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东皇钟我倒是听说过,据传是上古神器力量之首,足以毁天灭地,吞噬诸天。

  但,树大招风这个道理我还是懂得的。

  当能力不够驾驭神器时,将神器强行留在身边,只会招惹事端。

  “容忌,你可别为我冒险去北海取那什么东皇钟!”我摇了摇容忌的胳膊,并不想他为了我再去以身犯险。

  铁手目瞪口呆地盯着我俩看,不可思议地啧啧出声,“殿下原来你吃这套?我曾一度以为你喜欢男子,为自己的清白担忧了好久呢!”

  容忌不咸不淡地开口道,“歌儿给我吃什么,我都喜欢。”

  铁手从未想过容忌会说出这腻死人的话,一个踉跄,差点朝容忌两腿间摔去。

  容忌抬起腿,挡在铁手身前,“离我远点,否则歌儿会吃醋。”

  我矢口否认着,“我像是那么小肚鸡肠的女人?我从不吃醋的。”

  铁手趴在地上笑得前仰后合,“传闻说你宠妻无度我还不信,今日一见,才知殿下你比传闻中的还要丧心病狂。”

  “很好笑?”容忌很自然地搂抱着我,对铁手的反应颇为不解。

  铁手稍稍站直了身体,学着我的样子,将脸贴到容忌手臂上,嗲着声音向容忌撒娇道,“殿下,我要,我要!”

  追风刚巧走进书房,看到我和铁手分别拽着容忌两只胳膊,呆愣在原地,久久不能反应过来。

  “打扰了。”追风尴尬地转身,抬步离去。

  容忌瞥了眼他手中的奏折,叫住了他,“站住。”

  追风神色紧张,手中的奏折滑落一地,他仓促拾起,抬头瞥了眼容忌,又迅速低下头,磨磨蹭蹭半天不肯起身。

  铁手靠在容忌的胳膊上,戏谑地看着追风,“站都站不稳,我看你需要好好补补!”

  追风噗通一身跪伏在地,鼓足了勇气说道,“殿下,原谅属下这次不能照你的意愿办事了!殿下很好,属下一直十分佩服。但是属下心里已经有清霜了,再容不下第二个人。倘若殿下真要属下和太子妃,和铁手一同服侍您,属下宁可选择一死。”

  “噗…”铁手埋在容忌胸口吱吱笑个不停,“追风啊,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爱自作动情!”

  追风愣愣地看着容忌,呆呆地问道,“难道属下会错意了?”

  容忌拎起铁手的衣领,将他随手扔出窗外,随后又将手,放在了我的腰上。

  我原以为容忌也要顺手将我扔出窗外,吓得赶紧闭上了眼。

  他无奈地搂着我,感叹着,“追风太爱自作多情,你却美不自知!我怎么舍得扔你?紧张什么!”

  追风摸了摸鼻子,暗自松了口气,“殿下方才叫住我,所为何事?”

  “赤脚大仙送了我一副棋盘,你替我转赠给师父。”容忌淡淡说道。

  追风苦思冥想了好一会儿,“殿下,属下怎么不记得你有师父?”

  “歌儿的师父,就是我的师父。”容忌答着,炽热的手开始不安分地在我身上游移。

  追风会意,赶忙退出书房,并细心地为我们关上门。

  屋子里,又只剩我和容忌两个人了。

  四目相望,我的心砰砰砰砰直跳。

  虽然每天都能看见他,但他的眼睛像是有某种魔力一般,看我一眼,我就觉得十分紧张。

  容忌将手放在我心口,微微勾着唇角,“我的小歌儿,还是这么容易紧张!”

  我矢口否认着,“我才没有紧张,是因为太热了!”

  他用手指封住我的唇,轻轻蹭了蹭我的唇瓣,“看样子,歌儿确实是热了。”

  我重重地点着头,想从他怀里钻出,离开他这个大火炉。

  “嘘,别动!”容忌左手执笔,突然问我,“想要我给你画张画像吗?”

  他今天这么清心寡欲?我十分怀疑他的意图。

  但不论怎样,让他给我画像,总比又被他强迫学箫来得强。

  “我虽不信你能将我画得如本人好看,但让你试试也无妨。”

  我如是说着,正想坐远些,方便他作画,他却死死地将我扣在怀中,不让我起身。

  他用手中的笔挑开我的衣裳,“歌儿不是嫌热?将衣服脱了就不热了,还方便我作画。”

  嘎?衣服脱了作画!容忌也太过分了叭!

  他该不会是想画副一丝不挂的我,随时藏在袖子中,每天看上几眼吧?

  正当我胡思乱想时,容忌已经提笔在我的身上细细描绘着。

  我满头黑线,掐着他的耳朵抗议着,“容忌!有你这样画画的吗?”

  容忌专心致志地看着我的身体,笔落似羽,墨画惊鸿。

  他指着我的锁骨道,“歌儿锁骨极美,可以画一方池塘,我就是游鱼,总喜欢在此处流连。”

  毛笔痒痒地落在我锁骨处,惹得我一阵痉挛,“你耍流氓的方式还算别致,但你再不停手,我要怒了!”

  容忌换了只毛笔,蘸着殷红的墨水,往我胸上描画着,“乖,帮我研墨。胸太大,笔太小,墨怕是不够用。”

  我低头看着胸前绽放的点点梅花,虽然觉得容忌画得不错,但这也太羞耻了些。我稍稍将他推至一边,抗议道,“容忌,你这样会教坏肚子里的小宝贝的!”

  他又换了一支笔,索性将我平放至案几上,描画着我的腹部,“歌儿这里,为我受过伤。现在,又为我孕育着生命,那我就将最喜欢的鸢尾花画在此处吧。”

  容忌自言自语着,正要提笔,突然愣住,将笔往下移了一寸,“我还是更喜欢歌儿此处,鸢尾花还是画在这吧。”

  “容忌,你给我滚!”我抓着自己的衣物,往身上挡着,“你别太过分了啊!”

  容忌放下笔,颇为傲娇地扬起下巴,“让我停手,也行。不过,你也须得帮我作画,用心画。”

  “这么无理的要求,我自然…”我话还没说完,容忌已经将我按回案几上,准备继续作画。

  无奈之下,我只好做出让步,“我给你画!”

  他露出一抹狡黠的微笑,轻轻吐出一个字,“乖。”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