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站在铜镜前,怔怔出神,苦思冥想着师父还有什么优点。

  黄道婆看穿了我的心思,盈盈笑道,“好了,你别想了!就你师父那死德行,怕是数不出多少优点了。我还要去给香雪公主量尺寸,先走了。”

  “黄道婆快去吧,有空常来玩。”

  我语音刚落,香雪怜身边的仙娥已经找来且试天下。

  她双手叉腰,颐指气使地同若雪吵着,“你们家太子妃好大的本事!公主等着黄道婆量体裁衣呢,你们扣着黄道婆是什么意思?”

  若雪也是个暴脾气,一点受不得气,她戳着仙娥的胸口,朝她吼着,“给我滚出去!再敢来叫嚣,见一次打一次!”

  那仙娥,也是个有心机的,看我款步走来,捂着胸口倒地大哭,“太子妃饶命啊!奴婢只是奉命来请黄道婆,你为何指使若雪姐姐打我?”

  我站在她身前,冷冷地看着她,“抬起头来。”

  她身体瑟缩了一下,停止了哭喊,“太子妃,你要对奴婢做什么?”

  我捏着她的下巴,盯着她花容失色的脸,沉声问道,“若雪怎么打你的?我替你做主。”

  她听我说要为她做主,神色才恢复如常,绘声绘色地说着,“若雪姐姐扇我巴掌,还推我,拧我,说要弄死我。”

  啪——

  啪——

  啪——

  我一连甩了仙娥三个耳光,笑盈盈问她,“若雪是这么扇你的吗?”

  仙娥捂着脸,泪眼婆娑地瘫坐在地上,尚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我的人,岂容你污蔑?”我接过若雪递给我的帕子,擦了擦沾染着仙娥脸上脂粉的手心,随后将帕子随手一扔,“若雪,将她扔进池里喂鱼。”

  若雪得令,兴奋地将她一手抬起,直接将她扔进了池塘里。

  “你们这样对我,公主不会放过你们的!”仙娥在池子中奋力挣扎着,呛了好几口水,整个人看上去狼狈不堪。

  “那就让她来找我。”容忌看着池子里扑腾的仙娥,令天兵将她捞上岸。

  仙娥看容忌一脸冷漠,吓得浑身战栗,跪伏在容忌脚边,声泪俱下地求饶着,“太子殿下饶命!奴婢无意冒犯太子妃,只是奉命前来请黄道婆。”

  “滚出去。”

  仙娥给容忌磕了三个响头,蜷缩着身子,果真滚着出了且试天下。

  我看着她灰头土脸的样子,感叹道,“香雪怜身边的仙娥真是蠢!”

  容忌歉疚地看着我,“给你添堵了。”

  “你看到我打她了吗?会不会觉得我心狠手辣?”我并不喜欢打女人,方才扇她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挺狠。

  容忌握住我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吹了吹,“手疼么?”

  我摇摇头,“不疼。”

  他不咸不淡说着,“不疼就好。”

  与天齐啧啧出声,“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论宠妻,你若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

  “我们回房,再努力努力?”容忌询问着我的意思,完全忽略了与天齐的存在。

  我抗拒地后退着,“不了,我还有事!”

  我飞快地往殿外跑去,要是被容忌捉回房,岂不是要辜负了今儿个的大好天气!

  出了且试天下,我倒是犯难了。原想去找太上老君问问,容忌总这么亢奋是不是有什么隐疾,但我根本不识路啊。

  好在,若雪很快追上我,“太子妃要去哪?殿下说你认不得路,让我跟着你。”

  太上老君似乎预料到我会去找他,远远地我就瞧见他站在炼丹房前跟我招手,“太子妃安好?”

  我拉着他走进屋里,小声地问着他,“老君啊,你这里有没有丹药能治隐疾?”

  太上老君疑惑地看着我,“不应该啊!看你的面色,白皙红润,殿下不像有隐疾。”

  我有点儿无语,“我的面色如何,同他有什么关系?”

  太上老君神秘一笑,“太子妃有所不知。万物相生相克,皆有道法。阴阳调和,阳水滋阴,对于女子,比燕窝鱼翅更为滋补。”

  我尴尬地笑着,想不到一本正经的太上老君私底下,也不过尔尔。

  “我只知道过犹不及,殿下似乎太过亢奋,不知老君有没有丹药能舒缓?”我询问着太上老君。

  老君一个没忍住,被自己的口水呛道,“太子妃是认真的吗?”

  我点了点头,“自然是认真的,不然这么私密的事,我也难以启齿不是?”

  “舒缓的丹药我倒是有,只是千百年来都没人讨要,不知道还能不能用。”太上老君翻箱倒柜,终于在箱底找到了一黑金瓷瓶。

  他将瓷瓶放至我眼前晃了晃,并不打算直接给我,“给你也不是不行,但太子妃须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又想要我的血?”我挑着眉,深深地看着太上老君,我记得头一回来炼丹房,他就采过我的指尖血。

  太上老君点点头,刻意压低了声音,“你第一次来,我就知道你和水神关系匪浅。虽然无字天书上对六界水源枯竭的指示变成众志成城,方能化险为夷,但我打心眼里是不信的。”

  我警惕地后退着,指尖悄然结下蛛网,打算消除太上老君的这段记忆。

  不过,太上老君似乎并无敌意,“幻境族长救我一命,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加害于你,这点,你尽管放心。”

  “那你为何还要我的血?”

  太上老君凝眸,“六界水源枯竭,是六界之祸。我想着将你的血炼成水神第二元灵,用于祭世。这听上去似乎有些不靠谱,但给我一点时间,还是有成功的可能性的。”

  听他这么一说,我豁然开朗,如果他真能练成父君的第二元灵,也算是造福苍生了。

  我撸起袖子,豪不犹豫地拔出冰凌剑,划破自己的手腕,让自己精纯的血滴至太上老君率先准备好的碗里头。

  不得不说,被冰凌剑划伤真的很痛,冷热交替,如蝼蚁噬心。

  “够了够了!”太上老君将黑金瓷瓶交给了我,恭恭敬敬跪下身朝我磕了个头,“我替六界苍生谢过太子妃!”

  我一边快速收回剑,治愈自己手腕的伤口,一边扶起太上老君,“以后若需要血,随时找我。”

  “太子妃仁厚,老身佩服!”

  出了炼丹房,我手里把玩着黑金瓷瓶,看着上头“软翻天”三个鎏金小字,不由勾唇笑着,这下看容忌还怎么大展雄风!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