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奇怪,怎么什么都看不见!

  我揉了揉眼睛,再度凑上前,窥视着外头的光景,才发现北弦月此刻正站在屋外,透过门口的破洞,兴趣盎然地盯着我看。

  这种被窥视的感觉令我十分不自在,惊得我连退几步,汗毛直立。我急急取下发髻上的簪子,透过破洞朝着北弦月的眼珠子扎去。

  “啊——”北弦月失声尖叫,踉踉跄跄朝后退去。

  我踹门而出,朝着他缓步逼近,“说,你引我来狐狸洞,有何目的?”

  北弦月拔掉深嵌入他眼里的簪子,但血仍旧透过他的指缝往外溢着。

  “本王热情好客,你却如此不知好歹!”北弦月周身气场陡然转凉。

  我有些恍惚,已然分不清他是仙还是妖。

  “来人,将这位仙界太子妃架上烤架,今天我们吃神仙肉!”北弦月站起身,阴鹜地看着我,似是要将我拆骨入腹。

  顷刻间,狐狸洞里的狐仙们倾巢而出,将我团团围住。

  这些狐仙面色寡淡清冷,显然是有些傲骨的。他们迟疑了好一会儿,终于在北弦月再度发话时,将我的手脚捆绑住。

  离我最近的一位狐仙在我耳边低语,“青丘的出口,就在狐狸洞顶端。”

  我疑惑地转过身,看了眼同我低语的狐仙。

  他十分敏感地低下头,厚重的头发遮盖住了他的大半张脸,但我还是瞄到了他浅蓝色的眼眸。

  我收回视线,转而将视线落在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白晶晶身上。

  她吃力地爬向北弦月脚边,忍痛再断一尾,将之献给北弦月。

  北弦月接过她手中的黑尾,将之敷在他受伤的眼周。

  “王,可好些了?”白晶晶轻声细语地问着北弦月。

  北弦月的眼睛瞬间恢复清明,他低头瞥了一眼白晶晶,将她踹至一边,“成天苦着一张脸,丧气!”

  北弦月,他究竟有没有心!白晶晶虽有九尾,但一天之内已经为他断去三尾,他竟丝毫不为所动。

  莫非,他和白晶晶有过不为人知的恩怨纠葛?

  我压着满腔的怒火,穿过青丘狐仙的重重包围,走向北弦月,用指尖的蛛网将我和他笼罩其中。

  刚踏入北弦月的梦境,就看到三只九尾白狐在青丘的山峦上一路疾行狂奔。

  “找到那三只孽畜,王有赏!”远处,一位形容粗犷的狐仙举着火把,带领着身后数十名狐仙,来势汹汹。

  “阿弦,阿璃,你们快跑,我断后!”为首的九尾白狐停住脚步,幻成一绝美妇人模样,含笑看着两只白狐,“是娘犯错在先,不要迁怒狐族。”

  另两只白狐也止住了脚步,纷纷化成人形。一位,是北弦月,另一位,则是刚才趁乱同我讲话的狐仙。

  他们应该是兄弟,长相及其相似。只不过北弦月轮廓更深一些,气质阴冷。另一位叫做阿璃的男子,眼角眉梢溢满温柔。

  “娘,你别回去,我们一起逃出青丘!”阿音拽着女子的衣角,苦苦哀求着她。

  女子苦笑着,“跟你哥走,倘若能逃出青丘,替我跟你们爹说一声,能遇见他,我此生已无憾。”

  阿璃跪在女子身前,死活不肯放手。

  北弦月捂着阿璃的嘴,勒令他不要哭喊,强行拽着他躲在一处隐蔽的洞穴中。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数十名狐仙将利刃插入女子身体之中,北弦月红了眼眶,眼神阴鹜,阿璃泣不成声,倒在北弦月怀中,晕死过去。

  女子缓缓倒在山丘之上,血染红了她身下的地皮。但她脸上,却浮现出了一丝笑意。死,对她来说,更像是一种解脱。

  北弦月并没有带着阿璃逃出青丘,他将阿璃扔至山洞之中,一个人扛着一把刀,杀回了狐狸洞。

  狐狸洞里,白晶晶跪在狐王身前,恳求着狐王饶北弦月一命,“父王,姑姑虽有违青丘清规,私自和凡人生子,但她已经付出了血的代价了,你就放了弦月哥哥和璃月哥哥吧!他们是无辜的!”

  “胳膊肘往外拐的蠢丫头!”狐王一掌将白晶晶扇出洞外。

  她的头撞在洞外的巨石上,鲜血横流。

  北弦月转身看了她一眼,提着砍刀,朝她走来。

  “弦月哥哥,对不起。”白晶晶擦着脸上的鲜血,眼眶里泪珠晶莹打转,“若不是因为救我,你和璃月哥哥就不会暴露,姑姑也不会枉死。”

  北弦月冷冷笑着,“你以为清清浅浅一句对不起,有用?我娘她死了!你父王的人当着我和阿璃的面,将她乱刀捅死。白晶晶,你就算是死了,我也不会原谅你!”

  “对不起,我原先只想弄清楚姑姑频繁出青丘的原因,没成想会遭遇狼族突袭,更没有想到父王会因此得知你和璃月哥哥的存在。”白晶晶的解释显得苍白而无力。

  我在远处默默看着,终于有些理解北弦月的怒气从何而来。

  北弦月应该恨死了白晶晶,他一把扯着她的头发,将她拖到青丘洞口,让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王被屠戮。

  她苦苦央求着北弦月饶过她的母后,北弦月将她踹至一边,“血债血偿。”

  我眼前的北弦月,彻彻底底杀红了眼,身上的仙气被怨念取代。

  狐狸洞内,仓皇一片。凡是参与过绞杀他娘的狐仙,无一幸免。

  他扔了手中的砍刀,将白晶晶如破布般丢在犄角旮旯中,“怎么样?知道心痛是什么滋味了吗?”

  白晶晶咬着下唇,脸色苍白异常,“你杀了我吧。”

  北弦月眼里闪过一丝心痛,但仅仅只是一瞬间,他就用彻骨的冷漠将自己武装起来,“我不杀你,我要让你做我的小妾,让你承欢在杀父仇人的身下,生不如死。”

  北弦月如嗜血修罗一般,朝着白晶晶走去。

  北弦月是受害者,白晶晶也很无辜,他们本可以很幸福,但就在北弦月的娘生死命殒之后,所有关于他们未来的希冀随风而逝。

  我心里堵得慌,不愿再看到他们相互折磨,一手捏碎了北弦月的梦境。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