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现在说,很晚吗?”我奇怪地看着黑龙,总觉得它有什么事瞒着我。

  黑龙摇摇头,“不晚。太子妃,黑龙对不住你。之前一直以为你拿绿莺挡剑,虽说不上记恨,但总见不得你和殿下如胶似漆。”

  我轻抚着它背脊上的伤口,它斩断龙鳞的时候,心里的痛肯定比身体的痛更甚。

  “那天晚上,绿莺说她很惜命,在你没有爱上他之前,她舍不得死。”我怅然回想着那天的百花宫,仙子齐聚一堂十分热闹,但却掩不住我满心的孤寂。

  黑龙垂眸,“那天晚上,她说想吃凡间的糖葫芦,要我去买。等到我买回来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一句话都没有留给我。她还说过想为我亲自做一顿饭,可惜,我没那个口福了。”

  我竟不知道怎么安慰黑龙,若不是我,他们现在应该会很幸福很幸福把!

  回了幻境,黑龙匆匆离去,我回头看着黑龙的背影,一直在琢磨着它的话。

  它质问我为何不早点解释清楚,难道它为了报复我,已经有所行动了吗?

  不过,今天总算将事情解释清楚了。如果它这样误会下去,眼下不出事,早晚有一天也会出事。

  我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总感觉绿莺只是在我耳里睡过去了,有时候我甚至能听到绿莺叽叽喳喳的声音,她一定会活过来的,她一定会。

  我心事重重地穿过密林,食人花见着我,在我身后一路紧追满赶,“圣女,等等我!”

  小卓说过,这些花花草草一离了土,就没法存活。怎么今天,食人花像是长脚了一般,蹦蹦跳跳的?

  我转过身去,纠起它的花瓣,好奇地问道,“你修炼成精了?”

  “呸呸呸!我是修成仙灵了!”食人花颇为得意地挺着躯干,“今日小仙有一事相求,还望圣女能够应允。”

  我赶忙将它放在地上,摆着手拒绝道,“我不喜欢帮忙的。”

  它急得直跳脚,“你要是不帮忙,我就将你和殿下的趣事杜撰成书,供六界看官赏评!”

  怎么现在,大家都喜欢拿我和容忌说事?

  我抬腿就走,再怎么着,也不能被一朵花威胁了。

  可食人花颇有些恒心,辗转又跳入我怀中,指了指我平坦的肚子说道,“我想让你腹中的小殿下拜我为师。别看我只是一朵花,修成仙灵之身后,我就是万花之王,能教小殿下闻香识女人。”

  ……

  我又将它扔得远远的,我的小宝贝,可不能这么浪荡!

  “行吧行吧,不教他闻香识女人,教他听花语,御兽术如何?”食人花又蹦跶上前,大大的嘴巴咧开,露出森森白牙。

  我随意应下了,多个师父也没什么不好。

  可没想到,食人花自荐仅仅只是个开始。密林中,花花草草,凡是有点灵气的,都跑出来要当我肚子里的小宝贝的师父。

  我一阵头疼,疾步穿过密林。

  砰——

  我撞在李牧桑身上,两眼犯花。

  我错愕地抬头,看着一脸戏谑的李牧桑,揉了揉眼,“你不在西海呆着,跑来我幻境作甚?”

  他指了指我的肚子,道,“我是来预定未婚妻的。”

  “滚!”我赶紧护着我的肚子,且不说李牧桑风流成性,我肚子里的明明是个小殿下啊,怎么嫁给他?

  他摸了摸鼻子又凑到我跟前,“自你离开西海之后,再没有人敢打我,日子过得无聊得很。”

  “稚漪呢?”

  李牧桑无不无聊我一点儿也不关心,但是我对单纯善良的稚漪公主还是有些挂心的。

  “她沉浸在大哥的死中,无法释怀,成日以泪洗面。”李牧桑手持浩海折扇,见清辉路过,忍不住跟上前调戏了一把。

  他穿着一身明黄色的蟒袍,细长的丹凤眼下不似以往阴沉一片,气色好了许多。

  可清辉是何等的妙人儿啊,依旧一眼看出他纵欲过度。

  “姑娘你长得平平无奇,但我却一眼看中你,眼缘真是妙不可言。”李牧桑用浩海折扇勾着清辉的下巴,眼里带着几分戏谑。

  清辉缓缓抬眸,盯着他看了片刻,“兄台你长着一张浪荡的脸,本入不了我的眼,但你的污言秽语我甚是喜欢,交个朋友如何?”

  “好!”李牧桑颇有些激动地同清辉击着掌,直呼清辉知音。

  我颇有些无奈,清辉本就是幻境四大长老中最为独特的存在,清冷寡言,但总是语出惊人。若是让她跟着李牧桑厮混,相信出不了几个月,她也要成为风月场上的老手了。

  我趁他们聊得火热,扶着肚子,悄然溜走。以后还是要离他们远些才好,可不能让他们教坏我的小宝贝。

  “姐姐,幽冥鬼界送来请帖,收是不收?”小卓抱着小白,缓缓走来。

  我看向他身后的黑白无常,不禁有些纳闷,“可是发生什么喜事了?”

  白无常蹦到我身前,将他嘴里的舌头拖出,指了指舌头上五花大绑着的红绳说道,“鬼王离殇和前鬼王顾桓喜结秦晋之好,特命我和黑兄来派送请帖。”

  我打心眼里为离殇感到开心,他守了一辈子,等了一辈子,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但顾桓害死了六师兄,我始终无法释怀。

  我淡淡回了句,“恭喜离殇了,近来我身子不大舒爽,就不前去道贺了。”

  白无常又从他的袖子中掏出了一颗黑链子,“这条链子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不过耗费了我不少的心思,就当是我给小娘子肚子里的小殿下的见面礼。”

  我接过黑色的链子,一闻便知道这条链子几乎耗费了他全身的怨念,十分感动地将链子收回袖中,“多谢白兄了。”

  白无常会心一笑,“且小娘子是我这千百年以来,遇到的最温暖的的人,愿你平安顺遂。”

  容忌从结界飞来,见我和白无常有说有笑,瞥了一眼他手中的请帖,接了过来,“明日我们去一趟鬼界?”

  我不明所以,“何故?”

  容忌沉着脸,“母后顾念顾桓是父皇血脉,也会前去。”

  “既然母后要去,那就陪她走一遭吧!”我闷闷叹着气,天后是个聪明通透的人,也十分善良。可就是因为她过于的善良,总叫我有些不适应。

  翌日,我早早地就候在琼华宫门口,等着天后。

  她见到我,面露欣喜,“歌儿啊,身体大好了?”

  “谢母后关心,大好了。”

  她拍了拍我的手,温和笑着,“你和顾桓之间的宿怨我略有耳闻,你今日还愿意陪我去幽冥鬼界贺喜,母后十分欣慰。”

  天后身后的素真插嘴道,“天后有所不知,太子妃和前鬼王交情匪浅呢!说起来太子妃还真是讨人喜欢,不止殿下对太子妃魂牵梦萦,妖王,鬼王,魔王,还有西海新王,都对太子妃十分呵护呢!”

  香雪怜扭着细腰盈盈走来,她捂嘴浅笑,附和着素真的话,“真真说得极是!且歌姐姐真是人见人爱呢。”

  我看着太后身后的素真,不咸不淡地问着天后,“母后,你身后这位仙娥跟素瑶仙子长得真像啊!莫非她是素瑶仙子的妹妹?”

  天后回头细细瞧着素真,“歌儿不说,我还真没注意。这样瞧来,真真和素瑶确实有几分相似之处。”

  素真深怕自己的身份被揭穿,低了头,不敢言语。

  但香雪怜就不同了,她没什么把柄落在我手上,自然比素真张狂了些,“天后,且歌姐姐都有这么多人疼了,而我只有你一个,你可要对我好一些!”

  “不见得吧?我怎么听说灵台仙官十分痴迷香雪公主,几度爬了璧玉堂,成了公主的入幕之宾呢!”我挑着眉,看向风骚露骨的香雪怜,调侃道,“想必香雪公主对灵台仙官也十分满意吧?”

  天后笑道,“仙界近来喜事不断啊,先是歌儿有孕,再是雪怜也遇到了意中人。改日,你叫灵台仙官速来提亲,将终身大事定一定吧!”

  香雪怜只点头应着,并不做辩解。毕竟,灵台仙官夜夜爬璧玉堂,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过就我对香雪怜的了解,她绝不可能爱上容忌之外的男子,灵台仙官爬墙一事,应当只是个误会。

  容忌突然将我的腰身搂住,在我耳边轻轻说道,“是我让灵台仙官去的。”

  我差点没笑出声,如果让香雪怜得知容忌这么陷害她,不知会不会心痛欲绝。

  “素真的事,黑龙已经跟我和盘托出。”容忌低低说着,脸上显出几分沉痛。

  “嗯?”我和容忌上了一台轿子,天后和香雪怜上了前面一台轿子,恰巧方便了我和容忌讲话。

  “素真觊觎太子妃之位已久,因此对你怀恨在心。她以素瑶之死刺激太上老君,要他将你引诱至炼丹房,但你却没等他们施计,主动跑去了炼丹房。”

  容忌所述和我料想的相差无几,只是黑龙从中起到什么作用,我依旧一知半解。

  容忌接着说道,“黑龙告知了素真无字天书被篡改的真相,素真才想到以你的血浇灌无字天书,企图让无字天书显现出原先的字迹。”

  我虽知黑龙是因为误会才对我下手,但它也太狠了些,分明是想置我于死地啊!

  “黑龙昨日对我和盘托出后,十分自责自己犯下的罪业,已经守在无字天书前,不让任何人有下手的机会。”容忌眉头紧锁,“只是,你的血没有找到,总归是个祸患。”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