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魍魉?听名字好像挺厉害的,就是不知道中不中用。

  我蹲下身将他扶起,以手探着他的脸,指尖刚触及他的皮肤,就被惊人的寒气吓到。

  “魍魉,你很冷么?”我给他倒了杯酒,“暖暖身子。”

  魍魉摇摇头,“不冷。”

  那我怎么感觉越来越冷?转头一看,才发现容忌周身散发着寒气,眼里的冰霜足以将我冻僵。

  “容,容忌?”我拉了拉他的衣袖,难道他又吃醋了?

  容忌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魍魉,“居然是你。”

  魍魉错愕抬起头,看着容忌,“殿下,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没有释怀吗?”

  我不明所以,难道他们认识?

  “释怀是留给活人的。”容忌握着我的手,握得很紧很紧。

  “你有事情瞒着我!”我盯着他的眼睛,“说不说?”

  容忌有片刻的走神,但很快反应过来,捏着我的脸,浅浅笑着,“都过去了,没什么好说的。”

  “有什么事,你最好亲口告诉我。要是我从别人嘴里,听到你的风流韵事,我觉得你就该失去我了。”我的预感一直很准,自容忌看到魍魉之后,就特别反常。

  “我和魍魉相识于微时,他有一个姐姐,叫魑魅。我和魍魉拜过把子,对着斗姆元君起誓要照顾好对方的家人。可惜,魑魅还是死了。”容忌颇为感慨,说得模棱两可。

  我看着他,思忖着也许魑魅是容忌偷偷喜欢过的女子吧。容忌毕竟长了我那么多岁,在我之前,喜欢过别人也很正常。

  我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偷偷地难过。

  自从怀了身孕,情绪更加多变,顷刻间眼泪啪嗒啪嗒掉。

  容忌似乎在出神,并未发现我的异常。

  “小主人,不要哭,伤身。”魍魉递给我一方帕子,上头绣着一朵鸢尾花,紫色的,煞是好看。

  我看着这方帕子,指尖发颤,“这帕子,是魑魅给你的吗?”

  魍魉点点头,“是。”

  容忌将帕子扔给了魍魉,用手擦着我脸上的泪痕,“怎么哭了?”

  “你喜欢鸢尾花,是因为魑魅?容忌啊,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她的替身了?”

  容忌捧着我的脸,将我的脸埋向他的心口,“笨蛋,你从来都不是任何人的替身。”

  “那鸢尾花是怎么回事?”

  容忌怔愣,“我不知道,也许是碰巧吧。”

  碰巧?这不正好说明他们之间十分有默契,心意相通!

  他越解释,我的情绪越低落。看着离殇和顾桓在众人的起哄下喝着交杯酒,我已经管控不住自己的情绪,放声嚎啕大哭。

  “笨蛋,我和魑魅没什么!”容忌小声辩解着。

  “都心意相通了!还说没什么?该不会魍魉是你们的私生子吧!”我越说越激动,嗓门越来越大。

  众仙讶异地瞅着我,竖着耳朵听着我在说些什么。

  我闷闷地低下头,又不死心地问道,“你喜欢过魑魅吗?”

  他极快地否认,“从未。她和魍魉曾是仙界的大将军,她比魍魉更加出色,是当之无愧的六界女战神。但遇见你之前,我根本不知道情为何物。对于魑魅,有的只是欣赏,惋惜和歉疚。”

  “欣赏,惋惜和歉疚还不够?”

  “欣赏是因为她出色,惋惜是因为她锋芒毕露就匆匆陨落,歉疚是因为她的死,和我有关。”容忌继续说着,“我和魍魉拜了把子,魑魅也将我视作弟弟。有一次,我们被围困在雪域结界中,仙力尽失。魑魅在我和魍魉昏迷的时候,将自己点燃,这才使得我和魍魉没有冻死在雪域。”

  原来,魑魅身上,还有这么一段故事。我给了容忌一个大大的拥抱,将“原来是姐姐!你为何不早些解释清楚?”

  容忌嘴角上扬,赖在我怀中,“往事蜉蝣,遇水分流,见风沉底。”

  忽然间,一身红衣,面露愁容的顾桓,站在我们身前,“且儿,是不是他欺负你了?刚刚为何哭得那么伤心?”

  离殇上前,握住顾桓的手,“说好了你要忘记过往,怎么我们刚成婚,就后悔了?”

  离殇稚嫩的脸上,头一次浮现出些许愠怒。

  顾桓沉默无言,只固执地对我说着,“我永远在你身后,只要你能回头看我一眼。”

  容忌将我挡在身后,不悦地看向顾桓,转而对离殇说道,“看好他!不然,我怕我会忍不住掐死他。”

  离殇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放心吧,这一次,我会将桓看得牢牢的。”

  我咽着口水,总感觉离殇身上渐渐显露王者的霸气,她对顾桓的在乎,一眼就能看穿。

  不出所料,离殇转过身就将功力尽失的顾桓拎起,一路拖回幽冥鬼界。

  顾桓回头,那双蒙了层翳的眼里,是斩不断的情丝。

  我摇了摇头,顾桓这下有的受了。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