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狐狸洞底层的软榻上,北弦月侧卧其中,白花花身如游蛇,爬上软榻,在北弦月眼前依次展开她混白如玉的九条尾巴,浓郁的狐臊味在狐狸洞上空弥散开来。

  白芒芒趴在北弦月身后,声音细若蚊蝇,“王,你若喜欢孩子,我给你生吧!”

  “本王没心情,退下。”北弦月冷冷说着,将白芒芒的手拂到一边去。

  白芒芒眼里闪过一丝狠绝,不过她擅于隐忍,只不动声色地从软榻上下来,规规矩矩站在一旁。

  白花花极有眼力劲,扭动着腰肢,跟着跳下软榻,站在白芒芒身侧,不敢再对北弦月撒娇,只偷偷看着他的脸色。

  狐狸洞外,突然传来一声暴喝。

  我抬眼看去,只见一个带着狼头面具的男子扛着钢刀气势汹汹地闯入狐狸洞。

  他仰着头,看着软榻上波澜不惊的北弦月,生出几分疑惑,“北弦月,你该不会被本王的狼军吓傻了吧?”

  北弦月睁开眼,眸色渐深,瞳孔持续扩大,“狼王,好久不见。”

  狼王不察,显然被北弦月的摄魂术控制住了心神。

  他讷讷地说道,“狐王万岁,狐王万岁!”

  原本,北弦月一己之力,就能轻轻松松降伏狼王。没料到,他边上的两个女人会选择在此刻背叛他。

  白花花斩断一尾,将血淋淋的狐尾缠在狼王眼上,狼王旋即清醒过来。

  白芒芒眼疾手快,将锋利的匕首捅入北弦月的背脊,“王,是你逼我的!”

  北弦月转身,面无表情地看着白芒芒,他指着自己的胸口道,“本王给你机会,往这里捅!”

  狼王的钢刀直戳北弦月后背,我正要出手,白晶晶突然跑来,挡在北弦月身后,将他搂得紧紧的。

  刀起刀落,白晶晶的身体被钢刀贯穿,刹那间,眼里就没了生气。

  我见狼王又想对北弦月下手,飞下狐狸洞,一脚将他踹飞。

  北弦月未曾料到白晶晶会替他挡刀,杵在原地不敢回头。

  “白晶晶,你最好不要死。”

  “你若是死了,本王欺负谁去?”

  “你为什么不说话?再不说话,本王拔了你的舌头!”

  白晶晶轰然倒地,脸色平和,“忘了我,忘掉所有苦痛吧。”

  北弦月缓缓转过身,蹲在白晶晶边上,用力捏着她的下颚,“你以为你死了,本王就会放过你?我告诉你,这辈子,我都不会放过你。”

  白芒芒红了眼,手执利刃,再度往北弦月冲来,“去死!”

  北弦月抽出腰间的软鞭,朝着白芒芒和白花花勾起。顷刻间,白芒芒和白花花就被软鞭绑得死死的。

  我将手放在白晶晶额前,“你可不能有事,我儿说你肚子里,有他的未婚妻。”

  北弦月惊愕地看向白晶晶,“你不是说你一直在喝堕胎药?”

  白晶晶下意识护住了自己的腹部,“只一次没吃药,我以为不要紧。”

  北弦月发了狂一般抓着我的胳膊,“你治好她,你快治好她!”

  “闭嘴!”我将他推一边去,“为我护法。”

  北弦月见状,在我和白晶晶周遭,设了一层迷瘴。

  迷瘴中,我耗费了不少神力,还是没能彻底治愈白晶晶,心力交瘁。

  “姑娘,你身怀六甲,不可大动。我命贱,不会这么轻易死去的。”白晶晶说完,又断一尾,将自己的肚子裹得严严实实,“放心,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为了王,我也不会轻易死去。”

  我轻声应着,刚收回手,小腹突发一阵坠痛,一股热流顺着我的大腿滑下。没想到,替别人疗伤,竟动了胎气。

  我惊慌地唤着小乖,“小乖,你怎么样了?”

  小乖声音细弱,“小乖头疼,浑身疼。”

  “你撑住啊,我这就去找容忌。”我正要起身,但看到迷瘴外打得不可开交的北弦月和狼王,又缩回了迷瘴中。

  我现在一点神力都不敢用,出去无异于送死。再者,白晶晶极度虚弱,又陷入晕厥之中,我也不好弃她于不顾。

  然而,白芒芒和白花花已经悄然解开软鞭的束缚,朝着我和白晶晶走来。

  她们轻而易举地冲破迷瘴,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和白晶晶,脸上闪过一丝疯狂。

  白芒芒指着我的肚子,忿忿地说着,“凭什么你们能有孩子,而我不能?”

  我抬头望向她,指尖悄然结了蛛网,眼下不能大动,只能靠蛛网锁着她了。

  不成想白花花发现了我的小动作,一把抓住我的手,致使我被迫松了蛛网。

  无奈之下,我只好正面对上她们二人,“你们没孩子,关我何事?”

  白芒芒眼角有晶莹的泪珠滑下,“我原本可以的,但王不喜欢,总在我的吃食里下药。有一回,我熬了一个月不吃不喝,总算怀上孩子了,他却在当晚对我用强,硬生生把我的孩子弄没了。”

  白花花妖媚的脸上,满是愤恨,“我原以为王天生薄情,却不知道他竟深爱着白晶晶这个贱货!你滚开,我要亲手杀了白晶晶!”

  白花花绕过我,往昏迷不醒的白晶晶袭去。

  而白芒芒冷睨着我,手中的软鞭朝我脸颊挥来,“我得不到的幸福,你们谁都别想!”

  我深知,再不用神力,我和白晶晶都难逃一死。但我若用了神力,小乖就保不住了。

  好在,容忌及时冲破了迷瘴,用神阶玄火将白花花和白芒芒烧为灰烬。

  他疑惑地转向蜷缩在一隅的我,当看到我裙摆上的血迹时,明显慌了神。

  “小乖怎么了?”他将我抱起,双手不自觉地战栗。

  “他说他浑身都痛。”我体内有大股的鲜血涌出,灼热的液体烧得我心慌不已。

  更让我害怕的是,我怎么叫小乖,他都没有吱声。

  容忌将我放在软榻上,一只手搁在我小腹上,为我输送着源源不断的神力。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多管闲事,才动了胎气。”我看容忌的唇色渐白,心里难受得要命。

  “是我不好,我就不该将你一人丢在这。”容忌看上去十分自责,他已经竭尽全力为我输送神力,但我仍旧血流不止。

  我闭上眼,陷入绝望之中。

  近来,只要我静下心总能听见小乖强劲有力的心跳,但是此时此刻,我什么都听不见了。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