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不多时,仙官将厚厚的奏折送入且试天下。

  我看着堆积成山的奏折,挡在仙官面前,问道,“殿下身体未愈,不能批阅奏折,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仙官为难地看向容忌,“这…”

  容忌按住我的肩头,抚慰着我的情绪,“父皇重伤,若我不理这些事,就真的没人管了。”

  “我就是怕你累着。”我低低说着。

  他低下头亲吻着我的脸颊,“笨蛋,我的体力你又不是没见识过。”

  这么一想,好像这些奏折对他来说,确实并不算难事。

  等他进了书房处理政务,我便悄悄溜出且试天下,往百花宫走去。

  由于我识路的本领差,逮到往来的仙娥,赶紧凑上前问道,“请问,去百花宫的路怎么走?”

  仙娥讶异地看着我,“太子妃,您竟不识路?”

  “我比较随性,走到哪是哪,总忘记记路。”我心下想着,下次出门一定要带上傲因,不然记得不得路,怕是要失了太子妃的身份。

  好在仙娥也没多话,顺顺利利地将我带至百花宫。

  百花仙子见来者是我,放在手头的卷宗,迎上前,“太子妃?”

  她终于换下了华而不实的霓裳羽衣裙,身着一件素色裙子,素面朝天。

  百花仙子这般模样,和往常的花枝乱颤比起来,顺眼多了。

  我平和地看向百花仙子,“借一步说话?”

  百花仙子屏退了身后牡丹,芍药,茉莉,月季四位仙子,将我带至藏有密道的屋子,“什么事?”

  这间屋子的摆设几乎没有变化,我摸着蓝白屏风上的远古字符,问着百花仙子,“百花宫里,除了你,还有谁看得懂这些字符么?”

  她摇了摇头,瞬间明白我的意思,“你是怀疑,我百花宫里头有图谋不轨者?”

  我颇为赞赏地看着她,百花仙子不装蠢时,还挺讨喜,“正是。”

  “放心,百花宫上上下下,会布阵的只有我一人,懂符文的也只有我一人。太子妃前来,不止是想问我这个问题吧?”百花仙子为我倒了一杯茶。

  我晃了晃茶杯,将之放至鼻尖前轻嗅,“凡间的碧螺春。”

  她看我细细品着茶,展开了笑颜,“太子妃好胆识,竟不怕我在茶里下毒。”

  “你不会。”我笃定地放下茶杯。

  “太子妃的性格,我越发欢喜。说吧,来找我什么事?”百花仙子为自己也倒了一杯茶水,心情看上去十分愉悦。

  我也不拐弯抹角,直说道,“你百花宫里头的仙子,不日前去过琼华宫,给了天后一个养颜的方子,却让天后误练了魔功,走火入魔,险些酿成大错。”

  她原想一口否定,但终是没有草率开口。

  沉思了片刻,她问着我,“想必,太子妃已经想好了怎么引出这个人了吧?”

  我点点头,“不错,不过那人到底出自你百花宫,我还是需要先问过你的意见。”

  百花仙子一口应允,“我花宫里,大多数仙子品阶不高,还去不了琼华宫。能去的,只有牡丹,芍药,茉莉,月季四位仙子。你可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

  天后连那人的身形都没看清,又谈何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呢!为了不滥杀无辜,将四位仙子一并斩杀,我只好想个法子,引出作乱者。

  不多时,牡丹仙子推门而入,朝我福了福身,倒也从容淡定。

  我定定地看着她,“知道我找你,是因为何事?”

  牡丹仙子不明所以,“不知。”

  “天后遇险,起因是百花宫里头的仙子和死神里应外合。”我简要说着,“而百花宫里头,就属你和其他三位嫌疑最大。”

  牡丹仙子眸色微沉,“如果我们四个都不认,是不是都得死?”

  “是。”我答道,“宁可错杀,不惜一切代价。”

  牡丹仙子咬着唇,纠结了好一会儿,突然显出视死如归的神情,“太子妃,和死神里应外合的人是我。所有罪责都是我犯下的,你要罚就罚我。”

  我揭下床幔上的蓝色流苏,打开卧榻上的密道,“牡丹仙子忠贞,绝不会是你,在密道里呆着吧。”

  牡丹仙子疑惑地走向密道,但之前百花仙子有嘱咐过她,凡事都须依照我的命令行事,因此才十分配合地爬上卧榻,跳下密道。

  没过一会儿,芍药仙子盈盈走入。她偷偷抬起头瞥了我一眼,问道,“是不是太子妃宫中失窃了,特来盘问我们?我们百花宫的仙子,向来手脚干净,绝不做偷鸡摸狗之事。”

  我摇了摇头,“若是偷窃,还只是小事,用不着我兴师动众找来。可惜,你犯的可是死罪,差点儿害天后丢了性命。”

  芍药仙子神色困顿,大半天没反应过来。

  “说吧,为何要让天后活吞蚯蚓,在她体内催生怨念?”我漫不经心地问着。

  芍药仙子双拳紧攥,“我,我嫉妒天后万千宠爱集于一身,遂想毒害她,取而代之。”

  她说得模棱两可,声音也充满了不确定。

  我揉了揉眉心,天后吞蚯蚓是子虚乌有的事,她连这么大的漏洞都没发现,就急于承认,想必和稚童里应外合的人,也不是她。

  我又打开了卧室里的密道,将她塞入其中,静静等待着茉莉的到来。

  过了足足一刻钟时间,茉莉才姗姗来迟。

  她环顾着四周,眼珠子颇为灵动。

  我又问了她同样的话,不过她不像牡丹和芍药那样,将罪责揽到自己身上,而是矢口否认着,“太子妃,没有证据可不能血口喷人呢!”

  我来了点兴致,将一支暗箭往她喉头射去,如果她不闪避,中箭的位置应当和素真中箭的位置相仿。

  不过,她反应敏捷,极速闪至一旁,“太子妃,还没找到证据就想杀人灭口?”

  我并不答话,而是将她藏在屏风后,等待着月季的到来。

  其实,我完全可以入侵她们的梦境,逐一排查。但我怕出现上次入梦时发生的意外,毕竟我现在是怀有身孕的人,万万不能做些让自己身陷囹圄的事。

  月季还小,怯生生的样子像是误入密林的小鹿,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惊恐地看着我,脸色透着一丝惧意,“太子妃,你找月季来做什么?”

  见她如此可爱,我随口说着,“吃你。你的三个姐姐全被我吃了。”

  她哇哇大哭,“太子妃,我要告诉天后,你乱吃仙子!”

  “天后?就是天后让我吃的你们啊!天后说,你们之中,有一仙子引诱她修炼魔功,差点危及生命。”

  她又惊又怕,但又十分倔强,“你是坏女人!”

  “嗯,我不仅要吃了你,还要让你们四姐妹身败名裂。”我随口胡诌着,大体已经将目标锁在茉莉仙子身上。

  月季信以为真,跪在我边上,大滴的泪珠落地,“月季没有做过谋害天后的事。但三位姐姐已死,太子妃就别在污了她们的清白了。所有罪责,我替姐姐们担着。”

  百花仙子从房梁上飞落下来,直接命人带走了屏风后的茉莉仙子,十分抱歉地看对我说着,“是我管教无方。我这就命人将茉莉送至天牢。天后那边,我明日一早就去负荆请罪。”

  我对百花仙子的做法颇为满意,转身走出屋子。

  身后,牡丹仙子,芍药仙子和月季仙子已经抱成一团,低低啜泣。

  茉莉仙子缘何会同稚童勾结我并不清楚,也懒得去弄清楚。总之眼下稚童已死,茉莉仙子也被送入天牢,我总算得以松一口气了。

  踏着轻快的步伐,我蹦蹦跶跶出了百花宫。

  没想到,方才送我来百花宫的仙娥还候在门口等着我,“太子妃,我送你回去?”

  “好。”我深感欣慰,想不到在仙界还有人这么崇拜我,非要留下来为我引路。

  我愉悦地问着她,“你叫什么名字?之前似乎从未见过你。”

  她羞赧地低下头,小声嘀咕着,“我是扫把星,刚入仙阶。”

  扫把星?光听名字就觉得不大吉利。

  我委婉地说道,“谁给你取的名儿?何不要求换一个。”

  她叹了口气,十分无奈地表示,“我在凡间做了七世的扫把,每一世,主人都是在拿我扫地时猝死的,所以叫我扫把星也无可厚非。”

  我噗嗤笑出声来,这么倒霉的扫把想在仙界立足,恐怕不容易吧!

  “你现在在何处当差?”

  “在栖梧宫。”扫把星闷闷不乐地答道,“栖梧宫冷冷清清,昏鸦乱叫,三更半夜时还能听见女子的哭声,我总吓地变回原形,但还是怕得瑟瑟发抖。”

  栖梧宫怎么会有女子哭声?那儿都空了许久了。

  而沁奴,也早就点火自焚了。

  我脑壳隐隐作痛,原想将扫把星留在且试天下,又怕天后说我自作主张,便让她再在栖梧宫中忍耐几天。

  扫把星一听自己有机会离开栖梧宫,为了报答我,变成一把扫把将且试天下里里外外打扫地干干净净。

  一身披戎装的男子走进且试天下,看着满院子跑的扫把来了些兴致,驻足观看了片刻,上前用铁手握住了扫把柄,赞叹道,“此扫把甚好。军营脏乱,正缺一把好扫把啊!”

  扫把星化成人形,惊得男子往后退了几步,下意识地将扫把星甩掉,“什么玩意儿?好端端的扫把怎么变成了女人!”

  “你似乎很看不起女人?”我看向男子,不满地问道。

  “怎么会!太子妃巾帼不让须眉,铁手十分佩服。”铁手客客气气答道,“只是铁手在军营里呆久了,接触的女子太少,因此总害怕触碰女子,怕一碰就蔫了。”

  我看向他的手,思忖着被他的铁手碰过的女人,肯定十残九废。

  容忌从书房中走出,见铁手站着和我闲聊,一阵风般闪至我身前,警惕地看向铁手,“别碰她。”

  “啧啧啧,殿下你也真是的,小嫂子这么标致,也不带到军营里,让将士们开开眼界!”铁手嬉皮笑脸的,又将他那双铁手伸向我,“小嫂子有空常来军营里玩啊。”

  我伸出手摸了一下他的铁手,指尖即刻传来热辣辣的灼烧感,“你这手,好生厉害!”

  铁手笑嘻嘻地显摆着他的双手,“可不是!当初我的双手被猛兽吞噬,殿下特地命人为我打造了一双铁手,让我得以亲手将猛兽击杀。”

  听他这么一说,我倒有些庆幸,容忌没有让人给他自己打造一双铁手,不然我可就遭殃了。

  容忌吹着我红肿的指尖,“被烧一下,心里才舒坦?”

  铁手也凑上前,吹着我手指,开着玩笑,“殿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如今你抱得美人归,什么时候也给兄弟找一个?”

  容忌一道掌风扇过,“都知道叫嫂子,还敢乱来?”

  铁手快速闪至一边,“殿下你太过分了!六界盛传冷面殿下十分宠爱小娇妻,在床上都舍不得用力。而我,跟了你这么多年的兄弟,你下手居然这么狠!”

  “少说废话,你今天来,所为何事?”容忌看出我的窘迫,转移了话题。

  铁手收起脸上的戏谑,随着容忌走进了书房。

  我正打算趴门缝上窃听他们的谈话,容忌直接将我拽进了屋里,让我坐在他腿上,“笨蛋,想听你堂堂正正听!”

  “殿下喜欢笨蛋?”铁手好奇地打量着我,“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是个笨蛋?真是可惜了!”

  我满头黑线,铁手这想法,也太奇特了吧!难道他不知道笨蛋是昵称?

  “若是没事,趁早滚回军营!”容忌不耐烦地对他下了逐客令。

  铁手这才说道,“东皇钟找到了,在北海之上。我尝试了几回,皆以失败告终。那家伙,实在太大了,且极具灵性,想要捕获着实不易。”

  放眼六界,除了神界的诅咒对我们来说是个威胁,目前并未发现强大到需要用上古神器才能镇压的邪魔啊。

  我疑惑地看向容忌,“你们找东皇钟做什么?是用来镇压什么邪魔么?”

  铁手抢着回答,“小嫂子还不知道呀?东皇钟是上乘的防御神器,殿下想着寻来送你呢!”

  ------题外话------

  今日新出场的两位小可爱名片~

  扫把星:性别女,爱好扫地,特长克死主人

  铁手:性别男,梦想拥有一把全自动扫把,特长辣手摧花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