腹上,一遍又一遍地亲吻着小腹。

  我和他很默契的都没有再提卷宗的事,不是不放在心上,而是事情太过棘手,不想庸人自扰罢了。

  “殿下,月老求见。”追风从书房外走入,一眼就看到容忌将头埋在我小腹处,吓得赶紧退出去。

  容忌这才抬起头,将裹着厚厚被子的我,抱了出去,“正巧,月老会把脉,我让他给你瞧瞧。”

  我双手护住自己的肚子,心里颇为忐忑。成为弱水新主之后,小腹上的伤痕是痊愈了,但能不能生育依旧没有定数。

  月老红光满面,拉着我师父和与天齐坐在前厅里唠嗑。

  容忌抱着我走入前厅,让我坐他大腿上,十分客气地冲着我师父叫了一声,“师父。”

  师父好面子,看容忌主动叫他喜上眉梢,连连应着,“好好好!小七没有欺负你吧?要是小七敢欺负你,尽管告诉师父,师父替你做主!”

  “师父!我才是你的徒儿!”我窝在容忌怀里的闷闷不乐地埋怨道。

  “我说小歌,你认了尘这老顽固当师父还不如拜我为师,好歹我曾是神界第一剑圣!”与天齐拍着胸脯自吹自擂着。

  容忌适时打断了他,转而看向月老,“有劳你为歌儿把下脉。”

  月老,与天齐,师父齐齐凑到我跟前,盯着我的肚子看。

  我不好意思地捂着肚子,“你们可别这样,我害羞。”

  “去去去,你是我的徒儿,脸皮有多厚我会不知道?”师父一边拆我的台,一边掐着手指算着。

  与天齐也在一旁掐着手指算着,眉头深锁,不知是算到了什么,还是忘记了怎么算。

  月老乐不可支地将手搭在我的手腕处,满怀希冀地盯着我的肚子。

  容忌更是紧张到呼吸困难,抓着我的另一只手暗自用力,捏得我生疼。

  “怎么样?”

  等月老把完脉,容忌急急发问。

  我靠在他怀里,都能感受到他强有力的心跳,看样子他还是十分喜欢孩子的。

  月老捋着胡须,微微一笑,“没怀孕。但身体不错,你们多努力,怀孕是迟早的事。”

  我听他这么一说,有些泄气地摸着自己的肚子,空欢喜一场。

  容忌情绪调整的倒也快,握着我的手安慰道,“没事。我再努努力,孩子总会有的。”

  师父朗声大笑,“小七啊,你飞升成神后,是会有三个孩子的,至于孩子的生父,我再替你算算!”

  我赶紧阻止了师父,“上回就是因为你说我不会有孩子,害我伤心那么久。这回你要是告诉我,我三个孩子三个爹,容忌不得劈了我?”

  师父解释道,“为师上回也没算错啊!身为仙灵的你确实怀不上孩子。而飞升成上神的你,和之前只是仙灵的你,命格上肯定会有变化的。”

  虽然师父说得也挺有道理,但说到底我不敢再让他算,万一算出孩子的生父不是容忌,那麻烦就大了。

  与天齐掐了好一会儿手指,突然双目圆瞪,指着我眉心的花瓣印记,“有多少人知道你是水神之女?”

  “西海阴蚩尤族全都知晓,幻境族人也全知晓,仙界我就不知道了。”我如实答道。

  与天齐直呼,“无字天书说,必须牺牲水神之女,才能扭转六界水源枯竭的颓势。”

  与天齐说的,容忌也曾对我说过。

  我安慰着他,也同样在安慰着我自己,“事态还没严重到非要牺牲我的地步吧?”

  容忌低低说道,“我已经命黑龙去修改天书了。”

  “改成什么了?”我疑惑地问道。

  “改成众志成城,方能化险为夷。”容忌说着,继而解释道,“你是刚正不阿的水神之女,这并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我要你堂堂正正地公布身份,反正从今往后,无字天书上不会再提及此事,你无需担心。”

  我颔首,但心里始终有个疙瘩。毕竟,如果牺牲我一人,能换得六界安宁,我想我是愿意牺牲的。

  我瞅着他们个个面色沉重,笑着看向师父,强行转移了话题,“师父,黄道婆有没有机会成为我师娘?”

  师父扼腕叹息着,“阿黄她性子冷,总不大爱搭理我。”

  阿黄?师父和与天齐真是一模一样!一个唤自己心仪的姑娘跟唤狗一样,另一个直接管心仪的姑娘叫娘。

  我心下腹诽着,若他们能俘获人家姑娘的芳心,太阳就该打西边出了。

  “了尘,你收收眼泪啊!我都将容忌小儿如何搞定你宝贝徒儿的经过编纂成册了,不日就能拿去卖了,就送你一本吧!”月老从袖中掏出了一本小册子,得意洋洋地递给了师父。

  我看到册子上那龙飞凤舞的“御妻有术之霸道神殿追妻路”,瞬间黑了脸。

  抢过册子翻了几页,被我的够呛。

  月老居然详细地记录着我和容忌在凡间的点点滴滴,还将他如何一步步诱骗我的经过写得绘声绘色。

  “我不要面子的啊!你给我重写!重写!”

  容忌接过册子,仔细地品读着,倒是欣然笑了,“月老写得不错,文采斐然。我认为一本册子卖十年修为,应当没问题。”

  “这分明就是胡诌嘛!我和容忌的第一次,起因是我去抢亲,主动权在我这儿啊!”我指着册子抗议道,“月老你怎么写成征服女人,先要征服她的身体,让她越陷越深,难以自拔?”

  我话说完,就有些后悔了,跟一屋子的男人,聊第一次,这是有多蠢!我脸上有些挂不住,捂着脸飞快地逃离了前厅。

  身后,传来他们的朗声大笑。

  师父还不忘打趣着我,“小七可真厉害!十四岁就懂得去抢亲…”

  容忌从我身后环抱着我,他将下巴抵在我的肩头,柔声问道,“怎么了?”

  “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我一想到以后仙界有可能人手一本《御妻有术之霸道神殿追妻路》,就觉得自己翻身无望了。

  容忌笑道,“笨蛋!一本册子卖十年修为,仙界倘若人手一本,你不得净赚几十万年修为?”

  经他这么一说,我便豁然开朗了。要是真得了几十万年修为,容忌都不一定是我的对手了吧!

  我乐滋滋地转过身,捧着容忌的脸,啃了好几口。

  “太子妃。”黄道婆站在大殿门口,捧着崭新的衣物盈盈走来,“太子妃,这是我为你新做的衣裳,你看看尺寸合不合适?”

  师父闻声,急急从前厅走出,搓着手,面露羞赧地看向黄道婆,“阿黄,我许久没穿上新衣服了,裆口都破洞了,你要不也帮我做一件?”

  师父还用手拍了拍裆口,深怕黄道婆不相信他所言。

  我暗自发笑,师父是想证明自己老当益壮,裆口还能被顶破?

  黄道婆脸上染上一层薄怒,冷瞪了他一眼,“休想!”

  师父说得也太直白了,就他这样,人家没被吓跑已经不错了。

  我拉着黄道婆,往里屋走去,“有劳黄道婆为我做衣。不如这样吧,你随我去里屋,我穿上新衣,你再帮我看看需不需要调整尺寸?”

  黄道婆原不想在此多留,碍于我紧紧地牵着她,只好随我进了屋。

  我一边换衣服,一边说道,“黄道婆莫要被我师父吓到了,他没有坏心眼儿。他从未对女子动过心,这回对你一见钟情,应当是太在乎了,才会时时刻刻想要表现自己。”

  黄道婆帮我将腰带系上,颇为好奇地问我,“你师父都一大把年纪了,之前从未对女子动过心么?”

  我赶紧点了点头,无奈地说道,“可不是!我一直期盼着他能给我找个师娘,这样一来,既多了个人疼我,我也不用担心师父孑然一人太过孤独。”

  黄道婆默然无语。

  为了帮师父的忙,我又继续说道,“别看师父放荡不羁,其实他怪会疼人的。我五师兄因为救我灰飞烟灭,师父呕心沥血,耗尽了半生修为才找到他的残破,用结魄灯为他结魂造魄。”

  虽然,五师兄依旧没救回来,但起码,师父对徒儿们,还是十分疼爱的。

  ------题外话------

  欢迎加入正气凛然二堂姐的小可爱群,qq群聊号码:657670838

  不定时发红包

  不定时发福利

  一起来玩~~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