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闭嘴吧你!”我将头埋入容忌胸口,窘迫万分。万万没想到,魍魉还目睹了我这么丢人的一刻!

  花颜醉兴致缺缺,率先走上了锁妖塔最后一层,“我去看看故友有没有在最后一层。”

  我正准备跟上前去,魍魉又扑上前抱住容忌的腿。

  容忌不耐烦地将他踹一边去,“离我远点!”

  魍魉狠狠地砸到一面墙上,被撞得头破血流,伏在地上半天缓不过来。

  “容忌,你下手轻些!魍魉是因为咬了死尸这才发的狂。”我劝着容忌,真怕再这样下去,魍魉会被他活活摔死。

  容忌看了一眼自己脚踝处的牙印,颇有些嫌弃地放下衣襟,大步朝魍魉走去。

  魍魉眼里显出一丝兴奋,“殿下的肉一定很好吃!你让主人吃的位置,我能吃一口吗?”

  容忌满脸黑线,直接将他敲晕,拖着他的一只腿,往楼上走去,“歌儿,我怎么觉得跟在你身边的,不管是人还是兽,都十分愚蠢?”

  虽然我十分不服气,但细细一想,确实如此。

  傲因认我做宿主之后,总乱吃人脑,导致它越来越蠢。

  魍魉就更不用说了,被死尸咬过一口之后,牛粪都吃!

  容忌又揉了揉我的下颚,趁四下无人,小声问道,“还酸吗?”

  “酸!”我重重点着头,一想起他那不断膨胀,比我嘴巴都大了不少的欲望,心有余悸。

  他浅浅笑道,“这次,你乐此不疲地吃上了一个时辰,下一次的肯定能更久。”

  “禽兽!”

  我脸颊一阵抽搐,小跑着上了楼。

  正要踏上第一百层,花颜醉就从里头飞了出来,重重摔落在地。

  “花兄?”我瞅着他七窍流血的样子,便知道他受了颇为严重的内伤。

  花颜醉吃力地抬起头,淡淡的酒气萦绕在他周身,使他看上去多了一分颓废美。

  他气息微弱,声如蚊蝇,“我那故友被一只凤凰擒住了,脱不了身。”

  凤凰?我记得在素真梦里,我差点被稚童剖腹之时,天幕上是有飞过一只见死不救的凤凰。

  难道锁妖塔里的凤凰,就是梦里的那一只?

  我一边替花颜醉疗伤,一边问着身后的容忌,“锁妖塔里关的是何方神圣,怎么连花颜醉都被直接扔出来了?”

  “不知。”容忌答道,“原本一百层没关人,一只神界凤凰飞了进来,赖着不走。”

  神界凤凰!那岂不是堪比黑龙、傲因,甚至比它们还要厉害的神兽?

  容忌此时也已将魍魉扔至地上,尝试着用净化术净化魍魉。

  他指尖的银芒落在魍魉的身上,魍魉身上的黑气一点一点四散开去。

  我纳闷地看向容忌,“你不是说你的净化术对人无效?”

  容忌神秘一笑,“双修增益快,用不了多久,净化术就能修炼至顶阶。”

  难道他总是不知疲倦地索取,是因为修炼需要?

  我心里有些不开心,一直以为他是因为情难自禁才会每日缠着我。想不到,他竟是因为双修增益快,才没日没夜折腾我。

  等疗完花颜醉身上的伤,我兀自一人走入锁妖塔第一百层。

  容忌追上前,一脸茫然地看着我,“怎么突然不开心了?”

  “哪有不开心?只不过没有很开心而已。”

  容忌明显不信我说的,握着我的手,想说些什么,又没说出口。

  等了一会儿,我终于有些不耐烦了,将他的手拨一边去,看向眼前周身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凤凰。

  “凤凰,你那天为何见死不救?”我蹲在它身前,目不转睛地盯着它看。

  它不断地散发着寒气,浅蓝色的身躯光洁如玉,竟没有一丝杂毛。我敢肯定,这一定是六界之中,唯一一只身上不长毛的凤凰。

  我暗自发笑,凤凰身上不长毛,那岂不是还不如鸡?

  凤凰终于睁开了眼,一双眼似洞穿了一切。

  “你的死活本与我无关,为何要救?”凤凰淡淡开口,语气不怒而威。

  也正是因为它疏离的态度,让我觉得它十分厉害。

  我点了点头,应着,“我的死活,确实和你没什么关系。换作是我,我也不一定会救你。”

  “嗯。”凤凰应了一声,再度闭上眼,半晌无声。

  容忌看了它一眼,开口问道,“寒冰神凰?”

  凤凰突然睁开眼眸,直直地看着容忌,“仙界神殿?”

  容忌颔首,“正是。”

  寒冰神凰瞬间来了些精神,展开双翅,飞至容忌身前,“我和你有缘。”

  容忌将蹲在一旁的我搂入怀中,转头看向寒冰神凰,“我的缘在我怀中。”

  寒冰神凰淡淡扫了我一眼,“小丫头片子,让我看看有多少本事!”

  容忌斩天剑抵在它脖颈上,“别试图挑战我的底线。”

  寒冰神凰似乎是公的,但他怎么对容忌如此痴迷?

  我伸出手摸了摸寒冰神凰的身体,竟比千叶冰凌还要冷上些许。

  它低下头,看向我的肚子,“我能感觉到你肚子里有股足以毁天灭地的神力。”

  “我不需要他毁天灭地,我只希望他平安顺遂。”我双手护着肚子,对于高傲自负的寒冰神凰,委实没有好感。

  它沉思了片刻,开口道,“鉴于你这无比金贵的肚子,我认为你和我,也有些缘分。做我的人,如何?”

  它方才明明说容忌和他有缘,怎么现在又说和我有缘!奇奇怪怪的,莫不是活太久,脑子不正常了?

  容忌在我耳边轻轻说道,“寒冰神凰雌雄同体,凡是它看中的人或物,穷其所有,都会弄到手。”

  我下意识地往容忌身后躲着,被一只鸟看上可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身后,花颜醉和魍魉走来。

  魍魉被容忌净化过后,神智完全恢复,现正捂着胸口,疯狂呕吐着。

  花颜醉一眼瞧见了被寒冰神凰死死踩在脚底的故友,他惊呼着,“阿弦!”

  寒冰神凰抬起脚,将脚下的小白狐拎起来,“这只邪物叫阿弦?”

  “阿弦。”我摸着它毛茸茸的脑袋,总有一种在摸且大的错觉,突然生出几分喜欢。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