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这一夜,我睡得十分安稳。

  当晨曦透过窗户,将我笼罩,我意外地发现自己身上的疼痛尽数好了。

  伸了个懒腰,我竟发现自己力气都大了不少,我怎么平白无故多了万年的神力?

  下了榻,除了脚步有些虚浮,其他尚可。

  推开门,才发觉容忌已经昏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走上前,从他身前跨过,发现腿也不酸了,心情大好。

  “别装了,又是苦肉计?”我从他身上来回跨了数十遍,他都没有转醒。

  难道,昨晚是他给我渡的修为?

  我蹲下身,探了探他的鼻息,气息微弱,但还活着。

  “啊!殿下,你怎么了?”香雪怜和天后突然到访,我错愕地抬起头,竟不知如何面对天后。

  天后眼里闪过一丝痛心,但面上依旧风轻云淡,“气消了?”

  香雪怜已经蹿到我身前,将我推开,自己搂着容忌又哭又晃,“殿下,你怎么了?不要吓雪儿,没有你,雪儿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小卓敢至,将小心护着肚子的我扶起,一脚踹在香雪怜身上,将她踹飞出好几米,“幻境岂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来的?”

  天后脸上终于带上了几分愠怒,“幻境族长好大的架子!”

  “母后…”我开口解释着,“小卓护我心切,本是无心之举,母后不要放在心上。”

  “不会。歌儿好生休养,我带忌儿回去疗伤。若不好好诊治,留下病根,就麻烦了。”天后命身后的天兵将容忌扛走,自己则亲自前去搀扶着香雪怜,一并打道回府。

  小卓弱弱地开口问我,“姐姐,我是不是给你闯祸了?”

  “无碍。”

  我嘴上这么说着,心里清楚得很,天后毕竟是容忌生母,自是十分疼爱他。看到他浑身是血晕厥在地,心里肯定十分难受,她没直接给我脸色看已经算好的了。

  “主人,师父说太上老君有古怪。”傲因气喘吁吁地冲进我的院落,趴在我脚边上以手遮脸,

  “脸怎么了?”

  它有些不开心地说道,“容殿说主人怀孕了,不能看这么丑的傲因,不然小主人也会变丑。”

  我才不信这套说辞,将它的爪子从脸上拉开,焦急问道,“师父怎么说的?”

  “师父说他似乎跟一个仙娥走的很近,一定是看上人家了。”傲因抓挠着脑子,仔细地回忆着。

  太上老君一心炼丹,怎可能跟仙娥勾勾搭搭?

  一说到仙娥,我脑海里首先冒出来的,就是母后琼华宫里的真真。她做事谨慎,从容不迫,几乎寻不到一丝错处。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显得这样独特。

  我又询问着傲因,“师父可有说那位仙娥叫什么名儿?”

  傲因摇摇头,“师父枕着黄道婆的腿,帮黄道婆编辫子,十分不欢迎我,将我轰走了。”

  既然师父靠不住,那我只能靠我自个儿了。

  “走,随我去趟九重天!”我让傲因带着我直接去往太上老君的炼丹房。

  说来老君也是神速,炼丹房被炸了没几天,这又恢复成原样了。我偷偷潜入炼丹房,才发现里头的陈设,几乎未变,架子上,依旧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丹药。

  怎么会这样!

  难不成太上老君早料到容忌会烧了他的炼丹房,遂事先将丹药转移?

  看来只有这种可能了!

  “主人,我闻到太上老君的味道了,他已经朝着炼丹房走来。”傲因吸着鼻子,指了指窗外,看样子十分紧张。

  我两只腿都跨进了箱子之中,整个人藏匿在箱中,这才盖上了盖子。

  而傲因,已趁机溜出了门外。

  不一会儿,太上老君神色匆匆走进炼丹房内,将门闩插上。

  我将耳朵贴在箱壁上,听着太上老君的一举一动。

  “唉,让我做这么缺德的事,真是造孽啊!”太上老君自怨自艾,听声音非常愁苦。

  砰——

  蹲久了,我的双腿开始发麻,稍稍移动了下腿脚,不小心碰到了箱底的小瓷瓶。

  我低头一看,瓷瓶通身散发着金色的暗芒,我一眼认出这种黑金瓷瓶。

  我将黑色瓷瓶拾起来,放入胸口,一手已经结了蛛网,准备对付循声而来的太上老君。

  “什么人!”太上老君并未贸然翻开盖子,而是用拂尘敲了敲盖身,“不说话我就将你扔炼丹炉里烧成灰。”

  啧啧,平日里看上去慈眉善目的太上老君,竟存了这么恶毒的心思?也不弄清来者是谁,就一股脑儿想将箱子给焚烧殆尽。

  太上老君又开口道,“了尘,是你吗?”

  我有些无语,师父这是给人留下了多不好的印象啊,屋里随便进个人,太上老君都第一时间想到师父。

  不过这样也好,我学着师父的口气,轻咳了两声,以此降低太上老君的戒备心。

  随后打翻箱盖,还未起身,就将蛛网扔像太上老君。

  拨开梦境迷雾,我悠悠踏入太上老君的梦境之中,嘴唇微微勾起。

  “你到底要做什么?”太上老君一只手按在身姿姣好的仙娥肩膀上,声音沉痛。

  我站在太上老君身后,隐约觉得仙娥的身影十分熟悉。

  仙娥转过头,把我吓了一跳,竟是死去已久的素瑶!

  我盯着她的脸看了很久,这才确定她就是素瑶无疑。

  素瑶转过身,幽怨地瞅着太上老君,“我死得好惨!脑子被吃了,什么都没剩下。”

  “唉,我一早就跟你说过,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吧,连小命都搭上了。”老君瘫坐在地,神情恍惚,看样子十分忧伤。

  难不成,他和素瑶有什么关系?

  我在梦境中自由穿梭着,往他记忆深处走去。果真再度发现了素瑶仙子!

  “爹,为什么你总不让我叫你爹?”素瑶仙子看上去还小,稚气未脱的脸上带着几分纯真。

  “嘘,仙界清规戒律,违逆不得。要是让人发现你的存在,不仅我要被流放下界,你也要被处以极刑。”太上老君捂着素瑶的嘴,解释道。

  素瑶吓得赶紧噤了声,杵在原地不敢动弹。

  听到素瑶叫太上老君爹,我有些啼笑皆非。想不到,看上去毫无关联的两个人,私底下竟有血缘关系。

  难怪太上老君受过母皇恩惠,还执意加害于我。毕竟,旁人哪能比女儿重要。

  素瑶身死,还能存在于老君近期的梦中全然出于老君对她的想念。

  但还有一件事我弄不明白。素瑶魂飞烟灭,显然不能成为幕后主谋。而老君,也不像是能想出此类损招挑拨我和容忌关系的人,那幕后主谋到底是谁?

  捏碎了老君的梦境,我从箱子中站起,一手捏住老君的下颚,一手将黑金瓷瓶中的药丸尽数倒入老君嘴中,“你最好乖乖吞下去,不然我就将你的秘密公诸于众。”

  老君双腿微微打颤,装傻到底,“太子妃,你和太子殿下不要欺人太甚!太子殿下无缘无故烧了我的炼丹房,你又强行灌我药丸,是想将老身逼死?”

  “不吃是吧?那明日九重天上就会传出太上老君私生女的传闻。”我拿捏着他的痛楚,正因为素瑶已死,他更舍不得让她的名声再受波及。

  太上老君一脸死灰,也不需要我灌,将整瓶“软翻天”往嘴里灌着,“你想问什么,你就问吧!”

  “软翻天的作用,你有所隐瞒?”我直接切入正题。

  正当此时,容忌闯入炼丹房中,用九节鞭勾住我的腰,往他怀里轻轻一拉,脸色瞬间降至冰点。

  我这才发现老君手里的浮尘中已经变成一把锋利无比的长刀。

  好在容忌来得及时,将我带入他怀里,不然被老君刺中,胜负就未可知了。

  “老滑头!说不说软翻天的用处?”我接过容忌手中的长鞭,鞭鞭抽打在太上老君身上。

  太上老君嘴硬得很,仍旧什么都不肯说。

  “据我所知,老君可不止一个私生女…”容忌话说了一半,戛然而止。

  他朝着老君走去,背手负立,“软翻天什么用处,可以说了吧?”

  太上老君跪在容忌面前,和盘托出,“软翻天的效用就是致软,但我在里头加了致狂的药剂。服上一颗,也许不会致软,但一定会致狂。”

  “那食用了一整瓶,会如何?”我心焦地问着。

  “理智全失,兽性大发。”太上老君说着,突然用力地抓挠着自己的胸膛,三两下将自己的衣服扯成碎片。

  容忌挡在我前头,斩天剑已经指向老君的眉心。

  “慢着,他还不能死!他还没告诉我取我的血究竟有何用处!”我上前单手挑着太上老君的下巴,威胁道,“我劝你如实说来,不然你尚还健在的闺女,也要因为你的愚蠢,被流放凡间。”

  太上老君焦躁无比,已经将自己的胸膛抓挠出道道血痕,“啊!我受不了了,让我去死,让我去死!”

  我往后退了两步,软翻天果真致狂。这样看来,容忌虐待我两天,应当也不是出自本意。

  “放过她,我将你的血还给你!”太上老君颤颤巍巍地打开地上的暗格,突然发现我的血已经消失不见。

  “不可能,我就藏在此地的!”太上老君一边抓挠着胸口,一边费力地说着话。

  这老家伙,难道又在故弄玄虚!

  我将他踹至一边,“你女儿就是母后边上的仙娥真真吧?让我想想,她本名应当是叫素真。我见到她的第一眼,就觉得十分熟悉,后来仔细一想,她的长相和素瑶确有几分相似。”

  ------题外话------

  欢迎加入正气凛然二堂姐的小可爱群,群聊号码:657670838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