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不以为意地笑笑,“有你在我身边,足矣。”

  看着前面不远处的轿子里,天后和香雪怜相谈甚欢,我倒是有些羡慕香雪怜,能得天后欢心。

  “容忌,你说母后为何那么喜欢香雪怜?”

  容忌闭目养神,只答了三个字,“不重要。”

  在他看来,是不重要。但是在我看来,得到天后的欢心,这很重要。

  一来,她是容忌的母后;再者,天后和我母皇年龄相仿,从她身上我总能看到母皇的影子。

  我思来想去,依旧摸不清天后的癖好。

  难道,天后看香雪怜身段妖娆,想要向她讨教驭夫之术?

  我不由地深深盯着天后的背影,也许想要讨得天后欢心,可以从天帝那入手。

  容忌睁开眼,见我靠在他怀里扭来扭曲,柔声安慰道,“你不需要想方设法讨任何人的欢心,你就是你,任何时候都无需委屈自己。喜欢你的人,总会发现你的好。”

  没过一会儿,容忌突然问道,“李牧桑去幻境做什么?”

  “他说许久没人打他,想念被我打的滋味了。”我一想到他那一副欠揍的样子,唇角微微勾起,“我总感觉,他早晚要栽在清辉手里。”

  容忌掰过我的脸,琥珀色的眼睛仔细打量着我,“你提到李牧桑的时候笑了。”

  “他确实挺好玩儿。”我十分客观地评价着,“风花雪月里的情场老手,最是了解女人的心思,只要他不存心折磨人,一般姑娘都喜欢他这样的纨绔公子哥儿吧!”

  容忌认真地听着,“那我呢?一般的姑娘喜欢么?”

  “如果你长得没这么好看,且不是仙界的殿下,去牛郎馆当个小倌儿也未必有人要吧!脸臭脾气臭,不会喝酒还有洁癖!”我似乎太过放松了些,将心里话全部说了出来。

  他突然站起身,从轿子中走了下去,也不看我,也不理我,一人在轿边走着。

  他又生气了?我说他脾气臭,他还不乐意,但事实上,这世上再也没有比他更容易生气的人了吧!

  一直在轿边默默随行的素真逮着了机会,忙不迭地挤到容忌身边,侧着头端详着容忌的侧颜。

  我托着腮十分郁闷地盯着素真,九重天上果真没一个善茬。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心底的想法。

  “殿下,你不陪太子妃在轿中坐着么?”素真仰着头注视着容忌,还俏皮地踮着脚尖,比着自己的身高,自言自语道,“殿下可真高啊!真真踮着脚尖也才到殿下肩膀。”

  容忌为什么还跟她并排走在一起!

  素真见容忌并没有赶她走,喜上眉梢。她低头看了看容忌的手掌,又一惊一乍地感叹道,“殿下好大啊!我的两只手都没有你一只手大。”

  素真是没见过男人吗?我看她分明是想说容忌的分身好大吧!

  容忌冷沉着脸,往轿中瞥了一眼,发现我也在看他,又撇过了头。

  “哎呀!好痛!”素真似是扭到了脚,整个人往容忌身上摔去,那叫声也是浪荡地不行。

  容忌闪至一边,不悦地看着摔倒在地的素真,“假摔?”

  素真规规矩矩地跪在他面前,揉着自己的胳膊,委屈地摇了摇头,“真真不小心扭到了脚,让殿下受惊了。”

  “无妨。”容忌瞥着轿子中的我,故意气我来着。

  我着火气蹭蹭直冒,肚子一阵又一阵的绞痛,很显然是动了胎气。

  他见我脸色惨白,又钻进了轿中坐到我身边,“怎么了?”

  近来脾气愈发暴躁,应当是跟怀孕有些关系。我两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兀自同肚子里的小宝贝说着话,“小宝贝的娘亲是可怜的小白菜,没人疼没人爱,被气到肚子痛也没人管。”

  “乖,哪里痛?我给摸摸。”容忌全神贯注地揉着我的肚子,“我们的宝贝,叫容且如何?”

  “容且?”我转过头看向他,“为什么不叫他容鸡呢?刚好和你的名字是谐音。”

  容忌被我气到连话都说不利索了,“闭,闭嘴!”

  我止住了口,默念着小宝贝的新名字,心里甚是欢喜。

  素真掀开轿帘,可怜巴巴地看向容忌,“殿下,我扭到脚,实在走不动了。可以上轿休息一会么?”

  容忌将我抱起,让我跨坐在他腿上,随后应允了素真的请求,让她上了轿。

  我掐着容忌的腰,张嘴就咬在他坚硬的肩膀上,“你想干什么?”

  “她身上有你的味道。”容忌并未开口,只是通过神识传音给我。

  我转身看向素真,莫非是她盗走了我的血?

  “殿下,太子妃为什么要瞪我?如果太子妃不喜欢我留在这,那真真下轿好了。”素真泪眼婆娑,朝着容忌撒着娇。

  我什么时候瞪她了?我怎么不知道!

  容忌并没有让她下轿,而是牵着我,下了轿。

  我一头雾水,对于容忌这般诡异的做法,十分不解,“你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她刚刚对我说话时,我总觉得她连气息中都透着一股你的味道,应当是她盗走了你的血。”容忌解释着。

  “所以,你打算牺牲色相,夺回我的血?”我皱着眉,对容忌的做法颇为不满。

  他黑了脸,“她坐近些,我才能察觉她将你的血藏于何处。”

  我疑惑地看着他,怎么容忌总能察觉到我所察觉不了的东西?

  “你该不会是忽悠我吧?”我瞥了眼轿中含情脉脉注视着容忌的素真,心生疑惑。

  “你的血已融入到她的骨血之中,唯有抽干她的血,才能取出。”容忌沉吟片刻,眼里闪过一股杀气。

  我摇摇头,“我不想平添杀孽。”

  “那就抽干她的血,再治愈她。”容忌提议道。

  轿子里的素真不明所以,绽开了笑容将绢帕扔给容忌。

  容忌皱着眉,看了眼地上的绢帕,一脚踩了过去。

  “她在绢帕上留了字,你也不捡起来看看?”我拉着容忌的衣襟,强迫着他去捡。

  他始终不肯弯下腰去,轻轻勾着指尖,绢帕便漂浮在容忌眼前,“子时三刻,瑶池见。”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