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瞥了眼绢帕上的字,隐隐有些兴奋,“子时三刻?夫君,你回她一句,今晚,血染瑶池。”

  容忌冷哼,“你似乎很开心?”

  “凌虐人心,确实挺开心。”我勾着唇,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尽管容忌不想给她回话,但看我喜不自禁的样子,还是在绢帕上回了“血染瑶池”四字。

  素真双手攥着绢帕,喜极而泣。她绯红着脸,娇羞地看向容忌,“殿下,你要上轿坐会么?”

  素真还真是目中无人,我这么大个人横亘在她和容忌之间,她竟好意思越过我勾引容忌!

  香雪怜转身,看到我和容忌在轿子边慢悠悠走着,遂也下了轿,朝着容忌盈盈走来。

  “哎呦…”香雪怜一声惊呼,朝着容忌扑来。

  我扶额,她和素真,连勾引人的招数都一模一样吗?!

  容忌已然将我抱起,闪至一边。

  而好巧不巧的,香雪怜正巧摔在一坨牛粪上,整张脸都深深嵌进牛粪中,散发着阵阵恶臭。

  “啧啧啧,现在应该叫你粪雪怜才对!”我感慨着,细心地为容忌捂住口鼻,“夫君啊,以后外面的女人少招惹!别看人光鲜亮丽香飘十里,也许私底下就喜欢吃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容忌双唇发颤,肯定是因为香雪怜满脸牛粪的样子恶心到他了。他带着我御剑而飞,急转直下。

  我回头看了眼在鹊桥边放牛的牛郎,对他生出些好感。他和织女的事我也听说了些,倘若将来有机会,我是要帮扶他一把的。

  香雪怜身上的体味着实厉害,尽管已经飞出老远,她身上混杂着香与臭的难闻气息依旧弥散在鼻尖,惹得容忌阵阵作呕。

  好不容易入了幽冥鬼界,他的情况才稍有好转。

  此时,幽冥鬼界已经一派喜气洋洋。因由天后的莅临,六界里凡是叫得上名号的散仙也都一一前来恭贺。

  顾桓一身红衣,风华万千。他身上的戾气消失殆尽,尽管眼里蒙了一层翳,但丝毫不影响他的俊美。

  我看着他那身红衣,怔愣片刻。似乎上回,他强逼我嫁他时,也是穿的这身。

  矮了他大半个头的离殇一样一身红衣,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他小小的胳膊将顾桓搂在怀里,向他介绍着我和容忌,“桓,仙界太子和太子妃来了。”

  顾桓点头应着,“且儿,好久不见。”

  我淡淡回了句,“离殇很好,莫要辜负。”

  顾桓手中拳头紧攥,关节发白,似乎在隐忍着自己的情绪。过了许久,他终于释然,脸上浮现出一丝勉强的笑意,“听说且儿怀上了,真好。”

  “歌儿身体不大舒爽,哪里可以休息?”容忌问着离殇。

  离殇随手指了个方向,便牵着什么都看不见的顾桓,走向忘川河。

  我原以为离殇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直到亲眼看见顾桓的态度,我才知道他心里的执念一直未消。

  只愿,在离殇心灰意冷之前,顾桓能明白离殇这份深沉的爱。

  我百无聊赖地窝在容忌腿上,看着原本并不是很熟络的众仙家侃侃而谈,忽然将眼光放在角落里沉默寡言的黑袍男子。

  他看起来十分阴暗,周身散发着邪气,比起当初走火入魔的顾桓,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似乎注意到了我在看他,缓缓脱下外袍,露出一张稚嫩的脸。

  稚童!怎么又是他!

  我讶异地推了推容忌,“你看,他也在!”

  容忌暗自扫了一道掌风过去,稚童摆放在脖颈上的头颅被吹落,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吓得过路仙人纷纷避让开来。

  他的头颅一直滚到天后面前,尚未被我戳瞎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看,带着几分怨毒,但更多的是玩味。

  天后显然被脚边的头颅吓坏,捂住心口,嘴中念念有词。

  素真眼底闪过一丝讶异,但表现得十分镇定。我悄然看着,莫非她和稚童早有勾结?

  香雪怜反应倒是极快,挡在天后面前,呵斥着稚童,“何方妖怪,竟敢在天后面前造次!”

  稚童吸了吸鼻子,不屑地看着香雪怜,“粪坑里爬出的臭虫,你也配在我面前蹦跶?”

  我走上前,将稚童的头颅拎在手中,用力掐着他的脸,“上回,不小心让你跑掉了!这一回,你怕是插翅难逃了。”

  天后心有余悸地指着我手中的头颅,问道,“歌儿,这是什么呀?”

  “母后莫要担心,一只奋力爬出粪坑的臭虫。”我拎着稚童的脑袋,在素真眼前有意晃了晃,遂在其发梢上,燃起天雷之火。

  “疯女人,等我吃了雏神,看你还怎么嚣张!”稚童那张嘴,喋喋不休地咒骂着。

  “你难道不知道,我最介意别人动我腹中胎儿的主意?”我怒火上涌,将它扔至十八层地狱之中。

  他的头颅在满是血污的通道中滚着,两旁浑身是血的饿鬼看到稚童的头颅,纷纷伸出手想要,抓扯着稚童的头发。

  三两下,稚童的头颅被撕扯地四分五裂,顷刻之间,就被饿鬼分食干净。

  我原不想如此对他,但一想到他和素真恐有勾结,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只好快速解决掉稚童。

  肚子里的小宝贝对杀戮十分敏感,兴奋地顶来顶去,闹得我一阵腹痛。

  容忌一手搁在我肚子上,厉声警告道,“再乱顶,别怪我顶回去!”

  原先十分闹腾的肚子,瞬间平息下来。果真,还是容忌拿他有招。

  但是,他说的顶回去是怎么个顶法?

  我细细一想,才发现他俩斗来斗起,吃亏的总是我。

  回了幽冥鬼界,顾桓和离殇已经开始喝交杯酒。

  离殇春风满面,顾桓恬淡如化外之人。

  倒是花颜醉酒意大发,扯着顾桓一杯又一杯地喝着酒。

  我将视线移至角落里的无头稚童,一刀削了稚童脖子上的一层皮,随意拔了一个怨魂的脑袋往稚嫩身上套,再用治愈术将稚童的身躯和怨魂的脑袋融合。

  近乎透明的怨魂脑袋有了依托,逐渐呈现出常人的肤色,他激动地驱使着新的身体,噗通一声,在我面前跪下,“感谢主人再造之恩,魍魉誓死追随!”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